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她只知道,在遥远的现代,她的未婚夫确实是老虎,有多偶倾向的霸道总裁。

  通常,老虎男会娶棒子妻,因为会对他实心实意,然而老虎男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棒子是冒着被折断的危险,飞蛾扑火地嫁给老虎男,但这样的女孩之于老虎男,世上并非只有一个。

  棒子女是专一的,所以她时常觉得痛苦。

  “这位夫人,包间里已经有人了,请别乱闯!”门外忽然扬起了冯七的声音,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认识里面的人。”一个女子嚣张地道:“你这个当差的别挡道!”

  “夫人若真认识此间的客人,待小的先进去通报一声。”冯七语气恭敬,但态度坚定道:“请问夫人认识的究竟是谁?”

  “鞠清子。”那女子答道。

  “夫人认识鞠娘子?”冯七显然大为意外。

  “就说了我认识她,你别挡道!”门外的女子似乎推了冯七一把,刷的一下,将门帘倏地掀开,径自走了进来。

  鞠清子不由一怔,抬眸瞧着来人。对方认识她?然而,从前的记忆不复存在,她真的不知晓对方是何人……

  那女子容貌冶艳,年纪不大,却已作少妇打扮,像富贵人家的妾室,只见对方上前似笑非笑地对她道——

  “姊姊,原来真是你在此。方才在楼下,妹妹还以为瞧错了。”

  妹妹?她应该没有妹妹……所以,会是什么人,一见面就姊姊妹妹地叫?

  刹那间,鞠清子明白了。

  “夏蓉给姊姊请安了。”对方假意施了一个礼,然而态度却极其不敬,眼角瞥见奚浚远,笑道,“原来姊姊在此私会情郎啊?”

  夏蓉?对了……她前夫司徒功的小妾就叫夏蓉,也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她被前夫以妒妇之名,犯了七出之罪,扫地出门。

  “这位夫人,”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奚浚远却朗声道:“也不知你是哪家的夫人,如此无礼。”

  “无礼?”夏蓉冷笑道:“光天化日,孤男寡女,在此私会,也不知究竟是谁不守礼法。”

  “何为礼法?”奚浚远道:“我与这位鞠娘子在此小坐饮茶,有何不可?倒是你,未经允许便擅闯别人的包间,这才是不守礼法吧?”

  夏蓉抿了抿唇,并不与奚浚远争辩,只对门外大声道:“相公、相公,你快进来,快来瞧瞧你这位贤妻,在这里会情郎呢!”

  怎么,门外还有别人吗?鞠清子心中一紧,却已看到夏蓉冲到门外将那人拉了进来。

  冯七手忙脚乱想阻止,却也无可奈何。

  那男子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鞠清子脑中轰然一声骤响,彷佛见了鬼似的吓了一跳,这张脸……像极了她在现代的未婚夫。

  不必说,她也知道他是谁了——司徒功。

  就像进入了平行时空,她遇到的人,遇到的事,终归与从前的她,有相似之处。

  “清子,你怎么在这里?”司徒功蹙着眉,瞪着奚浚远,“这人是谁?”

  “相公,多亏你还惦记着她,心里竟觉得愧疚,”夏蓉趁机道:“我早说了吧,不出半年,她肯定会改嫁!”

  哦,原来如此。鞠清子总算听懂了,想必她这前夫在休了她之后又有些后悔,时常在这小妾面前流露失落之色,导致这夏蓉妒火中烧,好不容易撞见她与奚浚远在此,便自以为撩到了什么把柄,忙不迭要带司徒功前来参观。

  这司徒功与她曾经的未婚夫一样,看来也是个老虎男,虽然有多偶倾向,但对每个女人倒算有几分真情,而且,对曾经拥有过的东西都以为会永远属于他,除非是他自己不要的,否则也不让别人要了去,霸道得无以复加。

  “清子,这人到底是谁?”司徒功再度问道。

  “在下奚浚远,”奚浚远却微微一笑,上前道:“不知阁下是谁?”

  “奚……”司徒功显然听过这个名字,当场僵住,“雅……雅侯爷?”

  “正是,皇上赐了本侯这个‘雅’字为封号,想不到阁下也知晓?”奚浚远从容答道:“阁下究竟是何人呢?本侯所在的包间,竟然说闯便闯了进来!”

  司徒功连忙跪倒在地,俯身道:“草民……草民给侯爷请安。”

  “雅侯爷?”一旁的夏蓉亦惊得呆了,“相公,别弄错了吧?这人……真是雅侯爷?”

  “快跪下!”司徒功恼怒地冲她吼道:“侯爷面前,岂容你无礼!”

  “侯爷……”夏蓉这才害怕起来,颤巍巍地磕头道,“民妇……给侯爷请安。”

  奚浚远道:“这位鞠娘子如今做着卖婆的生意,常到本侯府上送些货物,今日她替本侯办事,本侯请她吃些点心,怎么就有违礼法了?碍着你们俩什么事?”

  “不敢、不敢……”司徒功连忙道:“侯爷,都是我家这婆娘乱说话,侯爷勿怪。”

  夏蓉亦战战兢兢地道:“民妇无知,侯爷恕罪……”

  “鞠娘子,”奚浚远故意道:“你给本侯解释解释,这两人究竟是何人?怎么我们好端端地在这里喝喝茶,却来添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