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嗯,”奚浚远思考片刻,“第二个呢?”

  “第二个女子,她曾经有过青梅竹马的情郎,或许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但她与你门户相当,性格大方,偶尔闹些小脾气,却是通情达理之人,而且知情识趣,长得相当漂亮。”

  “嗯,”奚浚远仍是那个表情,“第三个呢?”

  “第三个女子曾是青楼花魁,倾城之色,绝世之姿,她攒够钱,替自己赎了身,在京城附近购有田宅,家财丰厚,她待你也十分专一,性格亦很温柔。”

  “嗯。”奚浚远凝眉,“没了?”

  “没了。”鞠清子道:“就这三个。”

  “有点难选啊,”他意味深长地道:“像个陷阱。”

  “对啊,就是考题。”鞠清子瞧着他。

  “我若答错了,岂不是自己跳进了深坑?”奚浚远笑道。

  “如实回答就好。”鞠清子道:“不论哪一种答案,其实都没错,不过是不同的人罢了。”

  “可以容我想想吗?”他道。

  “可以啊。”

  “我过几天再答复你吧。”奚浚远又恢复了嬉皮笑脸,“咱们先在隋县玩玩。”他还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狡猾得很!鞠清子无奈地道:“想一日总该够了,明日我从黄府回来,就要听到答案。”

  她问奚浚远这三个问题,倒与教给黄小姐的不同,因为目的不同。

  黄小姐的苦恼在于要不要嫁司徒功,而她想知道的是奚浚远究竟属于哪一类人。

  司徒功是个老虎男已有定论,只要能当个合格的丈夫,黄小姐肯定就嫁了,可她更在乎奚浚远的本性值不值得她去爱。

  “好,明日我回答你。”奚浚远继续道:“倘若答对了,你不许再理睬那司徒功了,他爱娶谁娶谁,从此以后,与你无关。”

  “好。”鞠清子点点头。

  “倘若答对了,”他伸手抚弄她的长发,“我便要日日如此,让你在床前伺候。”

  这……这是什么鬼话?鞠清子垂阵不语,双颊却泛上一抹绯红,微微笑着。

  顿了下,鞠清子道:“明日,你别跟去黄府,有些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她和司徒功虽早已做了了断,但她还是想帮帮他,毕竟从前婚姻失败,也有她自己的责任,他若能娶到如花美眷,她也能释然。

  黄小姐看上去为人不错,只是不知道司徒功能否胜任做她的丈夫,假如能成就姻缘便再好不过,无法成就,也该劝黄小姐快快撤退,以免误了终身。

  婚姻没有对错,只有是否匹配,她一向如此认为。

  “好,”奚浚远道:“明日我就歇在客栈等你回来。”

  他的嗓音这样低醇,就在她耳边缭绕,惹得她耳根痒痒的,脸儿更加臊红……

  希望明天,一切都能有完美的答案。

  隔日一早醒来,鞠清子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感冒了,打了好几个喷嚏,手脚也有些冰凉。今日要到黄府做客,可不能病了,她连忙下楼找了老板娘,问问客栈里有无现成的药。老板娘给了她一包感冒茶,无非是金银花、野菊花、板蓝根配成的方子,她烧了热水冲茶,一饮而尽,期望能暂且缓解症状,没料到这配方还挺灵,她喝下不过半个时辰,整个人又清爽了起来。

  老板娘热心道:“妹妹,我这里有一个水囊,你把这茶再冲一剂,装在水囊里,一会儿去了黄府再喝一次,以防病况复发。”

  鞠清子笑着点头,心里感激老板娘的好意。

  没多久奚浚远也起身了,怕他担心,鞠清子没把自己感冒的事对他讲,却暗地叮嘱老板娘也给奚浚远喝些感冒茶,以防他被传染了风寒。

  到了午时,黄府派了轿子来接,鞠清子便随墨玉而去。

  墨玉叮咛道:“鞠娘子,司徒公子下午才来,我们小姐想请你先与她一块用午膳。”

  “黄小姐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鞠清子连忙道。

  墨玉道:“这是礼数。我们小姐说,应该如此。”

  黄家果然是隋县首富,那庭院的气派程度一点也不输京城的官宦人家,鞠清子跟着墨玉穿过层层院门,终于到达黄小姐的闺房。

  “鞠娘子,你来得正合适。”黄小姐起身对她笑道:“今日吃火锅,这汤底刚刚烧开。”

  说真的,自从她来到萧国,还是第一次吃火锅呢,天气正寒冷,想到有热呼呼的汤暖身,鞠清子心下就雀跃。

  “墨玉,把昨儿那好吃的蘑菇烫一烫。”黄小姐道。

  “是。”墨玉自一旁的桌边端过一盘鲜蘑菇。

  黄小姐道:“这个季节鲜蘑菇少了,好不容易从南边弄了些来,说是什么地方的特产,我昨儿吃了一次,竟比肉还香。鞠娘子,你也尝尝。”

  想来,这是把她当上宾了,所以才捧出如此罕见的美味。鞠清子连忙夹了一筷子尝了尝,这蘑菇果真是嫩滑无比,竟有些像她吃过的意大利牛肝菌的味道,这让她无比诧异。她称赞,“的确香得紧,这样浓香的蘑菇,该是菌中极品了。”

  “墨玉,给鞠娘子倒一杯甜茶。”黄小姐又道:“吃火锅容易觉得过于咸辣,喝甜茶正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