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奚浚远大概是睡着了,房间里静悄悄的,鞠清子推门而入,轻轻地将饭菜搁在桌上,果然见到他合着眼,呼吸有些沉。

  他竟没盖被子,就这般和衣躺着,不怕着凉吗?

  鞠清子连忙将门窗都关好,不让风透进来,又铺开暖被,悄然覆到他身上。

  忽然间,他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双眸微微睁开,浅笑地看着她。

  “侯爷,你醒了?”鞠清子一惊。

  “好冷。”他道。

  “冷吗?”她有些担心,“看你就这么躺着,别着凉了。”

  “已经着凉了,怎么办?”他故意逗她。

  鞠清子连忙道:“对了,我端了热汤上来,快喝几口!”

  谁知他伸臂一揽,突然将她拢入怀中,她被吓了一跳,猛地挣扎,却被他牢牢地困着,无法脱身。

  鞠清子急道:“侯爷……松手……松手……”

  “我觉得冷,”他像抱着一个绒毛玩具似的紧紧抱着她,笑道:“这样暖和些。”

  “盖被子……”鞠清子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盖了被子就不冷了……”

  “被子还要焐热呢,”他道:“现成有个暖和的,为什么不要?”

  他还真把她当暖炉了?鞠清子好气又好笑,幸亏方才将门关了,否则这暧昧的一幕若被谁瞧着,还怎么活。

  生平第一次倚在他怀中,她发现自己竟有些意乱情迷,他的身上散发出清雅的香味,彷佛晨曦兰草,但又没那么娇柔,说不出的好闻,若说是她暖着他,不如说是他暖着她,毕竟他身形高大,足以包覆着她,像蚕结的茧。

  她听见他的心跳声,这么近,就在她的耳边,而她自己胸中也是枰抨直跳,像两颗星撞击在一起一般,她能感受到明亮的火焰在跳跃。

  “别动。”他低声道:“就这样待一会儿,别动。”

  语气里满是恳求的意味,让她顿时心软了,不舍得再推开他,就这样乖巧地蜷缩着。

  反正就一会儿,暂时让她忘却一切,沉沦于片刻的享受吧。

  就算是毒品、迷药,吞就吞下了,这一刻,她不后悔,她甚少被感性打败,一直以为自己非常理智,但她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是凡人而已,心防没那么牢固,终归会有受不了诱惑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短择的快乐吧?可惜,这么短,短到只能在他怀里停留一刻……

  “黄小姐邀请我到她府上做客呢。”她情不自禁地向他道出自己的烦恼。

  “她果然跟你一见如故啊。”奚浚远哑声笑道:“比如高兰,还有我娘,从前也喜欢邀你去她们府上做客。”

  “可是……明天司徒功会来。”她答道。

  “我此刻将他的妻子搂在怀里,算不算十恶不赦?”奚浚远故意问道。

  “该浸猪笼了!”鞠清子瞪了他一眼。

  他哈哈大笑,将她搂得更紧。“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对我完全不在意。”他这得意洋洋的样子,让鞠清子真想揍他一拳。

  “司徒功来了正好。”奚浚远又道:“明儿我跟你一块去黄府,索性跟司徒功说清楚,以后他前妻归我,他爱娶谁就另娶谁去!”

  “别开玩笑!”鞠清子拚命撑起身子。

  “怎么,你不喜欢我啊?”奚浚远撩起她的头发,“若说从前我还不太自信,但此刻我能确信——你是在意我的。”

  鞠清子的脑中此刻乱哄哄的,被他这么一挑逗,什么矜持都忘了,不行……不行,若头脑一热就此答应了他,她岂不是白折腾了?终于,她决定测试一下他,“侯爷,我能问你三个问题吗?”

  也不知从前为何没给他做过测试,彷佛心里有些害怕,万一结果不如人意,她会很难过吧?毕竟,在她的想象中,他是那么美好。

  但此刻,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否值得托付终身。

  或许因为这一刻,她有一刹那,想尝试跟他在一起……

  她曾说过,希望他永远不要来找她,当她故意表明自己要和前夫复合时,他懂得知难而退,才是真正老实的棒子男,因为棒子会倾尽所有追求一个女子,不可能付出超越自己承受能力的代价,此外的,就是多偶的老虎或者鸡了。

  她不希望他是老虎或鸡,但说实话,当她看到他出现在此地,发现他对她锲而不舍时,她竟有些高兴,亦有满满的感动。

  好奇怪的情绪,就像感性与理性在角斗,明明这是与她的理论相违背的事……

  她想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所以,必须使出杀手锏。

  “什么问题?”奚浚远问道。

  鞠清子慢慢地道:“假如有三个女子都想做你的妻子,但你只能娶一个,听我的描述,你选一选,究竟要娶哪一个——”

  “我选跟你最像的那个。”他听也没听,就利落地答道。

  “不要花言巧语,”鞠清子抿唇,“必须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好、好。”只要她高兴,他愿意陪她玩这个游戏,他认真地道:“你说。”

  鞠清子开始讲述,“第一个女子,她身世清白,性格温柔,待你专情无比,她还很勤快,女红了得,厨艺绝佳,可是,她相貌平平,算不得漂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