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这位小娘子就是刚才我提过从京城来的那位。”老板娘一时尴尬,帮忙解释道:“黄小姐,我本以为她顾着吃饭,不会留意我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听了就听了。”那黄小姐道:“讨论终身大事而已,又不是见不得人。”

  “黄小姐海涵。”鞠清子微笑道:“其实,我这里倒有一个法子,不必合八字,也可知对方为人。”

  “哦?”此话一出,诸人又是惊讶。

  “不必合八字?”老板娘有些不服气,“小娘子,怎么看着你像是来抢我生意的?”

  “怎么敢呢,”鞠清子连忙道:“不过是方才听到老板娘直言,心里钦佩,想替老板娘补充一二罢了。”

  “不合八字,又如何能推断出对方为人?”老板娘疑惑道:“你都没见过对方,难不成是活神仙?”

  “黄小姐只要三个问题即可。”鞠清子道。

  “三个问题?”黄小姐凝眉疑惑。

  “对,我这里有三个问题。”鞠清子道:“日后黄小姐见了未来夫婿,可照着问他,若他答对了,便是能托付终身的人。”

  “什么问题?”不只黄小姐,就连老板娘和墨玉,都来了兴趣。

  “第一,他家的田宅可否作为聘礼,全部归你所有?”鞠清子道。

  “归我?”黄小姐诧异,“不不不,我家有自己的田宅,我不必贪图他家什么。”

  鞠清子道:“黄小姐,你这样想便是错了。”

  “错了?”墨玉道:“我家小姐不图男人钱财,只在乎两情相悦,这也错了?”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子的投入,往往代表了你在他心中的真正地位。”鞠清子道:“比如,他会把全部财产都赠给一个烟花女子吗?就算烟花女子再穷,就算他们之间有多少露水情缘,他终究不会为了她倾家荡产吧?”

  “似乎……的确如此。”黄小姐思忖片刻,道:“听闻他家里有一个小妾,原就是烟花女子,可那女子赎身的钱都还是自己攒的呢,他前妻走了半年,他也没把那小妾扶正,可见那小妾确实没什么地位。”

  “若他回答,愿意把田宅都归入黄小姐名下呢?”老板娘在一旁问道:“男人在求娶女人的时候,什么甜言蜜语说不出来?这答案不一定可信。”

  “对啊,那也是花言巧语,信不得。”鞠清子道。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究竟怎样才能确定他是真的对我好的呢?”黄小姐急着问。

  “若他说,愿意拿出一半家财作为聘礼,那这个人还是可信的。”鞠清子答道:“毕竟他家大业大,一半财产已很可观了,也能证明妻子在心中的分量。”

  诸人沉默一阵,皆纷纷点头。

  黄小姐道:“没错,一半家财,说明把我当做这家中的‘半儿’,确实有诚意了。”

  “第二个问题呢?”老板娘迫不急待地道:“是什么?”

  “假如,你生产之际遇到难产,他会保孩子,还是保大人?”鞠清子道。

  这个答案再明显不过,四周一时间鸦雀无声。

  “新姑爷也不至于傻到说只保孩子吧?”老板娘道:“还是那句话,成亲前,男人都会甜言蜜语的。”

  “要仔细观察他回答时的神色。”翰清子补充道:“若他脱口而出,保大人,那说明他心里没有杂念,若他眉间略有犹豫,说话慢了半拍,那就不可信了。”

  “神色?”黄小姐彷佛有些明白了,“我会留意的。”

  “第三个问题——”鞠清子道:“你和他母亲同时掉进了水里,他会先救谁?”

  呵,这个问题其实再可笑不过,估计在现代,男人都被问烦了。

  “先救谁或者不救谁,都不对吧?”老板娘道。

  “其实,答案有各种。”鞠清子道:“这一题,主要看他如何处理婆媳关系,若他的回答既维护了母亲,又让你听得入耳,那说明这个男人有耐心、也有能力处理帮你处理好婆媳关系。”

  “我懂了,其实不在于他如何回答,而在于他的回答是否入情入理。”黄小姐道。

  “这三个问题涉及家产、子嗣、婆媳,也就是婚后最棘手的问题,若都能答得入情入理,那就是值得嫁的好男人。”鞠清子点头道。

  “小娘子,你真厉害!”老板娘在一旁拍手叫绝,“这些你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我在这县上,南来北往的客人也算见得多了,还从没听过像你这样新鲜的说法呢。”

  呵呵,她从前可是有名的情感专家,粉丝无数呢。翰清子敷衍道:“也是从前有位婆婆教我的。”

  “小娘子,你贵姓?是做什么营生的?”黄小姐问道:“今日你替我解了惑,我得报答你才是。”

  “不不不,我一时多了几句嘴,若真能解了你的疑惑,也算我的造化,谈何报答?”鞠清子连忙摆手道。

  “那……”黄小姐道:“这样吧,你今日住店的钱都记在我帐上,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跟老板娘说,在这里住多久都成!”

  “我明日就南下了。”鞠清子笑道:“我有钱,真的,黄小姐真不必客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