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民女不相信,”鞠清子仍是那句话,“请侯爷饶了民女。”

  砰的一声,她的双膝着地,向他长跪恳求。

  他怔住了,彷佛没料到她会这样严词拒绝,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他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谁,从来不曾向谁如此表露过爱意,从来没有……

  就像窗外飞进一只蝴蝶,他本想捉住牠,可是双翅一振,蝴蝶轻轻便飞走了,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来不及琢磨,甚至没来得及看清这蝴蝶的翅膀究竟有几重颜色。

  他只是想伸出手指触碰牠、留住牠,仅此而已。

  ***

  高兰郡主坐在卧榻之上,刚刚饮下一碗宁神的汤药,药是延国夫人亲手喂的,以示对她的歉意。

  奚浚远推开客房的门,高兰郡主立刻抬头望着他,他稍稍垂眸,避开她的目光。

  “母亲,”奚浚远只道:“宾客已经散了,父亲在门口忙着送客呢。”

  “散了就好,”延国夫人道:“只愿此事不要过于张扬。”

  “父亲已经逐一拜托今日来贺的各位大人,皇后娘娘也已发了话,想必他们回去以后不会太过议论。”

  “但愿吧。”延国夫人埋怨地叹道:“本来是喜事,偏偏你太任性,导致如此局面。”她瞪着儿子,眼里满是责备之意。

  “母亲若怪孩儿搅黄了生日宴,家法处置便是,”奚浚远坚决回道:“若想说别的,儿子照样不会听的。”

  “你——”延国夫人指着儿子,颤声道:“郡主在此,你还要出言不逊?还嫌今日闹得不够大?”

  高兰郡主刚刚服了药,心绪稍稍好些,此刻见到奚浚远还是如此态度,不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郡主、郡主,”延国夫人连忙细声哄道:“别理这个臭小子!一会儿我替你教训他,一定教训他!”

  “那个狐媚子呢?”高兰郡主忽然尖声道:“把她叫来,我有话要当面问她!”

  “谁?”延国夫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鞠清子!”高兰郡主恨恨地道:“把她叫来!”

  “我已经让清子先回去了。”奚浚远却道:“郡主有什么话,可以问我。”

  “你……”高兰郡主委屈地看着他,“浚远,你在骗我的,对不对?你何曾与那狐媚子有过瓜葛?你不过是不想成亲而已,用得着编这样的谎言吗?”

  “我没有说谎。”奚浚远却笃定道:“我确实很喜欢清子,打算娶她。”

  “你说什么?”高兰郡主几乎从卧榻上蹦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延国夫人连忙扶住她道,“郡主,稍安勿躁,等我来好好问一问,别着急、别着急。”

  高兰郡主泪流满面,不甘心地坐到一旁,不断地抽泣着。

  “浚远,”延国夫人道:“你别开玩笑了,娘亲知道,你在赌气呢。”

  “娘,”奚浚远却道:“若我真的是在赌气,你愿意搬回家住吗?”

  “什么?”延国夫人凝眸。

  “你愿意从此永离杏霖街,回来与父亲和好如初吗?”奚浚远话中有话地问道。

  “我……”延国夫人一时语塞,“现在说的是你的事,怎么扯到为娘头上了?”

  “你不愿意吧?”奚浚远不管她的话,只道:“就算儿子如此威胁,你也不愿意吧?”

  “我……我……”延国夫人乱了方寸,“你这是在威胁为娘吗?”

  “你看,你都不愿意离开杏霖街,儿子又怎么能愿意舍弃清子?”奚浚远意味深长地道:“将心比心,娘,你想一想—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怎么能一样呢?”延国夫人反驳,“娘与你袁叔叔年轻时就相识,十几年的感情,你跟那丫头才认得几天啊?怎么会一样?”

  高兰郡主并不知道袁怀山这个人,她以为延国夫人迁居杏霖街不过是与奚老太爷闹闹_扭而已,此刻她听得一头雾水,想插话却又插不上。

  “难道娘亲与那姓袁的是日久生情?”奚浚远反驳道:“不也是年轻时一见钟情吗?这跟时日长短有何关系?怎么就不一样了?”

  “难不成你对那丫头一见钟情?”延国夫人恼羞成怒道:“她哪里值得你一见钟情?是长得美,还是身世清白?一个走街串巷、抛头露脸的女人!”

  “她自食其力,有何不可?”奚浚远道:“她被前夫抛弃,本来就可怜,哪里不清白了?在孩儿眼里,她比谁都美!”

  “你……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她吧?”高兰郡主颤声道:“可她是一个骗子啊!明明,是我让她来接近你的,她却把我们俩都骗了!”

  “什么?”奚浚远凝眸,“你让她来接近我?”

  “对啊,我还给了她一大笔银子呢。”高兰郡主道:“她不是有个很新鲜的说法,什么棒子、老虎、鸡吗?我看她替秋月和冯七劝和得不错,也想着让她替你我劝和劝和,谁料到她竟是个狐媚子,勾引了你!”说着情绪一激动,高兰郡主又大声哭了起来。

  奚浚远沉默着,方才听到的说词虽有些意外,但他仍旧努力镇静,理清这混乱的思路。

  “那丫头看来真是有些手段。”延国夫人道:“她在我那里也总是打听,说一些奇奇怪怪的道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