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奚浚远的母亲独自迁居至此,想必主因并非和丈夫起争执,而是……她红杏出墙了吧?

  “来了来了,”老板娘忽然示意她,“看,就是那个男人。”

  鞠清子回过神来,却见又有一辆马车停在那街尾小院的门口,车还没停稳,院门却先开了,一位妇人匆匆踱步出来,满面春风,想必,那就是奚浚远的母亲。

  呵,跟她想的一样,奚浚远确实比较像他的母亲,延国夫人的打扮比一般贵妇要年轻许多,身上用了清浅的桃色,榇得一张脸娇俏无比。

  马车上步下一名中年男子,延国夫人立刻迎上前去,与那男子执手相握。

  比起奚老太爷,这名男子俊美许多,虽是长须拂面,却带着出尘的气质,看来像是闲云野鹤一派的文人。

  “难怪了。”鞠清子不由道,她此刻有些心悸,毕竟洞悉了这般天大的秘密,说是丑闻也不为过,该怎么去对高兰郡主回复呢?

  忐忑间,她亦有些同情奚浚远,父母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最最痛苦的,大概是孩子吧?然而,有什么办法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是无可奈何的事。

  ***

  “上次的翡翠镯子,我送了皇后娘娘一对,”奚浚远道:“皇后娘娘竟十分喜欢,还追问我是从哪里买来的,皇后娘娘也说,这东西日后定会盛行起来的,值得收藏。”

  “皇后娘娘的眼光真好。”鞠清子笑着答道。

  “既然皇后娘娘都这样说了,你再给我弄些裴翠来,不拘什么款式,首饰也好,玉佩也罢,我都要。”奚浚远道。

  “侯爷,这确实是好东西,你肯定不会后悔的。”鞠清子答道。

  奚浚远端起一杯茶,啜茶之间忽然发起怔来。

  方才的言谈虽然愉悦,但鞠清子见他掩不住暗浮在眉心的愁思,想来,他发愁的事与他母亲有关。

  “侯爷——”她清了清嗓子道:“说来也巧,那日我到杏霖街做买卖,竟看到了你的马车。”

  “什么?”他抬起眸来,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很是紧张,“你看到我了?”

  “你似乎是去探望街尾的一户人家。”鞠清子笑道:“我远远地瞧见,有位老嬷嬷送你出来。”

  “你还看到了什么?”奚浚远追问道。

  “我就在对面的茶水铺子里歇脚,那日原想去做买卖的。”鞠清子机灵地转着眼珠子,“杏霖街我很熟的,几乎每家都认识。”

  “这么说你……认识住在街尾的人家?”奚浚远盯着她。

  “一位新搬来的夫人在那里独居。”衡清子不动声色地道:“难道那是侯爷你的亲戚?”

  “独居?”奚浚远坐立不安地道:“你没瞧见别人吗,真是她一个人住?”

  “我瞧着那位夫人甚是可怜,年岁也不算太大,却无夫无子的,虽然有下人相伴,但毕竟挺寂寞的。”鞠清子故意叹道:“不过好在她挺有钱的样子。”

  奚浚远一阵沉默,思绪不知飘到了哪里,良久方道:“这样吧,以后这位夫人若需要什么,你都记在我的帐上,你只管送到她那儿便好。”

  “她真是侯爷你的亲戚?”鞠清子佯装诧异。

  “她……也并非无夫无子,只因有些缘故,从家里搬出来了。”奚浚远道。

  “跟丈夫闹别扭了?”鞠清子故意问道:“因为……丈夫要纳妾吗?”

  “纳妾?”奚浚远反问道:“你们女人都是这样想的?一闹别扭,肯定是丈夫花心?”

  “我瞎猜的,其实看着不太像。”鞠清子解释,“那位夫人心情不错,不太像丈夫伤了她的心,而且气势很强的样子,平时丈夫应该很怕她吧?”

  “你倒猜的不错。”奚浚远气愤稍平,吁出一口气道:“也算难得,你没把错处都归咎到我们男人头上。”

  “依我看,这位夫人的夫君应该是一个老实人,样貌与家世都比不过她,平素对她言听计从,也不敢纳妾。年轻时,她图个安稳,嫁给了这样一个男子,但天长日久,渐渐觉得无趣,所以常与丈夫有嫌隙,而丈夫也不会哄她开心,她便赌气独自搬出来住。”鞠清子笃定地分析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奚浚远不由吃了一惊。

  鞠清子微笑道:“我们做卖婆的,走街串巷见得多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大多如此吧。”

  “这样的事情难道很多吗?”奚浚远显然很错愕,“像这样不守妇道的事……我还以为,只有她会如此呢……”

  鞠清子答道:“这位夫人看来十分有钱,可以随心所欲搬出来住,有些妇人也厌烦了丈夫,却没能力自己置办小院,所以就算闹别扭,外人也都不知晓罢了。”

  “难道这都是男人的错吗?”奚浚远替父亲打抱不平,“男人老实一点,女人说没情趣;若花心一点,女人又说是负心汉。反正终归你们女人说了算!”

  “侯爷别生气,”鞠清子连忙道:“我也讨厌这样的事,每次遇上总帮着劝和,好在我还算能言善道,一般总能劝得成。”

  “劝和?”奚浚远颇为意外,“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这要怎么劝?”

  “东食西宿。”鞠清子坦言道。

  “什么?”奚浚远一脸迷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