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第十章 被郡主记恨上了

  鞠清子缩在椅子里,捧着杯热茶,方才受了惊吓,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她需要好好镇静一下。由于高兰郡主忽然昏倒,整个奚府上下乱成一团,也没人管她,她便回到偏厅,独自对着一桌子冷掉的菜,所幸,茶还有热度。

  门扇轻响,有人走了进来,鞠清子抬眸之间,与奚浚远正巧四目相触。

  “清子——”他低声道。

  “侯爷。”鞭清子直起身子。

  这个时候,他不该在前院忙着吗,怎么偏偏到这里来了?她不重要,也并非需要安慰的人。

  “皇后娘娘已经回宫了,”奚淡远道:“临走前,吩咐我来瞧瞧你。”

  呵,楚音若待她还真的不错,毕竟是老乡。鞠清子道:“有劳娘娘与侯爷牵挂,郡主如何了?”

  “还没醒,”奚浚远道:“已经请了太医诊治,说是并无大碍。”

  丢了颜面,不堪受辱,身体虽没什么大碍,但依那位郡主的脾气,今后大概不会饶过奚浚远了。

  “侯爷,民女也想告辞了。”鞠清子道:“等郡主醒了,侯爷还是该对她说清楚,民女与侯爷之间清清白白,不要让郡主误会了才好。”

  “清子!”奚浚远却道:“我绝非玩笑,之前所说的一字一句,也并非拒婚的借口。”

  他这是什么意思?鞠清子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清子——”奚浚远靠近一步,“这个世上,若真能有人让我心仪,这人便是你啊。”

  鞠清子心跳慢了半拍,她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发现微微疼痛,这不是在作梦吗?不,一定是梦,反正她一直在作这个穿越的“梦”。只不过,此刻梦境超出了她的掌控,大概脑子是彻底混乱了,才会梦见他喜欢她……

  “侯爷,”鞠清子觉得自己舌头有些打结,“民女真不知道,自己有何长处能得侯爷垂青?侯爷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会对民女钟情?这、这实在让人困惑。”

  她长得不算倾国倾城,又家道中落,抛头露面跑买卖为生,伴侣价值极低,而且她曾经嫁过人,他到底看上了她什么?

  “我就觉得跟你在一起很高兴。”奚浚远道:“这些日子为了母亲的事,我每日每夜心神不定,但自从认识了你,你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有道理、那么新鲜,彷佛可以让我暂时抛开烦恼,我就是喜欢跟你在一起。”

  他喜欢她,就因为贪图她提供的快乐9.呵,难怪说,快乐是这个世上最昂贵的东西,有人愿意为之倾家荡产呢。鞠清子忽然觉得,奚浚远还真可怜,父亲木讷,母亲红杏出墙,未婚妻又跋扈,平日里大概是没什么人能让他开心。

  他从小接触的,不是宫里的贵妇,就是朝中权贵,这些人说来都是老虎,虎男虎女,端着架子,最难以顾及他人。

  鞠清子忆起,从前她跟未婚夫一起参加商务酒会,周围也全是虎男虎女,跟那些人聊天,能把人气死。

  她郑重道:“侯爷,其实你并非真心喜欢民女,只不过一时心情不畅,觉得跟民女相处还算愉快,所以产生误解罢了。”

  “我真的喜欢你!”奚浚远立刻辩驳,“从小到大,我还没有像喜欢你这样喜欢过别人,一天见不到你,我就想着你。我母亲也说了,我随父亲,其实性格是个棒子,我一定会对你实心实意的。你不是说过,棒子男最值得嫁吗?”

  嫁?怎么就扯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棒子、老虎、鸡,他究竟属于哪一种,她都还没搞清楚呢,他说自己是棒子就是了?

  “咳——咳——”鞠清子觉得喉间像被什么呛着了似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侯爷,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长择与短择?”

  “说过的,”奚浚远答道:“长择就是娶妻,短择就是偷欢。”

  鞠清子道:“像侯爷这么高贵的人,忽然喜欢上像民女这般草芥之人,一般而言都是短择呢。”她觉得,他只是一时贪图她带来的快乐而已。

  男人只有在短择的时候才会降低对伴侣的要求,比如嫖客,哪里会管妓女身材如何?有些妓女甚至长得都不算漂亮。

  “我是认真想娶你!”奚浚远焦急道:“只愿白头偕老,此生与共,怎么就成了短择了?”

  “只娶我一个妻子吗?”鞠清子反问。

  “对。”奚浚远笃定地答道。

  “明媒正娶,做侯爷夫人?”

  “对。”

  翰清子暗暗摇头,呵,就算他愿意,他父母会答应?萧皇会同意?对司徒功而言,她都是高攀了,何况奚浚远……那简直比天还要高,她今后恐怕要从云端掉下来摔死。

  “民女不敢。”鞠清子郑重道:“求侯爷饶过民女吧。”

  “清子——”奚浚远无奈地说:“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有什么用呢?在她的定义里,所谓爱情不过是荷尔蒙冲动造成的浪漫幻觉,生活漫长而艰难,唯有真正伴侣价值匹配的人在一起才能白头偕老,否则风吹一吹,就散了。

  散了其实也没关系,关键是散了之后,自己是否真能甘心?

  他身为侯爷,天下第一美男子,多少女人倾慕。没了她,他可以轻易找到代替品。可她呢,假如真的陷入了这场迷梦,会伤亡惨重吧?就在这种子未萌芽之前,把一切扼止住吧……其实,这是她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