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类似的话她曾对延国夫人说过,当时延国夫人的神情似乎颇为触动,现在想来,难道延国夫人的那位相好……便是这类人?

  “本侯就觉得,肯定有人会觉得两情相悦最重要,但也不是你说的这什么?裤。”奚浚远依旧忿忿不平,“有了孩子,他们也会好好养活,但还是觉得两情相悦很重要——你懂吗?你这个榆木脑袋大概不懂!”

  鞠清子所推崇的“进化心理学”,其一切论点都站在基因的角度上,以此来解释爱情的话,所谓爱情,不过是人类为了繁衍后代而发明的浪漫名目罢了。不过,她该怎样跟他说呢?跟一个古代人谈论这些,她一时也了无头绪。

  “侯爷——”门外忽然传来冯七的声音,“小的有事禀报。”

  “进来吧。”奚浚远道。

  鞠清子吁出一口气,觉得冯七真是救了她一命。

  “什么事?”奚淡远见了冯七,仍旧没好气。

  “侯爷叫小的去打听的事,小的已经打听清楚了。”冯七躬身道。

  “说。”奚浚远只冷冷道。

  “呃……”冯七看了鞠清子一眼。

  “既然侯爷与冯七哥有要事要谈,民女就告退了。”鞠清子趁机道。

  “等等,”奚浚远却不肯让她走,“你也留下来听听,这事跟你也有关。”

  “跟我有关?”鞠清子怔住。

  “说吧。”奚浚远对冯七道。

  冯七犹豫片刻,终于开口道:“小的去了京郊,那位袁先生就住在竹林里,平日以卖画为生。”

  袁先生,谁啊?这跟她……有关吗?鞠清子更加迷惑。

  “卖画?”奚浚远蹙了蹙眉,“对了,本侯忘了,他年轻时在绘画上还颇有名气,不过那时候他的画可是千金难求,怎么如今倒变了节,靠这个营生了?”

  “这些年他四处云游,大概家中积蓄也用尽了吧。”冯七答道。

  “他如今这卖画的生意如何?”奚浚远问道。

  “偶尔有些慕名而来的旧客吧。”冯七答道:“勉强能糊口。”

  “那好,咱们也去拜会拜会。”奚浚远转身瞧着鞠清子,“你也跟着走一趟!”

  “民女?”鞠清子更加不解,“这位袁先生是何人啊?素不相识的,民女……就不跟去打扰了吧?”

  “上次我叫你办的事,就是杏霖街的那件事,”奚浚远眯眼看向她,“你该不会忘了吧?”

  “哪里会呢?”鞠清子连声道:“民女时刻记着呢。”

  奚浚远道:“这位袁先生与杏霖街那位夫人十分熟悉,带你去见见他,或许对那位夫人可多了解几分。”

  天啊……她终于懂了!这袁先生就是延国夫人的……相好?

  她远远见过他的,却不知他姓啥名谁,到底是何人。

  “你那套棒子、老虎、鸡的理论,倒是可以在这位袁先生身上试试看。”奚浚远道:“本侯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鞠清子心头一紧,这语气如此愤恨,想来那袁先生与延国夫人的关系他早就知晓了。她觉得雅侯爷真的有点可怜,比没娘的孩子还要可怜,遇到这种事,不仅难过,脸也丢光了。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每次父母吵架她都会很害怕,不敢想象父母离婚是什么境况。

  而比离婚更可怕的,是偷情。

  §第七章 拜访袁先生

  袁怀山居住的竹林颇有几分风雅,林中搭着竹屋,引了一汪泉水,涌入了院中的小池,池上引水的竹筒在水中摇晃,不时发出淙净低吟,倒有些日本和风庭院的感觉。

  袁怀山也算一方名士,很年轻的时候就以画作出名,曾经考过科举,然而落了榜之后便一直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据说娶过一个妻子,后来和离了。

  鞠清子觉得,文人墨客估计不太懂得营生,袁家从前也算有些家底,这些年来大概入不敷出,袁怀山便把京中的大宅子典卖,来到这京郊小院居住。

  “这位袁先生见过侯爷吗?”鞠清子想到了一个要紧的问题。

  “应该是没见过吧,”奚浚远答道:“本侯谅他也没胆子来见我。”

  鞠清子心中明白,并不敢惹他生气,只跟着他进了院中,由冯七先上前去叩屋门。

  “何人?”袁怀山从屋里探身出来。

  “袁先生,我家主人慕名而来,想请袁先生作一幅画。”冯七答道。

  袁怀山瞧了瞧奚浚远,又瞧了瞧鞠清子,让开一步道:“好,几位请进。”

  奚浚远也不客气,大步迈进门去,屋内摆设简单,地方并不宽敞,他随意找了一处坐下,鞠清子和冯七站到了他的身后。

  “公子打算要一幅怎样的画?”袁怀山道:“我这里没有下人,招呼不周,若是渴了,茶就在那里,自己随意。”

  “想给我这个大丫鬟画一幅丹青。”奚淡远指了指鞠清子,“她到了适婚的年纪,打算画幅丹青让媒婆拿了去,也好替她寻个好人家。”

  她几时成了他的丫鬟了?真会编借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