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不不,”鞠清子拿出水囊,“我这里有带来的茶,昨儿似乎染了风寒,得多喝这个。”

  “那就不勉强了。”黄小姐道:“鞠娘子,你随意,别客气。”

  鞠清子一边饮着感冒茶,一边吃着火锅,这感冒茶还加了甘草,味道清甜,配火锅正好。

  黄小姐十分随和,虽然样子柔柔弱弱的,行事却很大方爽快,鞠清子觉得,比起高兰郡主,黄小姐才算得真正的大家闺秀。

  两人聊着天,也不知过了多久,墨玉忽然匆匆来报,“小姐,司徒公子的马车已经到大门口了。”

  司徒功?他终于来了吗?

  “黄小姐,不如我回避一下。”鞠清子瞧着房间角落有扇屏风,“不过察言观色而已,我在那后边也一样看得清楚的。”

  黄小姐思忖片刻,点了点头,“也好,省得麻烦。”

  当下丫鬟们收了碗筷,撤去火锅,重新上了茶点,鞠清子便避到屏风后。

  没一会儿,墨玉引着司徒功进来,今日司徒功显得格外彬彬有礼,一袭淡色长衫也衬得他极似谦谦君子。

  “黄小姐。”他作揖道。

  黄小姐微笑着,与他相对施了个礼。

  黄小姐道:“司徒公子,车马劳顿,先坐下喝杯茶吧。”

  司徒功缓缓坐下,两人一时无语,只是客气地低着头。

  墨玉倒是在一旁替小姐着急,轻咳了两声,似乎提醒黄小姐不要沉默太久。

  黄小姐终于道:“司徒公子,有些话呢,我想当面说个明白,今日请你来也是为了此事。”

  “无妨,”司徒功道:“小姐有话尽管说便是。”

  “听闻公子家中曾有过妻子,如今她可过得安好?”黄小姐道。

  司徒功道:“我前妻与她姑母在一块做些小本营生,如今我与她也没有往来了,小姐大可放心。”

  “听闻公子家中还纳有一妾,”黄小姐顿了顿,又道:“虽然纳妾是寻常事,我本不该过问,可妻妾之间若不和睦,也会闹得家宅不宁……”

  司徒功道:“这个小姐也可放心,我那妾室并非刁蛮之人,我会多加管束的。”

  鞠清子发现,黄小姐与从前的原主的确是不同的,黄小姐并不十分在意纳妾之事,可原主似乎非常爱吃醋,这或许就是原主婚姻失败的缘由吧?原主不能接受伴侣拥有多个配偶,所以心中藏着一根刺,日常稍有不和,便会崩溃。

  而黄小姐明显比原主心平气和得多,这一问一答间也十分理智,所谓什么锅配什么盖,男子若是多偶的老虎男,就该娶能容忍多偶的女子才对。

  从这一点上来看,黄小姐与司徒功还算合适。

  “我有三个问题,想问问公子。”黄小姐终于步入正题。

  “请问。”司徒功答道。

  黄小姐礼貌地道:“公子别见怪,这三个问题可能有些唐突,不过一时唐突,也比终身后悔的好,所以我不得不问。”

  “黄小姐究竟想问什么?”司徒功凝眸。

  “第一,”黄小姐道:“公子打算以何为聘礼?可愿意将你家中的全部财产都送至我们黄家吗?”

  司徒功怔了怔,显然没料到会是这样的问题。

  鞠清子站在屏风后等待答案,她能感到黄小姐略微紧张,连呼吸声都变得急促。

  “全部家产为聘?”司徒功思索片刻,“说实话,有些为难,毕竟我家中还有父母要奉养,族中长辈亦不会答应。”

  “公子是不愿意了?”黄小姐追问道。

  “这样吧……”司徒功亦答得慎重,“以一半家财为聘,可算有诚意?”

  “一半?”黄小姐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公子真的愿意拿出一半?”

  “不仅如此,婚后我做生意,若是赚了钱,也会把红利分一半给小姐当体己钱。”司徒功道:“家中祖产我做不了主,但若是自己赚的便好说,这红利小姐若想全拿了去也行,不过得给我留些本钱。”

  “我明白了。”黄小姐不由嘴角浮现笑意。呵,这算过关了,就如鞠清子所说,这已经是一个重利的男人最大的诚意了。

  “第二个问题呢?”司徒功问道。

  黄小姐问道:“若我生子嗣的时候难产,你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这一次司徒功倒毫不犹豫,脱口道:“当然是以小姐你为重。”

  鞠清子有些意外,没想到司徒功竟能答得如此利落,可见在他心里,妻子还是有相当的分量。老虎男虽然多偶,但对伴侣都挺好的,也愿意负起为人夫君的责任,她从前的理论没有错。

  “公子真的愿意先以我为重?”黄小姐有些难以置信,“我还以为男人都会先顾及子嗣……”

  “孩子可以再生,说句不中听的话,还有妾室呢。”司徒功道:“但爱妻的命,终究重要。”

  还有妾室这话若被专一的棒子女听到,估计会勃然大怒,但黄小姐则不然,她眼中颇为欣悦。

  对啊,还有妾室,妾室也可以生孩子,而且按萧国惯例,妾室生的孩子必须归正妻扶养,称正妻为母亲。而老虎男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他也不会那么在乎其中一个女人有没有生育能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