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第五章 再见前夫

  “回侯爷,”鞠清子道:“杏霖街那位夫人已与民女渐渐相熟,民女相信,终有一日会劝动她的。”

  “那就好。”奚浚远饮着茶,始终看着窗外,忽然抬手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对她道:“你也坐下来吃些点心吧。”

  “民女不敢。”鞠清子连忙道:“民女给侯爷回了话,这就要回家去了。”

  奚浚远抬手阻止了她,“天色还早,这也不是在我府里,不必拘束。”

  今日奚浚远约她到品茗轩见面,这品茗轩是京中颇有名气的茶楼,听说不仅茶好喝,点心也特别可口。

  “你们女子最喜欢吃甜食吧?”奚浚远忽然道:“不如你给我推荐几样点心?”

  “呃……”鞠清子一怔,“民女没什么见识,这品茗轩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这里有些什么出色的点心。”

  “第一次来?”奚浚远抬眸瞧着她,“你家不是住这附近吗?怎么,从没来过?”

  “我家?”鞠清子错愕地道:“我家在五里街,侯爷大概是搞错了……”

  “你夫君不是叫司徒功吗?”奚浚远冷不防地道:“司徒府就在隔壁街没多远的地方,怎么你从没来过品茗轩?”

  天啊,他这是暗地里把她的事打听了一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她前夫司徒功就住在这儿附近。

  鞠清子身子僵住,强抑住内心起伏,半晌才镇定道:“民女在夫家……前夫家时,足不出户,所以不曾来过这里。”

  “本侯起初十分奇怪,你明明是姑娘打扮,却又说自己嫁了人。”奚浚远直言道,“原来,还有这一番委屈事。”

  “民女在这附近只住过半年。”鞠清子支吾地敷衍道:“况且前夫不喜我抛头露面,哪有机会来此茶楼小坐呢?”

  “想来,那位司徒公子待你确实不好。”奚浚远彷佛对她有些同情,“坐下吧,好歹用些茶点,这里的豌豆黄很有出名,方才我已给你点了一份。”

  所以,方才他是故意试探她,才那般说的吧?

  鞠清子低头说:“民女隐瞒了家事,只因民女害怕丢脸的缘故,还望侯爷见谅。”

  奚浚远浑不在意道:“本侯只是一时好奇,托人去打听了一二,不过别怪本侯说句难听的话——你自己的婚事如此不幸,何以教别人男女相处之道?”

  呵,他还真是一针见血,一开口便戳中她的痛处,但鞠清子笃定地答道:“因为民女婚姻不幸,所以深知不幸的原因,以此来警醒他人,岂不正好?”

  她这话不卑不亢,说得自信,倒是让奚浚远大为意外。

  “有道理,”他思忖片刻,颔首道:“听冯七说,你曾劝和过他跟他娘子?冯七那娘子我也见过几次,仗着是高兰郡主的贴身丫鬟,趾高气昂的,平素冯七没少受她的气,不过近日她却渐渐改了这脾性,两口子变得恩爱起来,颇让我吃惊。”

  鞠清子笑道:“秋月姊姊心地不坏,冯七哥也是老实人,要劝和他俩也不是什么难事。”

  “依你看,怎样算难?”奚浚远忽然问道:“若劝和我与高兰郡主,算难吗?”

  他……是不是对她起了疑,是否已经猜到了她接近他的目的?鞠清子按下心头的紧张,从容地答道:“民女对侯爷了解不深,也不知难不难……冯七哥一眼便能看透,民女对侯爷,倒是琢磨不透。”

  “哦?”奚浚远轻笑,“我很难琢磨吗?”

  她不语,因为她现下还无法定论。

  “听冯七讲,你把人分为三类:棒子、老虎、鸡?”奚浚远自顾自继续道:“所以,我算哪一类?”

  “又像是老虎,又像是鸡。”她坦然答道。

  “为什么?因为我看起来挺霸道,但又能言善道?”

  “嗯。”她点点头,他倒对她的理论了解得挺清楚。

  “那么高兰郡主呢?”他又道:“她是哪一类人?”

  “大概……是老虎吧。”鞠清子答道。

  “若本侯也是头老虎,那跟她可真不般配,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奚浚远道。

  呵,他真懂得举一反三,分析得真不错。两只老虎相遇,注定一番厮杀,非死即伤。鞠清子道:“所以,民女希望侯爷不是老虎,否则跟郡主这门亲事也就难了。”

  “但本侯不乐意当弱鸡啊。”奚浚远笑容越盛,“小娘子,你别总说别人,也说说自个儿,你是什么呢?”

  “我?”

  彷佛,从来没人跟她提过这个问题,世人觉得她这样能言善道,一定是鸡,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答案。

  “我是棒子。”她轻声道。

  “棒子?”奚浚远难以置信,“你——有这么老实吗?冯七才是棒子啊!”

  “我若喜欢上一个人就不太容易变心。”鞠清子认真道:“实心实意的,这就是棒子。”

  奚浚远怔了怔,彷佛这句话里有什么忽然打动了他,让他霎时沉默。

  “那么,你的前夫又是什么呢?”他又开口问道:“也是老虎吗?棒子能打老虎,不是吗?”

  是啊,棒子能打老虎,她怎么还会被前夫休了?那是因为这个身体本来就不属于她,从前的鞠清子到底什么样、她的夫君司徒功又是哪类人,她一概不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