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功哥哥,我实在无心与你家中那些麻烦纠缠,什么夏蓉,还有隋县的小姐,说不定将来还有别的女人……一想起来我就头痛,你放过我吧,让我自自在在的一个人过日子,可好?”

  “清子,我一想到将来你可能会嫁给别人,我就受不了!”司徒功捶着胸口,“我这心里,堵得难受!”

  鞠清子暗暗冷笑,呵,果然是老虎男,自己多偶,却想把配偶管得死死的,难怪说老虎男喜欢娶棒子女,因为棒子女会对他死心塌地。“若我发誓一辈子不嫁人呢?不再嫁给你,也不嫁给别人。”

  “什么?”司徒功一怔。

  “若我一辈子不嫁人,你可否别再来找我?不要再叫姑母来劝我?”鞠清子郑重道:“功哥哥,你放过我吧。”

  “可是……”司徒功脑中一片混乱,“不嫁人?你真甘愿?这会苦了你啊……”

  “这样对你也好啊,”鞠清子道:“将来不论你是娶隋县的小姐,还是其他什么的小姐,为妻为妾,都随便你,根本不必在乎怎么安置我,不好吗?”

  “我……”司徒功有些犹豫。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鞠清子态度变得强硬,“要么,此刻你放我自由.,要么,你将来再想娶妻的时候,我将是个很大的障碍——你自己选吧!”

  “清子……”司徒功没有再纠缠,“我是真的舍不得你啊……但既然你如此决绝,我也不敢再勉强你了。”

  他是聪明人,懂得选择,对于老虎男来说,家大业大才是最重要的,她不过是他万千女人中的一个,虽有些不舍,但失去她终究没有损失。

  “功哥哥,你一言九鼎,想来不会再反悔了。”鞠清子端起桌上的杯子,“以茶代酒,我敬你。”

  司徒功纵然不甘心,但话已至此,他亦无话可说,只得默默同意,仰头将茶一饮而尽。

  “说来,我还有事想求求功哥哥。”鞠清子忽然笑道。

  “说吧。”司徒功低声道。

  “你也知道,最近我常常出入雅侯爷的府邸,侯爷他……似乎对我有意呢。”

  “什么?”司徒功顿时恼怒,“我早就瞧出来了!你……你说了这半天,原来是想嫁给他?”

  “恰恰相反,”鞠清子道:“司徒府我都不想再回去,又怎会愿意入侯府?比起司徒府,侯府岂不是更麻烦?别说侯爷与高兰郡主早订亲了,延国夫人也未必喜欢我,还有宫里、朝里的议论,我怎会愿意受这个罪?”

  司徒功连忙道:“也是,这确实是个大麻烦。”

  鞠清子道:“所以我想拜托功哥哥,替我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司徒功凝眉。

  其实,这才是鞠清子今天找他来的真正目的,司徒功对她的纠缠,她本不必在意,反正打算远离京城,他也再找不着她,不过她希望把一切处理好,至少不能悬着奚浚远的心……

  奚浚远,她如今唯一牵挂的人。

  ***

  月老庙真的灵验吗?榕树真是爱情之树?在树上系的红丝姻缘带,真的能保佑一世姻缘?

  鞠清子站在树下,微冷的风涌入衣袖,结缘的丝带在枝叶间飘飘荡荡,她忽然感到非常惆怅,或许是就要离开京城了,她有些舍不得。

  “清子——”奚浚远独自骑马而来,老远便看到了她,翻身下马时,满脸喜悦。

  这样俊美的容颜,大概她日后也不能再见了,趁着现在多看两眼。

  “我还以为你会避而不见。”奚浚远笑道:“收到书信,我立刻就赶来了。”

  “侯爷,”鞠清子行礼道:“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他眉间一凝,身形微怔。

  “这卖婆的行当,我怕是不会再做了。”翰清子道:“之前侯爷吩咐我物色的东西,恐怕也没办法交货了。”

  “不做这一行了?”奚浚远疑惑道:“不做就不做了吧,你方才一声道别倒吓着我,我还以为你要远行,再也见不着你了。”

  “恐怕是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鞠清子道:“从今以后,民女不能再抛头露面,怕夫家不高兴呢。”

  “夫家?”奚浚远瞠大眸子,“什么夫家?你……哪儿来的夫家?”

  “我家相公,司徒功,”鞠清子道:“侯爷也见过的。”

  “司徒功?”奚浚远错愕,“你不是……不愿意回到他身边去吗?他和那个小妾三番两次纠缠你,你对此厌恶不已,不是吗?”

  “民女已经想通了。”鞠清子直视着他道:“毕竟再嫁难遇良人,好歹司徒功与我青梅竹马一并长大,知根知底,从前也怪我太任性,他其实待我不错。”

  “他那个小妾呢?”奚浚远问道:“你不介意?”

  鞠清子道:“大户人家总有个三妻四妾的,从前,是我太小气了。”

  “你怎么忽然……”这颠倒的态度,让奚浚远难以置信,“你不是说自己是棒子女吗,怎么能忍受夫君还有别的女人?”

  “如今民女真觉得无所谓了。”鞠清子道:“其实居家过日子,多一个小妾,也多一个帮手,日后若没有生养,小妾的孩子也可以当自己的孩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