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从前某国有户人家生的女儿十分漂亮,两家男子同时来求亲,东家的男子长得丑陋,但是家境富裕,西家的男子容貌俊美,但是家里很贫穷。做父亲的问女儿觉得哪一家好,女儿说,我想在东家吃饭,在西家住宿。”鞠清子答道。

  “你们女人也是贪心了。”奚浚远叹道。

  鞠清子道:“一般我把这个故事对她们一讲,大多女子心中便有所领悟,世事不能皆求完美,姻缘也是一样的。”

  “她们真能听得进去?”奚浚远不大置信。

  “当然不能只讲这个故事,还要说些道理,至于具体怎么说,则要因人而异。”

  奚浚远凝?,半晌之后忽然道:“这样吧,我出一笔钱,只当给你的辛苦费,你替我去劝劝那位夫人。”

  鞠清子一时没听清,讶异地再次确认,“侯爷……让我去劝和?”

  “既然你说得这么有本事,就去试试呗。”奚浚远道:“若她真能回家,我定当重谢于你。”

  没料到,他还真的如此信任她。方才鞠清子只想从奚浚远这里打听一下延国夫人的情形,他竟忽然委了重任,倒吓了她一跳。看来,他真是走投无路了,父母关系僵化至此,他顾及颜面,对外不能言,还要从中维系两人感情,这段时间,他也过得挺辛苦的吧?所以,才会把她当作救命稻草。

  “那好,民女就去试一试。”鞠清子只得答应,“虽然民女每次劝和,十之八九都会成功,但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一二意外……”

  “去劝劝呗,不成也不会怪你。”奚浚远一副心力樵悴的模样,“死马当活马医吧。”

  说真的,鞠清子觉得他实在可怜。就算没有利益可图,她这颗助人为乐的心大概也会多管闲事吧?情感专家需要一副古道热肠,如此才有精力去研究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在千奇百怪的纠葛之间,找出一套男女的相处之道。没有耐心啊,是不会成功的。

  ***

  冯七打起帘子,将鞠清子扶上马车,恭恭敬敬的模样,倒让鞠清子不太好意思。

  “冯七哥,”鞠清子道:“别这么客气。”

  “总听秋月念叨鞠娘子你,”冯七笑道:“说来,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

  冯七便是秋月的老公、奚浚远的小厮,这一次,奚浚远差鞠清子到延国夫人那里去,冯七负责驾车马接送她。

  鞠清子连忙道:“冯七哥言重了,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全靠你们小两口努力。”

  “我家娘子脾气不太好,全靠鞠娘子劝和。”冯七真心感激道:“也不知该怎么报答,鞠娘子将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便是。”

  鞠清子道:“冯七哥,真不必挂怀,你若要谢我,一会儿见了杏霖街的那位夫人,多帮我说些好话,多卖出几件东西,我便知足了。”

  “那是肯定的。”冯七驾着马车,稳稳当当往前行去。

  “说来,侯爷跟那位夫人似乎关系匪浅,他们是亲戚吗?”鞠清子趁机道。

  “呃……”冯七老实地答道:“按理,不该瞒鞠娘子你,但侯爷的家事,我们下人也不便多语,总之这位夫人对我家侯爷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就是了。”

  其实,鞠清子早已猜到那定是延国夫人,不过随口一问,当下她笑了笑,不再深究。

  车轮辘辘,不一会儿,便停在了杏霖街那座宅子的门前。

  “杨嬷嬷、杨嬷嬷——”冯七上前叩门唤道。

  吱呀一声,门扉开了,那日鞠清子见过的嬷嬷探出头来。

  那嬷嬷看到冯七,便笑道:“原来是你,怎么,又送东西来了?”

  “侯爷差我带这位鞠娘子过来认认路,”冯七答道:“以后夫人若缺什么,尽管叫这位娘子送来,她是卖婆。”

  “这位娘子是卖婆?”杨嬷嬷有些诧异,冲着鞠清子打量了一番,“好年轻啊。”

  “嬷嬷好。”鞠清子递过去一包礼品,“这里有些胭脂香包,请嬷嬷收下,还请嬷嬷今后多加照顾。”

  “好,好,”杨嬷嬷态度立刻有所不同,和蔼地道:“你们在这里等一等,我先去通报夫人。”

  当下鞠清子与冯七便进了门,在影壁处站着,没多久杨嬷嬷便自里边厢房出来,引着他们来到一处侧厅。

  “冯七来了?”延国夫人正在窗下逗着鹦鹉,“我才念叨呢,也不知他有没有给我这鸟儿送些饲料过来,谁想人就到了。”

  “夫人安好。”冯七连忙行了礼,“今儿带了好些东西呢,鸟儿的饲料自是不会忘的。”

  延国夫人回过头来,瞧了鞠清子一眼,对杨嬷嬷道:“这就是你方才提过的卖婆?”

  “是的。”杨嬷嬷冲鞠清子招招手,“来,见过夫人。”

  “给夫人请安。”鞠清子乖巧地屈膝行礼。

  “怎么侯爷忽然打发你来送东西?”延国夫人半眯起眸子,“你家卖的东西特别好吗?”

  鞠清子斟酌道:“回夫人,侯爷大概是看我比较细心,所以赏了这个美差。”

  “哦?你如何细心?”延国夫人依旧是那般淡淡的语气。

  “比如,今日给夫人送的鸟食里,加了些炒干的鸡蛋黄,会使这鹦鹉毛色更加亮泽鲜艳。”鞠清子答道。

  “是吗?”延国夫人倒是一怔,“嗯,看来你的确有些与众不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