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一旁的冯七帮忙道:“夫人,这位鞠娘子确实善解人意,秋月也经常提起她的。”

  “哦……”延国夫人彷佛想起了什么,“对了,这就是秋月说过的那个娘子,上次给你们两口子劝架的那个?”

  冯七讷讷地道:“对,正是她呢。”

  “这么说,你也识得高兰郡主?”延国夫人对鞠清子道。

  “因为民女做的这个生意,京中大户人家多半都认识。”鞠清子颔首道。

  “侯爷就是瞧见鞠娘子给郡主添置的首饰不错,这才想到要她给夫人捎点东西的。”冯七在一旁帮着解释。

  “侯爷与郡主最近关系如何了?”延国夫人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冯七道。

  鞠清子微笑着保持沉默,呵,果然是母亲,终究会关心儿子的婚事。

  “这个……”冯七支吾道:“说句实话,郡主脾气不太好,侯爷不太喜欢与她亲近。”

  “脾气嘛,慢慢来吧。”延国夫人道:“你从前也常说秋月脾气不好,现在和她不也挺好的吗?”

  “那都多亏了这位鞠娘子。”冯七道。

  “你都说是她的功劳,我倒好奇了,鞠娘子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让你家秋月改了脾气?”

  延国夫人似乎马上对鞠清子有了兴趣。

  鞠清子借机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法子,冯七哥夫妇是再合适不过的一对夫妻,所以就算争吵一时,终归有和好如初的一天。”

  “再合适不过?”延国夫人反问:“何以见得?因为他?都是在王侯府里当差的人?”

  “身分地位并不是最重要的,合适才是。”鞠清子笑道:“秋月是‘鸡’,冯七哥是‘棒子’,两人合该在一起。”

  “什么鸡和棒子?”延国夫人乍听之下,一头雾水。

  “回夫人的话,民女把人分为三种类型:棒子、老虎、鸡。”鞠清子解释,“鸡呢,指的是漂亮又能言的人,秋月姊姊打小就伺候高兰郡主,是郡主身边第一得意之人,自然漂亮又能干。”

  “哦,这个说法倒是有趣。”延国夫人不由笑了,“那么冯七呢,怎么就成棒子了?”

  “棒子是指实心实意的人。”鞠清子解释,“冯七哥为人老实,虽然有时候与秋月姊姊起了争执,爱拿孩子撒气,但终归还是个对媳妇忠?不二、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所以鸡配棒子是再适合不过了。”

  “哦,”延国夫人似乎明白,“这么说,老虎与鸡也很相配吧?不过一物降一物的道理罢了。”

  “老虎与鸡,老虎镇得住鸡,所以在家里是老虎说了算的。”鞠清子答道:“女人在家里说了算,终究能活得幸福些,这也是民女劝说秋月与冯七哥好好过日子的原因,若冯七哥是头老虎,或者也是鸡,那民女就不劝了。”

  “这便是你说的合适吧?”这番话彷佛给了延国夫人极大的启发,只见她发怔久久,忽然感慨道:“不过啊,这棒子太过老实,日子过久了会显得无趣,冯七,你可得当心了,秋月将来说不定会对你不满意的。”

  鞠清子猜想,估计延国夫人想到自身的处境,毕竟她同样也是鸡女嫁给棒子男的类型。

  因为她自己便是如此的,现在,就与奚浚远的父亲有嫌隙。

  “真的吗?”冯七不由着急了,“鞠娘子,你说说,真会如此吗,那该如何是好?”

  “这天底下啊,只有棒子是最值得嫁的。”鞠清子从容道:“男人若是老虎,那便会娶三妻四妾,若是鸡,那根本就不想娶妻。”

  “不想娶妻?”延国夫人瞠目,“为何这样说?难道……生得俊美、能言善道的男子,这辈子就不成亲了?”

  鞠清子继续道:“通常呢,鸡男只顾自己享乐,对后代一般不太负责,夫人你想想,那些整日花天酒地的男子,一般都是鸡,或者宫里男宠式的人物,或者到处游玩的文人骚客,这些人,他们可曾重视过后代?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只图一时玩乐倒也不错,居家过日子可就惨了。”

  延国夫人内心似有触动,半晌都无法回过神来。

  “咳、咳……”一旁的杨嬷嬷彷佛听懂了弦外之音,清了清嗓子,对鞠清子道:“鞠娘子果然有些见解,难怪侯爷会如此赏识你,专门给你介绍生意呢。”

  这话提醒了延国夫人,她抬眸对鞠清子瞧了又瞧,“你倒说说看,本夫人像是哪一类人呢,棒子、老虎,还是鸡?”

  “民女与夫人初次见面,不便定论。”鞠清子莞尔道:“日后若常送东西来,走动得勤了,才好说吧。”

  延国夫人点点头,“好,那日后你就来这儿多走动走动,我新搬来此地,日常用度也是缺东少西的,你就多送些货物过来吧。”

  “是。”鞠清子垂眸行礼之间,嘴角偷偷浮起一抹笑意。

  费了这半天的劲,说了这许多话,目的就是如此,只要延国夫人肯让她常来,日后不论什么事,都有希望。

  她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劝得了延国夫人,但每次多说一句,只言词组便烙印在对方的心里,水滴石穿,渐渐会起作用。

  呵呵,来日方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