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她将第三只镯子捧过去,奚浚远的表情彷佛越来越感兴趣。

  “这一只虽然不够通透,但是满满的深翠色,比祖母绿宝石的颜色更浓,显得稳重洗练,须得特别华贵之人才配得上。”奚浚远评价道。

  “对了,这是老坑满翠。”鞠清子点头道:“侯爷果然品味超群,这三只镯子代表了翡翠里的三种极品,其中特色侯爷一眼就瞧出来了。”

  “是吗?”奚浚远不由有些得意,“不过,说了这么多也没用啊,你这东西不够值钱。”

  鞠清子道:“现在不值钱,是因为没什么人知道它的存在,但民女猜测不久以后,当此种玉在市面上盛行起来,这样的极品可就不太好寻了,因为会被别人一抢而空。”

  “可万一它盛行不起来呢?”奚浚远反问道。

  “怎么会呢?”鞠清子笑答,“侯爷是何等人呢?你有的东西,天下人皆向往,若你稍稍戴一块翡翠玉佩在身上,在京里走一圈,大家都会好奇这究竟是什么。若你送给皇后娘娘一对这样的手镯,那更不得了,天下女子都会争相效仿皇后娘娘的。”

  “你这小姑娘……小娘子,还真聪明。”奚浚远不禁笑了,“你真适合做生意啊。”

  鞠清子暗笑,这有什么奇怪?这在现代,不就跟找明星打广告一样嘛。

  “只要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就算它现在不出名,将来也会出名的。”她道。

  “好吧,”奚浚远不再坚持,改口道:“这些东西我就全收了,就算我娘不喜欢,也当是我自个儿的收藏吧。”

  “侯爷,”鞠清子趁机打探,“听郡主说,她想亲自送贺礼给延国夫人,恭祝夫人生辰……”

  延国夫人就是奚浚远的母亲,因为是皇后娘娘的表姊,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赐号“延国”。

  奚浚远只道:“哦,我已回了她,让她不必来了,我娘没打算大操大办。”

  “生日是一年一度的盛事,难道不当与亲朋好友欢聚,图个喜乐?”鞠清子疑惑地问:“延国夫人倒也不必如此低调吧?”

  “我娘……”奚浚远语气忽然停顿,彷佛另有隐情,只敷衍道:“我娘近日不在府中,所以就作罢了。”

  这鞠清子倒没料到,“难道,延国夫人出京去了吗?”

  “嗯,散心去了。”奚浚远只道。

  这听来实在蹊跷,延国夫人的生辰将近,按规矩,京中各处肯定会派人来祝贺,皇后娘娘也会下旨恩赏,没道理她忽然独自出京去啊……不过,奚浚远不愿多说,鞠清子也不好再多问。

  “如此,民女先告辞了。”她道:“本来奢望能见上延国夫人一面,由夫人亲自挑些首饰,看来民女是无福了。”

  “我替我娘挑几件也是一样的。”奚浚远道:“不都把你这些翡翠买下来了吗,还不知足?”

  “是、是,多谢侯爷,不过我们这些做卖婆的,肯定是贪心的。”鞠清子挤出笑意。

  “放心,若这些翡翠真的好,改天本侯会再唤你来的。”奚浚远道。

  “多谢侯爷。”鞠清子躬身道。

  “浚远、浚远——”忽然屋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一个婢女打起帘子通报道:“老太爷回来了。”

  “是我父亲。”奚浚远对鞠清子道:“你先在这里等一等,父亲大概有事找我。”

  奚浚远的父亲?她听说过,虽然儿子封了侯,但奚老太爷仍只是礼部尚书,所以在这府里的地位尴尬得很。妻子是皇后娘娘的表姊,本就高他一等,如今儿子有了爵位,也凌驾在他之上,感觉有点可怜呢。

  鞠清子心下好奇,悄悄走到窗边,从窗缝儿往外望去,看见院中站着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

  奚浚远大概像他的母亲,长得清俊绝美,然而他的父亲实在有些不出众,一脸老实相。

  呵,棒子男,鞠清子在心里道。

  像她在现代见过的许多宅男一样,奚老太爷就给她这样的感觉,想来奚浚远的母亲是一个“鸡女”吧?

  如果一个男人是鸡,即长得帅、嘴巴甜、会撩妹,那么他的女人基本是老虎,既有钱又强势的女人。

  如果一个男人是老虎,即霸道总裁类型的,生活重心全在事业上,那么他的女人基本是棒子,也就是贤妻良母,即使他有多偶倾向,她也不会离婚。

  如果一个男人是棒子,即老实专一类型的,那他的女人基本是鸡,也就是在相貌上会优于老公,在家里都是老婆说了算,老公的钱全交给她,老婆也比老公能言善道。

  “你母亲几时回来?”奚老太爷问道。

  “父亲放心,过两日儿子就去接她。”奚浚远答道。

  “她生辰就快到了,总不至于……”奚老太爷似乎憋着一口闷气,却又不好发作,只在言语间略微激昂地道:“总不至于不在家里过吧?”

  “母亲再怎么样,心里应该有分寸的。”奚浚远道:“儿子一定把她接回来,不让母亲再胡闹了。”

  “那就好。”奚老太爷眉头紧蹙,似在思忖着什么,过了好一阵子,又重复道:“总之,叫她一定回来,别丢了咱们奚家的颜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