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一旁的老板娘道:“小娘子,我给你安排一间上房吧,你今日这些说法,我听着有趣,就算我给你的回赠,如何?”

  “这怎么好意思……”鞠清子为难道。

  “银子呢,你就按普通的价钱给,不给也成。”老板娘道:“反正那间上房空着也是空着,今天不会再有别的客人了。”

  鞠清子只觉得盛情难却,唯有接受这一片好意。其实还有好多话她想对黄小姐说呢,比如,她这个司徒功的前妻并非传言中那般不堪的人,不过,都暂且忍住了。

  她希望黄小姐能通过这三个问题,看看司徒功是否值得托付终身,人品好坏其实与婚姻无关,好人,未必能给你好的婚姻,司徒功也并非十恶不赦的恶魔,但能不能当一个好丈夫,则未必。

  从前的她与司徒功究竟是如何相处的,她无从知晓,也许是司徒功的错,也许是她自己的错,若当年的鞠清子知晓这三个问题,事先考虑一番,大概现在的境况会好得多。

  鞠清子有时会责怪自己把婚姻看得太过功利、太自私,然而现实一点,能阻止自己堕入可怕的深渊,那就宁可不要太过浪漫吧。

  ***

  船呢?她昨日搭乘的船呢?

  鞠清子望着空空荡荡的码头,有些发怔,现在是已时,应该没错吧?

  “大叔,请问昨夜停靠在这里的那艘大船呢?”鞠清子连忙问一旁的渔夫道。

  “哦,南下的那艘吧?”渔夫道:“辰时就开走了。”

  “辰时?”鞠清子诧异,“不会吧,船家明明对我说已时一刻才开船的啊!”

  “或许你听错了吧。”渔夫道。

  糟糕,船开走了,她怎么办呢?鞠清子问道:“请问还有别的南下的船吗?”

  “这两天北上的比较多,南下的倒少。”渔夫道:“小娘子,你大概要等了。”

  等多久?这个朝代可以提前订票吗?去哪儿订呢?她没出过远门,真的不太懂……唯今之计,只有先回昨日的客栈,去向老板娘打听打听了。

  鞠清子失落地背着包袱往回走,老板娘听了她的遭遇,也意外地道:“据我所知,船家一般都挺讲信用的,怎么会提前把船开走呢?”

  “大概有什么急事吧?”鞠清子道:“不知下一艘南下的船,什么时候才会有?”

  “你在码头上若没看见,那今天就肯定没有了。”老板娘答道:“我们县里是这样的,京城来的船呢,一般晚上到,会停一夜,若想南下,得早上去搭乘。”

  “我在码头等了大半个时辰都没看到。”鞠清子有些焦急,“所以,今天是走不成了?”

  “不要紧,今晚依旧住我这儿吧。”老板娘笑道:“还是昨天那间上房,不收你钱。”

  “不不不,这太不好意思了,我一定要付钱的!”鞠清子忙道。

  “老板娘!”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鞠清子身形一僵,只觉得这声音无比熟悉。

  “老板娘,我要住店!”门外走进一个男子,披着白色大氅,全身皆是晨雾的寒气。

  鞠清子回眸望去,那人映入她的瞳中,视线却有些模糊。

  为何这人长得这么像奚浚远?是她的白日梦吗?

  不,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但为何……连声音都这么相似?

  “我们这里有上房和普通房。”老板娘笑道:“敢问公子想住哪一种?”

  “这位娘子住哪一种,我就住哪一种。”对方答道。

  “啊?”老板娘瞧瞧鞠清子,彷佛觉察到有什么不太对劲,当即道:“这位小娘子住的是上房。”

  “我住她隔壁就好。”

  鞠清子心中满是震撼,并非她的幻觉,竟真的是他,奚浚远!

  那张俊美的容颜此刻笑得意味深长,这样熟悉的表情,除了他还会有谁?此处并非京城,缘何会与他巧遇?他在跟踪她吗?他见到她,没有半分意外,还一脸镇定的神色,彷佛这次邂逅是个早已安排好的局。

  “怎么?”老板娘道:“两位认识?”

  “不……”鞠清子脱口道:“不认识!”

  “鞠娘子说不认识,那我们就当不认识吧。”奚浚远却笑道:“总之,安排我住在她隔壁就成。”

  “我住最最普通的房间。”鞠清子急道:“侯侯公子,你贵重之躯,在我隔壁,会住不惯的。”

  “没什么惯不惯的,出门在外,一切从简。”奚浚远却依旧笑道:“老板娘,也给我一间和她一样的房间。”

  “两位看来是认识吧?”老板娘极会察言观色,“鞠娘子,你说该怎样就怎样,我听你的。”

  鞠清子思忖片刻,道:“老板娘,也不能让你的生意少赚了,这样吧,就让他住上房好了。”其实她不想当着别人的面与奚浚远纠缠的,有什么话,得单独跟他说。

  “好,那我就安排他住上房。”老板娘再度问道:“在你隔壁,真不介意?”

  “隔壁就隔壁。”鞠清子道:“反正我也不会久住,明儿找到船,便离开此地。”

  奚浚远却笑咪咪地道:“既然是隔壁,鞠娘子就给我带路吧,老板娘也挺忙的,你领我上去便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