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鞠清子则在想,这也像是现代社会,都说男女人口的比例是男多女少,但为何总有那么多剩女?因为处于塔身部位的女子,并不想“下嫁”,而多数女子也无法挤进塔尖,所以就“剩”下了。

  “高攀又如何呢?”奚浚远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人往高处走。”

  “民女的初婚,便是高攀。”鞠清子从容地道:“那时候民女家道中落,而司徒家仍是京中显贵,民女又没有沉鱼落雁之姿,何以让那司徒功对我死心塌地呢?”

  她的“伴侣价值”这么低,也影响了她的PU,嫁给司徒功那样多偶倾向的老虎男,难怪会这么悲惨。

  “你也太悲观了。”奚浚远道:“大户人家也有心地善良的子弟,不会人人都是司徒功的。”

  “心地善良与挑选配偶是两回事。”鞠清子郑重地道:“男人心里都有一杆枰,把女人秤得很清楚,谁是可以为妻的,谁是可以做妾的,他们一清二楚。婚姻终归是男人说了算的。”

  从前她的理论里,把男人的选择分为两种——“长择”与“短择”。

  “长择”就是娶妻,养育她的孩子,为其提供最大的亲职投资,而找情妇就是“短择”,虽然也提供一定的资金,但终归不会真正地重视她,愿与她共度白首。

  其实女人要得到“短择”是很容易的,女人相对男人来说有性别优势,再丑再穷的女人要搞一夜情也很容易,然而自身却捞不到半点好处,轻者伤情,重者怀孕染病伤身,何必呢?

  “你把男人也说得太势利了。”奚浚远不服地辩解道:“男人痴心起来,你大概没见过。”

  “对仙女痴心,有什么奇怪?”鞠清子反问道,“若爱上我这样的下堂妇,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

  “你……”奚浚远一时语塞,“本侯说不过你,不过本侯仍然觉得你这套说词不太对。”

  “哪里不对?”鞠清子追问。

  “本侯回去仔细想想,”奚浚远不服气地道:“改日再与你理论。”

  听了他的话,鞠清子忍不住想笑,她发现他有时候还满可爱的,有孩子般的天真。

  不过,再天真的男人,一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就精明无比,比如让他来娶她,他会愿意?

  漂亮话谁不会说?都是空谈而已罢了……

  她见得多了,神志越发清醒,对所谓“爱情”也越发的绝望。

  §第六章 关于再婚

  每逢十五,姑母都要去庙里烧香拜佛,鞠清子觉得好奇,也跟着去了,其实她很想见识一下庙会是什么样,听说热闹非凡,只是总遇不上。

  名曰拜佛,人们不过是去游玩而已,眼下秋高气爽,山林中树木散发出宜人的清芬,正是郊游的好时节。

  庙门前植着一株巨大的榕树,听闻有上百年的树龄了,只见树上挂着无数条红丝带,随风飘飘荡荡,煞是好看。

  “姑母,”鞠清子不解地问道:“为何善男信女皆要在此树上系挂红丝带?祈福用的?”

  “这是红丝姻缘带。”周鞠氏笑道:“榕树自古是爱情之树,即将婚配的男女在红丝姻缘带上书写自己的名字,悬挂于此,祈祷百年好合。”

  “庙里供着月老?”鞠清子吃了一惊。

  “对,此处是月老庙。”周鞠氏答道。

  “姑母,你带我到月老庙来做什么?”鞠清子这才发觉不太对劲,她一直以为这里只是普通的寺庙。

  “姑母想着给你再找一户人家。”周鞠氏连忙道:“想跟你先商量商量。”

  “姑母……”鞠清子不由怔住,“你……不愿意再收留侄女了?”

  “不不不,”周鞠氏摆手道:“别误会,这些日子你帮姑母做生意,姑母省了许多力气,还赚到了那么多钱,姑母舍不得你再嫁是真的。”

  “那这又是何意?”鞠清子望着月老庙。

  “姑母终归希望你有个好归宿,将来生个孩子,咱们老了也有依靠啊。”周鞠氏叹道:“总不至于就一辈子跟着姑母当寡妇吧?”

  “我这个弃妇哪里能嫁得了好人家?”鞠清子浅笑道:“孤寡就孤寡吧,只要能赚大钱,下半辈子吃喝不愁,有什么可怕的?”

  “话不能这么说,若有好人家,姑母还是希望你能再嫁。”周鞠氏执着道。

  “姑母难不成已经给我相中人家了?”鞠清子警惕道。

  “呃……”周鞠氏不由讪笑,“实话对你说吧,姑母我本来也是不答应的,可看他诚心诚意,又于心不忍……”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鞠清子蹙眉,“对方认识我吗,何以见得诚心诚意?”

  周鞠氏不说话,只退开两步,鞠清子的目光顺着她的暗示望去,只见一个男人自远处款款走来。

  司徒功?

  见鬼……那人真是司徒功?

  “姑母!”鞠清子顿时低声道:“是你让他来的?”因为知道她今天要跟着出来,所以姑母才安排了这一切?

  “清子,别生气,别生气!”周鞠氏急忙解释,“那日他找到我,非要我帮你们劝和,我心中为你打抱不平,狠狠扇了他一耳光,他竟没有躲避。我这才觉得他颇有诚意,所以允许他来的。”

  “这便是有诚意了?”鞠清子不由自主地脸色一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