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好,走吧。”鞠清子无奈道。

  奚浚远付了一大锭银子,便随她上楼去,三楼几间上房一字排开,除了鞠清子这间,也没有别的客人。

  “侯爷想住左边,还是右边?”鞠清子问道。

  “左边是靠南吗?”奚浚远道:“就左边吧,暖和些。”

  鞠清子替他打开房门,反正她已在此地住过一晚,房间的布置也是一样的,她熟门熟路。

  “这房间挺清雅啊,”奚浚远赞道:“看不出来,这县里还有这样的客栈。”

  “老板娘不是俗人,她置办的房间,当然也不会太差。”鞠清子道。

  奚浚远道:“隋县风景不错,可以在这儿多住几天。”

  “侯爷京中无事吗?”鞠清子疑惑道:“还以为侯爷来隋县是替皇上办什么差事呢。”

  他独自一人忽然来此陌生之地,总感觉他此行十分神秘。

  奚浚远答道:“我就是闲着无聊,出门散散心而已,待在家里,母亲总是唠叨,听得烦。”

  鞠清子大概能猜到延国夫人是为了什么事而唠叨,因此也不好说什么。

  “既然隋县这么好,咱们就在这里多玩几日,明儿我去打听打听附近有什么风景名胜。”奚浚远提议道。

  咱们?鞠清子连忙道:“侯爷,民女明日就要南下了。”

  “南下?”奚浚远却道:“不是没船吗?”

  咦,他怎么知道她没船可搭?鞠清子疑惑问道:“侯爷也是乘船来的?”不对啊,老板娘说,京城来的船一般傍晚才到。

  “我骑马来的。”奚浚远道:“奔驰了半宿,辰时便到了,在码头上吹了吹风。”

  “码头?”鞠清子一惊,“侯爷今晨也在码头?”

  “对啊,”他笑道:“遇到一个船家说要南下,我给了他银子,叫他早点开船,别等到什么已时一刻了。”

  “什么?!”鞠清子瞠目。他……难道他故意打发船家走,是因知道她要搭那条船吗?

  “这几天呢,也不会再有船南下了,所以,你只能陪我在隋县玩几天。”奚浚远道。

  天啊,他还真是有钱有势,三两下就搞定了所有的船家,把她困在此地了?

  “对了,你到隋县来,又是为了什么?”奚浚远忽然问道。

  “我……”鞠清子一时语塞。

  “你不是该跟你家相公在一起吗?”奚浚远瞧着她,“怎么独自跑到这里来了?那日,你该不会是骗我吧?”

  “怎么会?”鞠清子道:“民女怎么敢骗侯爷?”

  “昨日你姑母来找我,说你失踪了。”奚浚远道:“我便派人到处查访,终于得知你乘船南下。”

  所以,他就快马加鞭赶来了?她还以为自己此行能瞒天过海,没想到这么快就露了行踪。鞠清子颇为懊恼。

  “我猜测,其实你跟你家相公并没有和好吧?”奚浚远道:“否则你也不会离家出走了。”

  “我真的……我只是……”鞠清子发现自己语无伦次,“我只是想到隋县来看看……”“哦?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值得你特意来此?”奚浚远追问道。

  “这里……”她脑中灵机一动,道:“这里有位黄家小姐……我想见一见。”

  谢天谢地,虽然只是巧合,好歹也给了她借口。

  “黄家小姐?”奚浚远凝眸,“谁?”

  “是这县上首富之女。”鞠清子道:“她对我家相公……似乎有些好感,我不太放心,所以来瞧瞧。”

  “怎么,司徒功又找了个女人?”奚浚远嗤之以鼻,“我说了吧,他靠不住!”

  “没有,是那位黄小姐垂青于他,”鞠清子道:“他都没答应呢。”

  “你家司徒功几时变成香饽脖了?隋县首富的女儿会垂青于他?”奚浚远一脸不相信,“他是长得俊呢,还是嘴甜呢?”

  “他……也算有钱吧,与黄家有些生意上的来往,门当户对。”鞠清子道。

  “黄家会图他那点钱?”奚浚远摇头笑道:“敢问那位黄小姐若进了他家的门,是为妻,还是做妾啊?”

  “这个嘛……”鞠清子一时结巴。

  “你是妻,她是妾?”奚浚远道:“当我三岁小孩子哄?”

  “平妻,”鞠清子连忙道:“功哥哥说他不会委屈我的,到时黄小姐将为平妻。”

  “黄家小姐会答应当平妻?”奚浚远道:“怎么听就怎么荒唐!家首富的女儿,又是黄花大闺女第一次成亲,会跟你平起平坐?”

  “我是原配!”鞠清子道:“让她进门已经大度了,怎么我就得矮她一头了?”

  “你不是常说什么伴侣价值吗?”奚浚远道:“你的价值这么低,哪比得上人家?”

  鞠清子真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教他太多理论,现在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打得她措手不及。“总之,我在隋县真有事要做,侯爷,我真没骗你。”

  “你方才还说明天要南下呢。”奚浚远指出她话中的漏洞。

  “我……我这不是怕丢脸吗?”鞠清子敷衍道:“大老远的,巴巴地上这隋县来,就为了见一见那位黄小姐,真怕侯爷你笑话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