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看样子,奚老太爷与延国夫人是吵架了?延国夫人似乎是为此故意避到外面去的,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鞠清子有些想不通,按理,棒子男都会对鸡女百依百顺,夫妻间断不会产生太大的嫌隙,这家人究竟怎么一回事?

  难道她判断错了?奚老太爷并非棒子男?

  鞠清子决定把这件事好好打听清楚,就算没受高兰郡主所托,心中巨大的好奇也驱使她弄清楚。

  好奇心啊,真能害死猫。

  §第四章 双亲不和子之苦

  杏霖街是一条僻巷,不过宅院修砌得很精致,街尾一座院落的红墙内攀出一棵银杏树枝枒,映着今日明澈湛蓝的天色,煞是明艳,那景致与雅侯府颇相似。

  鞠清子悄悄地跟着奚浚远的马车来到此处,见他进了街尾的院落,大概待了半个时辰,便有一个嬷嬷送他出来。

  只见奚浚远神色有些不快,与那嬷嬷随口说了几句,那嬷嬷满脸为难之色,对他一再屈膝行礼,他方才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鞠清子颇纳闷,这院中究竟住着什么人呢,会不会就是延国夫人?大概奚浚远来劝母亲回家,却遭到母亲的拒绝,所以他才会这般失落吧?所以延国夫人与奚老太爷真的吵架,离家出走了?

  究竟为了什么啊?她思忖片刻,看到街对面有间茶水铺子,心中生出一念,便步入那铺中,寻了个座位坐下。

  “客官,想喝什么茶?”老板娘上前招呼道。

  “随便来一壶,再来盘点心吧。”鞠清子掏出一锭银子,足足有一两,放在桌上,只道:“不必找了。”

  “用不着这么多。”老板娘顿时笑道。

  “我想打听一些事。”鞠清子道:“耽误老板娘些功夫。”

  “哦,”对方立刻明白了,收了那银子,“姑娘尽管问。”

  “实不相瞒,我也是做买卖的,专卖些花儿粉儿给闺中的小姐和夫人们。”鞠清子道。

  “哦,客官是卖婆?”老板娘恍然大悟,“这么年轻,没瞧出来呢。”

  “初至京城,这路也不太熟。”鞠清子一脸好奇地问道:“这里是杏霖街,对吧?也不知这街上有几户人家、都有哪些夫人小姐?”

  “客官,这里你算来对了,”老板娘道:“我每日守着这茶水铺子,对这街上的情形知晓得最清楚不过。”

  听老板娘这么说,鞠清子暗暗高兴,她早料到了,比如《水浒传》里写的王婆,便是眼前的老板娘这一类人,什么都门儿清。

  “这街上不过十多户人家,但都是有钱人,客官做买卖是不愁的。”

  “老板娘可有相熟的人家,能否帮我引荐?”鞠清子道:“买卖若做成了,每一笔我给你点分红如何?”

  “哎哟,那敢情好!”老板娘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不?姑娘说,之前也有一些相熟的卖婆托我引荐,我帮着做成了不少生意呢。”

  “我看着街尾那家不错,”衡清子趁势道:“不知那一家有几位夫人小姐?”

  “哦,那一家啊……”老板娘却迟疑道:“说真的,是新搬来的,我也不太清楚,彷佛有一位夫人,年纪大概三、四十岁,气质很是华贵。”

  “只她一个人住在这里?”鞠清子问道。

  “有个男人大概是她夫君吧,隔三岔五的会来看她。”老板娘回忆道。

  “隔三岔五的?”鞠清子皱着眉头思索,会是奚家老太爷吗?

  “说实话……”老阁娘忽然压低声音,“凭我多年的眼力,大概不是她真正的夫君。”

  “不是吗?”鞠清子一怔。

  “感觉偷偷摸摸的,”老板娘摇头道:“若说这位夫人是外室,又不太像,因为她的样子太过华贵了。”

  “是有些奇怪。”鞠清子亦疑惑。

  那日听奚老太爷的语气,似乎他与夫人已经很久不曾见面了,不像是隔三岔五便来此。

  “所以,那位夫人把她家夫君拒之门外了?”鞠清子不由问道。

  “怎么会?”老板娘彷佛奇怪她为何有此一问,“人家可亲昵呢,男人一来,那夫人便站在门口迎接他,说说笑笑的。”

  看来,那确实并非奚老太爷……可究竟会是谁?

  老板娘斟酌道:“所以我才觉得不像正经夫妻,老夫老妻的,断不会如此亲热。”

  难道……鞠清子顷刻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又不得不信。

  如果一个男人是棒子男,那他的女人基本是鸡,这是夫妻间最恒定的一种搭配,而且棒子男皆专一,会让妻子有安全感,但也让人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鸡女常常容易变心。

  棒子男老实巴交的,不懂得讨好女人,所以就算他再专情,也讨不了女人的喜欢。

  在女人眼里,男人分为两种,“供养者”和“情人”,前者给她们提供生活,后者则会让她们丰富感情。

  着名的“东食西宿”的典故,即女人希望在有钱丈夫家里吃饭,在帅哥丈夫的家里睡觉,而棒子男往往充当供养者的角色,也就是说,女人跟棒子男在一起,不易有爱情的感觉,所以,嫁给棒子男的女人容易出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