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民女想着,这两颗钻石一蓝一红,蓝的呢,夫人可以自己打支簪子,红的呢,留着将来送给未来的儿媳妇也好。”鞠清子提议道。

  “说得对,”延国夫人连连点头,“你这丫头,就是想得周到。”过了一会儿,她又道:“如今,你已知晓我的身分,我是雅侯爷的母亲,一直没告诉你,也因为我独居在外,不想声张的缘故。”

  “民女多少猜到一些。”鞠清子莞尔,“本是在想,夫人不是侯爷的母亲,便是姨母。”

  “你这般聪慧,有些事其实不必言明。”延国夫人道:“忆起初次见面时,我曾问你,棒子、老虎、鸡,我是哪一种呢?如今,你可有答案了?”

  “想来,是鸡。”衡清子如实答道。

  “哦?我还以为,自己是老虎呢。”延国夫人笑道。

  “高兰郡主才像是老虎呢,”鞠清子道:“夫人与她终究有些不同。”

  “这是在夸我脾气好吗?”延国夫人道。

  鸡女生得美丽,懂得甜言蜜语,但也容易变心。鞠清子把多偶倾向的男人归为老虎或者鸡,但女人不存在多偶的情况,因为没有哪个朝代是一妻多夫的,所以女人只有容易变心和专情的区别。

  “因为侯爷的父亲是老实的棒子啊。”鞠清子意味深长地道:“能让棒子如此臣服的女人,非鸡女不可,老虎女肯定不能,棒子能打老虎。”

  “你这话说得……”延国夫人敛了神色,“那么,假如雅侯爷的父亲也是鸡呢?”

  呵,这话大概并非是指奚老太爷,而是暗指那位袁先生吧?鞠清子佯装不知情地道:“两只鸡在一起,恐怕要打架了。”

  “真的吗?”延国夫人蹙眉,“难道非得一物降一物?两个同类的人在一起,岂不更好吗?”

  “若同类在一起,你身上有的毛病,他也有,那可要犯冲呢。”鞠清子答道:“比如一人不愿持家,另一人也不愿意持家,这个家可怎么办呢?谁来管呢?”

  鸡都是利己主义者,最先考虑的都是自己,像延国夫人这样,为了一己的快活,不顾名声,抛夫弃子,在这个时代是罕见的,而像袁怀山那样,独居山林逍遥,也是罕见的。

  两个极端自私的人在一起,如何长久呢?生活中任何一点小小的冲突,都会毁了他俩之间的关系吧?

  “你说的也有道理,”延国夫人道:“可同类在一起,毕竟心意相通,快乐的时候是极乐的,别人没法比的……”

  看那眉间缠绵悱恻之意,鞠清子觉得一时半会儿也劝不了延国夫人,她就像一个吸毒的人,明知毒品万般不好,还是上了瘾。

  “夫人——”忽然有婢女匆匆来报,“禀报夫人,皇后娘娘驾临,请夫人移步正门接驾。”

  “皇后娘娘怎么来了?今年也没有大操大办,我还以为她不来了……”延国夫人诧异道:“快,快接驾!”

  楚音若来了?鞠清子连忙退到一边,低下头去。今日与延国夫人的一席话就说到这里吧,女人若变了心,要她再回头迁就供养者,恐怕有些难,何况她本身也不缺亲职投资。

  ***

  “参见皇后娘娘——”

  鞠清子跪在庭院的角落里,看到延国夫人将楚音若迎进正门,而奚浚远与奚老太爷也携满堂宾客上前拜见。

  “平身吧。”楚音若笑道:“今儿是喜庆日子,也不是在宫里,诸位不必拘谨。”

  “娘娘亲临,臣妇满门荣幸。”延国夫人亦笑道。

  “表姊,你就不必与我客气了。”楚音若随和的道:“咱们还是像从前在家时一样。”

  “给延国夫人请安。”高兰郡主显然是跟楚音若一块儿来的,此刻上前讨好未来的婆婆道:“祝夫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郡主今日好漂亮啊,”延国夫人夸赞道:“娘娘,或许你不知道,臣妇此番能回来过生日,多亏了郡主呢。”

  “哦?”楚音若道:“为何?”

  “前阵子臣妇在外散心,是郡主好意将臣妇接回来的。”延国夫人道:“原本这个生日,臣妇也没打算大操大办,若非为了请郡主过来喝杯酒,大概宴席也不会摆。”

  鞠清子偷偷观察奚浚远的神情,听了这话,奚浚远果然脸色一变,他这才发现,母亲此番回来,是为了帮他跟高兰郡主牵线搭桥。

  “原来如此。”楚音若莞尔道:“高兰也算懂事了。”

  “娘娘,臣妇觉得,高兰郡主与我家浚远是天作之合。”延国夫人忽然道:“臣妇想向娘娘讨一件生辰礼物——请娘娘给这两个孩子赐婚吧!”

  奚浚远不由一惊,“母亲,你说什么?”

  不只奚浚远,四下皆是一片错愕,谁也没料到,延国夫人竟在这样的场合,当众提出这样的请求,就连高兰郡主自己也是始料未及。

  鞠清子发现,延国夫人果然是个鸡女,非常懂得利用别人的情绪。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又正值她的华诞,大概不论她提什么要求,别人都会被迫答应,这虽是险招,却也快狠准。而且先前皇帝已经给两人赐婚,只不过奚浚远不愿领旨,可皇后再次赐婚意义就不一样,不是轻易能拒绝得了的,更别说这赐婚还是他母亲亲自求来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