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再想想吧,侯爷,别着急。”鞠清子安慰道。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作家,能为世间每个人都写上最合理的结局,鞠清子相信,两个不合适的人迟早会分开,若能在一起,他们年轻的时候早就在一起了,错过了本该共结连理的年纪,都这把岁数了,还能天长地久到几时?

  延国夫人对那位袁先生也并非忠贞不二,否则,她当年也不会嫁给奚浚远的父亲了。

  人心本就脆弱,何况是两个脆弱的人,又禁得起多少考验呢?

  “对了,我母亲生辰那天,你也来吧。”奚浚远忽然道。

  “啊?”鞠清子一时没听清。

  “来喝喝酒,大家热闹热闹。”奚浚远道。

  “民女……民女草芥之人,不敢前往。”鞠清子慌忙摇头道。

  “怕什么?”奚浚远道:“反正我母亲也认得你。”

  鞠清子暗暗叫苦,认得才糟糕,到时候高兰郡主也要去吧?想想都是大麻烦。她原本就是为了讨好高兰郡主才接近奚浚远,后来又为了讨好奚浚远接近延国夫人,万一说漏了嘴,穿帮了,那她就惨了。

  她要好好把这些复杂的关系理顺,对谁说过什么、对谁隐瞒了什么,都得一一记下来,否则脑子一团乱麻,就像困在蜘蛛网里,恐怕会殃及自身。

  “到时候我会在偏厅摆一桌,让你和冯七、还有秋月坐在一起聚聚。”奚浚远坚持道:“你来吧,就是吃顿饭,见见熟人,有什么可怕呢?”

  “秋月姊姊要来?”鞠清子趁机道:“那么高兰郡主呢?”

  “母亲信上说要请她一起来。”奚浚远道:“我想着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她爱来就来吧。”

  呵呵,郡主果然如了愿,不过雅侯爷还蒙在鼓里,不知道他母亲已经与未来的老婆联了手。鞠清子本来想提醒他两句,但还是算了,婆媳关系若处得好,奚浚远也会受益,她就不操这个心了。

  “真的,你也来吧,”奚浚远仍旧劝道:“你看,我一大早接了母亲的书信,就赶到你这里来了,可见我对你多么诚心,而你就不给本侯面子?”

  他这样一说,她才发现,他似乎对她挺在意的,话已说到这个分上,她实在不敢拒绝了。毕竟他是侯爷。

  不知为何,心中竟渗出一丝惊喜来,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缘由。

  为着他对她的这份在乎?

  这个世上有人做什么事,能第一个想到你,只这一点,便让她心中融化了,彷佛吃了一颗糖,她不由自主地浮现微笑,情不自禁的快乐如同春野弥漫的清芬般,悄然钻进她的全身,盈满胸怀。

  ***

  雅侯府张灯结彩,锣鼓喧嚣,戏台上戏子们粉墨登场,庭院里宾客云集。

  鞠清子很害怕这种热闹的场面,所幸冯七早就等在侧门处,引她到了安静的偏厅。

  这里果然单独摆了一桌酒席,而且隔着雕花的窗子,还可以看到戏台上演了些什么,不至于太过冷清。

  “鞠娘子,也不知你爱吃什么。”冯七笑道:“侯爷特别吩咐厨房,做了些女子喜欢的菜肴。”

  “其实不必费心,今儿是好日子,我吃什么都高兴。”鞠清子道:“秋月姊姊呢,还没过来吗?”

  “她陪着郡主,一会儿才到呢。”冯七答道:“鞠娘子,你若饿了就先动筷子,不必等她。”

  “不急,我也不饿。”鞠清子思忖片刻,道:“冯七哥,既然来了,我好歹要向延国夫人祝个寿才是,否则失了礼数。”

  “这会儿夫人应该在屋里梳妆。”冯七道:“要不,这就带鞠娘子你去给夫人问个安?一会儿客人多了,反而不方便见了。”

  “好,”鞠清子莞尔道:“有劳冯七哥了。”

  冯七依旧快步引着她,没多久便来到延国夫人屋外,随侍的杨嬷嬷认得鞠清子,听闻她的来意,爽快地将她领进屋里。

  “给夫人请安。”进了屋,鞠清子上前行礼道:“祝夫人年年岁岁,风华如初,纵使流年似水,亦无改夫人容颜分毫。”

  “你这丫头真会说话。”延国夫人看来心情甚好,“起来吧。”

  “夫人,民女这里有件小小的礼物。”鞠清子道:“虽不值什么钱,但还请夫人收下。”

  “人来就好了,何必送什么礼?”延国夫人道。

  杨嬷嬷接过鞠清子手中的丝绒匣子,出于礼貌,递到延国夫人眼前,给她看了看。

  “等等,”延国夫人本不在意,看到匣子里的东西只觉眼前一亮,“这是……什么石头?”

  丝绒匣子中,晶莹璀璨的正是那日楚音若送给鞠清子的两颗钻石,一红一蓝。

  鞠清子想着,这钻石自己留着也没用,市面上不流行,也卖不出什么价,正愁不知该送延国夫人什么贺礼,送这个正合适。

  “这……”延国夫人拿起一颗仔细打量,“记得皇后娘娘给公主们打的簪子上,就是销的这种宝石。”

  “这是钻石,来自西域。”鞠清子答道:“这确实是皇后娘娘喜爱的东西,不过大多被皇后娘娘收藏了,坊间少有,便没时兴起来。”

  “哎呀,这真是好东西啊,”延国夫人大喜,“我本来也想收藏几颗,但就是遍寻不到。清子,你果然称得上京中第一卖婆,什么稀罕物都能弄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