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鞠清子笑了笑,只当这事没发生过。

  奚浚远依旧面色冷凝,淡淡品着茶,大家各自沉默,然而想的是同一件事。

  回程的车上,奚浚远亦一直没有说话,车轮辘辘,越是安静,越让人心里不安。

  鞠清子知道他正在生闷气,所以不敢惹他,掀开车帘佯装去看窗外的风景,太阳一点一点落下,远山由清晰变成雾影,寒气渐渐钻入衣袖,让她不由打了个喷嚏。

  奚浚远看了她一眼,出乎意料的,他竟解下身上的披肩,轻轻一甩,扔到了她的面前。

  “别着凉了。”他只道。

  “多谢侯爷。”鞠清子不太好意思,但还是将披肩系上,一瞬间,的确温暖了几许。

  “你说说,这袁怀山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他终于忍不住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鞠清子从容答:“这就是所谓的鸡男。”

  “鸡男?”奚浚远蹙眉,“就是你说的,最嫁不得的那种男人?”

  “棒子男呢,只会娶一个妻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投入在这个妻子上,全心全意照顾她和她的孩子。老虎男呢,会娶很多个妻子,分别帮他生孩子。而鸡男,通常都不愿意娶妻。”

  “不愿意娶妻?”奚浚远不解,“为何?”

  “鸡男是最利己的,什么都为自己着想,不娶妻,不必养育孩子,不必担负什么责任,他这一生啊,就只为自己活着。很多鸡男到了七、八十岁仍然精神矍铄,身体比一般人都好,就因为他特别爱惜自己。”鞠清子答道。

  “可世间怎么会有女子喜欢这样的男人?”奚浚远问道。

  “女子喜欢的男人,要么能养活她,要么能让她心动。”鞠清子答道:“鸡男一般生得俊俏,或者很懂甜言蜜语,所以女子会喜欢。”

  奚浚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来,她是说中了他心中所思。

  “怪不得呢……”他低喃道:“我从前常常不解,这样的男人为何还会有女子喜欢……看来,你说的对。”

  呆怔片刻,他彷佛又有些不甘心,忽然又忿忿不平地道:“那棒子岂不是最可怜的?一生只爱着一个女人,全心全意养活她的孩子,到头来,女人喜欢的却是鸡?”

  “所以那日民女说过,我前夫纳妾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鞠清子答道:“多娶几个女人,风险也没那么大。”

  “你少扯你前夫!”奚浚远瞪着她,“鸡男最可恶,但你前夫也没好到哪里去!”

  “侯爷,”鞠清子不由得笑了,“民女就事论事而已,只要知道这世上分为三种男人,遇到哪一种其实都不奇怪,那我就可以心平气和了,不会整日陷在怨怒里。”

  她的说法彷佛给了他,点安慰,这瞬间他心绪稍宁,目光中对她亦多了分佩服。

  “也对,”奚浚远道:“山即是山,树即是树,皆乃世间寻常物,希望山能变成树,或者树变成山是不可能的,一开始就该好好挑选,决定依山,还是傍树。”

  鞠清子暗暗地呵了一声,他还挺会变通,这比喻也有些恰当。

  奚浚远又道:“假如一个女人年轻时嫁给了棒子男,可终究还是喜欢鸡男,那可怎么办呢?”

  他终究还是问了这个关键的问题,鞠清子斟酌着该如何回答,才不至于又让他难过。

  “让她知道鸡男靠不住。”鞠清子道:“嫁给鸡男的,通常都没有好下场,让她清醒地知道这一点,若她还是执迷不悟,那也怪不得别人,只能由她了。”

  “可我不忍她下场悲惨……”奚浚远眉头紧皱,毕竟,那是他的母亲,“若像那人的妻子那般,若真伤了她的心……我不忍。”

  “各人有各人的命运,”鞠清子叹道:“子女如此,父母也是如此。”

  “你猜到了?”他猛地抬头。

  她不语,只与他四目相对,镇定地对视他的双眸。

  “你这么聪明,应该早就猜到了……”他又道。

  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不愿意他再难堪,有些事情未必要捅破,你知我知,心知即可。

  “侯爷,如今民女只想提醒你一句,该多多关怀令尊才是。”鞠清子道。

  “我父亲?”奚浚远恍然大悟道:“对,我父亲才是最最需要关心的人……”

  “母亲永远是母亲,可父亲不一定永远是父亲。”鞠清子又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不由有些羞怒,“难道你怀疑我不是我父亲亲生?”

  “民女并非此意,”鞠清子道:“想必冯七哥也对侯爷讲过,当初我是怎么劝和他跟他娘子的吧?”

  “对了,”确实冯七对他提过许多关于她的事,奚浚远点头,“你说过,男人对于自己的孩子有一种直觉,而这无关于滴血认亲。”

  “这种直觉,来自于什么?”鞠清子反问。

  “缘于……他的妻子是否可靠?”他顺着她的引导回答。

  “假如他的妻子另觅了新欢,自然就不可靠了。”鞠清子继续道:“男人就算知道这个孩子是自己亲生,也会在本能上排斥这对母子,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对那个孩子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