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鞠清子低声道:“这是民女的前夫,跟他新娶的夫人。”

  想来她离开司徒府后,司徒功便把小妾扶正了,这夏蓉总算得偿所愿,却仍旧不肯放过她,心肠何其歹毒。

  “哦,既是前夫,你如今不论做什么,应该都与他无关了。”奚浚远道:“何需他两口子多管闲事?”

  鞠清子垂头不语,此刻有人替她出气,她自己就不必多言了。

  司徒功急道:“侯爷,都是草民的错!草民对妾室管教不严,都是草民的错——”

  一旁的鞠清子狐疑了,妾室?怎么,他还没把夏蓉扶正吗?难怪夏蓉对她这前妻耿耿干怀。

  “这次就罢了,”奚淡远忽然换了凛冽的语气道:“识相的,别再让本侯看见你?!”

  “是、是,草民告退……”司徒功连忙拉着夏蓉连?带爬地退出去,引来冯七一阵偷笑。

  “这就是你前夫?”奚浚远回过头来,对鞠清子挑眉道:“你怎么嫁了这种人?”

  “小时候定的娃娃亲,没办法。”鞠清子答道。

  其实她心里也憋着笑,忍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没显露出来,今日真该感激奚浚远,帮她挣足了面子。

  难怪大家都喜欢结交有权有势的朋友,关键时刻就派上用场了,否则还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

  虽然,她跟奚浚远算不上朋友,一个地位比天高,一个地位比泥低,但不知为何,他站在她身边,竟令她产生可以依靠的安全感,这是她来到萧国后头一次感受到的安全感,就像风中飞舞的蒲公英终于落了地,虽未生根,却少了仓皇。

  她觉得,能认识奚浚远,真是一件好事。

  她挖了一小勺豌豆黄塞进嘴里,古代的点心她都觉得太甜,但这块豌豆黄却甜度适宜,极是难得。

  “好吃吗?”奚浚远看着她。

  “民女这么久以来,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呢。”她答道。

  这是实话,这彷佛是她来到萧国以后,吃过最对胃口的东西了,就连上次高兰郡主赏的宫廷点心都没这么可口。

  “本侯就知道你们女人喜欢这个。”奚浚远得意地笑道。

  所以,他到底带多少女人来过这里?他竟是个花心的人吗?鞠清子故意问道:“除了民女之外,还有谁夸赞过这豌豆黄?高兰郡主吗?”

  “本侯哪里晓得她喜欢什么。”奚浚远连忙撇清关系,“我是指我母亲,还有皇后娘娘,她们都对这点心赞不绝口呢,我每回进宫都要给娘娘带一些。”

  “原来如此。”鞠清子莞尔,原来,是她想多了。

  “你也怪可怜的,从前就住在这附近,却没尝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奚浚远同情地叹道:“也难为你了,嫁了个那样的男人,不过我朝民风开放,你若再嫁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也算因祸得福了。”

  再嫁?呵呵,她可没奢望过。别说是古代了,就算现代,再婚也绝非易事。她答道:“侯爷说笑了,民女并无再嫁的想法。”

  “怎么?”奚浚远倒误会了她的话,“你就这么恋着你那前夫,甘愿为他一辈子守着?醒醒吧,人家都不要你了!”

  “不不,”鞠清子连忙解释道:“民女……只是不想高攀。”

  “再嫁就是高攀?”奚浚远不解,“小娘子,你也太看低自己了,分明你还年轻貌美,为何不能再找个男人过点好日子?”

  “民女不是那个意思……”鞠清子解释道:“民女只是觉得,世间男女就像一座塔。”

  “塔?”奚浚远蹙眉。

  “在塔底的人很多,而在塔尖的人却很少,”鞠清子道:“这就像世间男子,要么是贩夫走卒,生活在塔底,要么就是像侯爷你这样的人中龙凤,生活在塔尖。”

  “你这个说法倒挺有意思。”奚浚远笑道:“那么女人呢,女人在塔底还是塔尖?”

  “都不在,”鞠清子答道:“女人是塔身,中间的部分。”

  “哦?”奚浚远疑惑地问道:“为何?”

  “因为女人比起男人,不算太差,也不算太好。”鞠清子道:“女人既非贩夫走卒那么低贱,也不能像男子那般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女人总是不上不下的。”现代是有女强人,但身在古代她还是说得保守些。

  “彷佛是如此。”奚浚远思忖道:“出身再低微的女子,只要生得美丽,也不会过上太辛苦的生活,但即使出身再高贵,能入宫为嫔为妃者,也是比不得前朝大臣的,更别说成能就帝王霸业了。”

  “虽然偶尔出过一两个女皇,但其生涯也远比男子艰辛,”鞠清子道:“女人其实都是在塔身的位置,所以民女大概是难以再嫁了。”

  “为何,这跟再不再嫁有什么关系?”奚浚远仍旧迷惑。

  “因为民女不想嫁给贩夫走卒,民女如今自己过活,虽算不得很好,但也不会太辛苦。

  民女本来就在塔身的位置,何必要让自己坠落到塔底呢?”

  “你这话……也是有些道理,”奚浚远勉强认同,“但你可以往上嫁啊,挤进塔尖。”

  “那也同样辛苦,”鞠清子摇摇头,“民女方才说过,不愿意高攀。”

  奚浚远这才明白,她所谓的“高攀”其实是这个意思,倒非自轻自贱,不过是在谈论自己最合适的位置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