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是我叫她去的。”奚浚远道:“孩儿觉得她那套说法挺有意思,想来能劝劝母亲。”

  “她也收了你的银子?”延国夫人蹙眉。

  “收是收了……”

  “她还真是会赚钱,一下就收了两家的银子!”奚浚远还来不及辩解,延国夫人便冷笑道。

  “不只呢,”高兰郡主补充道:“也是她叫我劝夫人回家的,她说,我的面子,夫人你多少会给一些。”

  奚浚远与延国夫人都不由I怔。

  “呵,真是个狐媚子,”延国夫人道:“明地里两面讨好,暗地里闹得家宅不宁!”

  “她想办法劝母亲回家,也没什么不对啊?”奚浚远依然维护鞠清子,“这本也是儿子我的意思。”

  “事到如今,你还帮着她说话?”延国夫人摇头道:“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这样的人最可怕!”

  “浚远哥哥,你到底喜欢她哪一点?”高兰郡主忍不住质问:“我哪一点比不上她?就算你不喜欢我,可这京中万千女子人人对你仰慕至极,总不至于谁也比不上那个弃妇吧?”

  “我喜欢的人,并不见得一定要有多好。”奚浚远却答道:“天仙似的人物,我未必愿意去追求,我只想要一个天天跟我在一起、能让我心悦然的人,清子就是这样的人。”

  他这番话,让高兰郡主与延国夫人皆是一怔。

  “你这孩子,果然像你父亲,老实巴交的。”延国夫人不由叹道。

  “不,我不像父亲,父亲娶了母亲,就像凡夫娶了天仙,他这一生的孤苦,儿子都看在眼里。”奚浚远却道:“儿子就是不想步上父亲后尘,所以才不愿娶高高在上的天仙。”

  延国夫人霎时变了脸色,无言以对。

  “浚远哥哥——”高兰郡主依旧不死心,“我不是天仙,我也没有高高在上,这些日子,我一直像那鞠清子所说的那样,降啊降啊,为了你,我已经快低微到尘泥里了……”

  “高兰,”奚浚远对她柔声道:“你没必要为了讨好我低微到尘泥里,我只是想要一个合适的人,她不高傲,也不低微,如此才能持子之手,与子偕老啊。”

  彷佛是第一次,他这般认真地跟她说话,语气如此温柔、如此有耐心,可字字刺耳,句句扎心,高兰郡主依旧不明白,怎样才算合适,她已为了他放下自尊,为何他仍不满意?

  “我不会放过鞠清子的……”她咬唇道:“若你执意喜欢她,我今生不会放过她……”

  奚浚远不由微微叹息,她所谓的低微到尘泥里,就是如此吗?那只是一时佯装,稍有不满便原形毕露,若真娶了眼前的女子,恐怕婚后会被她疯狂报复吧?他就像站在悬崖边上,幸好有人拉了他一把,告诉他感情的真相——这个人就是鞠清子,所以他感激她,爱她。

  这样的感觉,旁人是无法明白的,他也不打算再解释,不明白就不明白吧,他自己懂得就好。

  鞠清子打开箱子,取出这些日子攒下的银两。京城她大概是待不下去了,她得早早收拾行李,随时准备逃走,以免高兰郡主找她的麻烦。想来,延国夫人也不会放过她吧?

  她一边收拾着衣服,I边叹气。怪只怪自己太爱多管闲事,当初若只做卖婆的营生,不搅进别人的情感纠纷,如今她还能好端端地过日子。

  其实,她不太舍得京城,毕竟她好不容易适应了这里,假如再次去到陌生的环境,累积的安全感又要烟消云散了。

  这里,还有楚音若,好歹是她的老乡,有事也好商量;这里,还有他一忆起奚浚远,不知为何,一颗心就紧张得慢了半拍,却又有融融的暖意。

  她忆起他对她表白的那一刻,说她完全无动于衷是假的,虽然她拒绝了他,但多半出于本能地自我保护,她绝不会接受他,只想远远逃离,可是……为何一想到他,嘴角会不自觉微笑?呵,说到底,有人爱,确实是件幸福的事,不论长择,或者短择。

  她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某些女人会接受短择,在她原本的概念里,短择只是女方吃亏罢了,然而短择能带给人如此的快乐,诱人上瘾。

  冷风钻进窗子,她打了个寒颤,她告诉自己,若沉沦于罂粟花的美丽,迟早会被伤得体无完肤,趁着现在她还能控制自己的心,她要赶快逃离。

  “清子!清子!”周鞠氏敲了敲房门。

  鞠清子有些内疚,她真的逃了,大概会对不起姑母,不知姑母今后的生意会不会受到影响?可她暂时没有能力带姑母一起离京,她能做的,就是尽量不给姑母再惹麻烦,或许有朝一日,等她赚了钱,再回来给姑母养老送终,她希望,终会有那一日。

  “姑母。”鞠清子开了门,微微笑道:“这么晚了,早些睡吧。”

  “你在做什么呢?”周鞠氏瞧着她一屋子的凌乱,“今日去侯府道贺,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啊。”鞠清子掩饰道。

  “为何总觉得你古里古怪的?”周鞠氏凝视着她。

  “哦,这里有些银子,是上次侯爷没结的款。”鞠清子将积攒的银锭分出一半,塞到周鞠氏手中。

  “这么多?”周鞠氏诧异,“我们都卖给侯爷什么东西,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

  “有些是侯爷赏的,看我跑腿勤快。”鞠清子敷衍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