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鞠清子心中忍俊不禁,这位郡主真的如此信任她?有时候,她觉得高兰郡主也挺可爱的。其实这个郡主虽然跋扈,但心地真的不坏,与奚浚远门第相配,若性格也合,可谓天作之合,不过,她一直没把奚浚远琢磨透,他到底是老虎,还是棒子,或者是鸡?

  改日再细想吧……先把眼前的棘手事处理了再说。

  ***

  鞠清子最终没有答应陪高兰郡主去杏霖街,她觉得有些事情应该由高兰郡主自己解决,不能太依赖他人。

  高兰郡主将来若真能与延国夫人成为婆媳,彼此的相处之道也该事先熟悉,毕竟,婆媳关系是天底下最难为的关系。

  暮色沉沉,当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她随意吃了个馒头,配了些剩菜,便倒头躺下。

  不知为何,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按理说,解决了最棘手的事,她应该高兴才对,却忽然怅然起来。

  她果然闲不住,非得一天到晚忙得焦头烂额才觉得充实,难得这样早睡,竟失眠了。

  她想起楚音若,与她来自同一时代,别人贵为皇后,而她,却只是草芥一般的贫贱女子,都说投胎需要运气,呵呵,穿越也一样。

  其实,她最羡慕楚音若的,是楚音若有个疼爱她的丈夫,不像她是一个弃妇,只怕再也寻不到愿意娶她的人。

  她也很羡慕高兰郡主,可以大胆去追求自己心仪的男子,就算暂时得不到爱情,终有一日也会得到,不像她,连追求的资格也没有。

  鞠清子总是告诉自己,要理智地对面对一切,爱情不过是人类为了基因延续而找到的浪漫借口罢了,若陷入自怜的情绪之中,只能得到自怨自艾的结局而已。

  随着年纪渐长,人要学会接受,接受痛苦、接受失败、接受求而不得、接受种种的不尽如意……唯有接受之后,还能从容镇静,才算真正成熟。

  不过,她终究是普通的女子,有时候情绪还是难以自抑,被迫接受一切苦楚,就像被钉子钉了手足,鲜血流淌不止,偏偏被迫张着双臂,无法将它拔除,只能到血流干为止。

  这一晚,在半梦半醒之间,鞠清子作了许多迷乱的梦。

  她彷佛坐在一叶扁舟上,在汪洋里漂流,找不到陆地,又彷佛独自一人在迷途中徘徊,不知道家在哪里。

  “清子——清子——”有人在耳边唤她。

  她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双眸,原来,是姑母在唤她。也不知她睡了多久,天已经亮了,她的心里仍旧残留着梦里的寒凉,所幸窗外的阳光透进来,驱散了黑暗。

  “清子,”周鞠氏犹犹豫豫地道:“外面……来了个人,想见你呢。”

  “谁啊?”鞠清子支起身来,有些头晕。

  “就是……你前夫的那个小妾。”周鞠氏道:“叫什么夏蓉的。”

  “她?”鞠清子不由一怔,她来干什么?

  “你若不想见,姑母替你把她打发了。”周鞠氏担忧地道:“那女人嚣张得很,姑母泊你吃亏。”

  “我见。”鞠清子却不想逃避。若真有什么话,她也想当面跟夏蓉说清楚,其实她也无意与夏蓉抢丈夫,平白多了一个情敌上门找碴,她实在冤枉。

  “姑母,你且回避一下。”鞠清子道。

  “好,我出去散散步。”周鞠氏答道:“街口的豆腐脑不错,我替你买一碗回来。”

  等周鞠氏去了,鞠清子匆忙梳了头,换了件干净衣衫,来到厅堂。

  夏蓉倒是很安静地坐着等她,比上次在茶楼时少了许多嚣张气焰,看到翰清子未施粉黛,就这般素颜出来,夏蓉彷佛颇感意外。

  “姊姊好。”夏蓉立刻起身笑道。

  “早啊,”鞠清子打了一个呵欠,“这么早,有急事吗?”

  “妹妹一直想来探望姊姊,都没得空。”夏蓉语带亲近地道:“昨儿相公出京去了,临走前对我提起了姊姊,妹妹想着该来看看姊姊。这不,一早就来了。”

  其实这话的意思鞠清子听得明白,夏蓉大概早想上门寻事,碍于司徒功一直在家,不敢造次,恰巧昨天司徒功出门去了,估计临走前还因为她跟夏蓉吵了一架,夏蓉一夜难眠,大清早便来找她麻烦,这不,夏蓉眼下尽是青色,想来没有睡好。

  “姊姊,相公都对我讲了,说要接姊姊回去。”夏蓉道。

  “那是你家相公自己的意思,”鞠清子不以为然,“我可没答应。”

  “怎么……”夏蓉颇为意外,“姊姊在赌气?”

  “你看,我这般随意就出来见你了,都没好好梳洗,”鞠清子道:“你该知道我无意与你争锋。”

  一般女人见情敌都会打扮得花枝招展,想压下对方一头,但她一看就没有斗志。

  “姊姊不回去,是有别的打算吗?”夏蓉凝眸,“莫非,姊姊真的与雅侯爷……”

  “怎么,以为我高攀上了雅侯爷?”鞠清子无奈一笑。

  “不、不,”夏蓉连忙道:“妹妹不是这个意思,但姊姊为何不愿意回去?总要有个理由啊。”

  “我为何要回去?”鞠清子反问:“为了一个背弃我的男人,回去重蹈覆辙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