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郡主这是……跟侯爷又闹别扭了?”鞠清子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本郡主已经尽量收敛了,”高兰郡主抿唇道:“但他还是那般,总惹我生气!”

  鞠清子想了想,道:“郡主与侯爷到底说了些什么,可否给民女讲一讲?”

  高兰郡主压下火气,解释道:“下个月是他母亲的生日,我说要亲自送些贺礼过去,他却说不必了,他们没打算操办宴席,只一家人吃顿团圆饭就够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没把我当成一家人吗?你说气不气人?!”

  “所以郡主就发脾气了?”鞠清子问道。

  “我不该发脾气吗?”高兰郡主扬声道:“他这般羞辱我,不该发脾气?”

  “这也算不得羞辱吧,”鞠清子道:“毕竟这亲事还没定下,说起来,还算不上真正的一家人。”

  “所以是我自取其辱吗?”高兰郡主再度气得全身发抖,“我自轻自贱,倒贴不要脸?我活该?”

  “郡主何必用词如此激烈?”鞠清子道:“民女上次跟郡主说过,凡事要往好处想,或许侯爷府上真有什么不方便的,所以过生日不想过于铺张。”

  “我已经尽量降‘噗’了!”高兰郡主不满地道。

  鞠清子差点忍俊不禁,呵,PU——亲子的不确定性,上次她解释给高兰郡主听的时候,用了谐音词“噗”,高兰郡主于是记住了。

  要降低这个“PU”,想让男人觉得她可靠,是个合乎妻子标准的好人选,首先得收敛她这飞扬跋扈的脾气。

  “郡主,这府中的楼阁有多高呢?”鞠清子忽然问道。

  “什么?”高兰郡主一怔。

  “这王府之中,最高的楼阁是哪一座?”鞠清子重复道。

  “大概是东厢的观月阁吧。”高兰郡主解释道:“足足有六层。”

  “假如郡主在观月阁的顶层上,而侯爷在这地面上,两人又如何能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如何能说到一块去?”鞠清子道:“唯有郡主从楼上走下来,才能与侯爷好好相处啊。”

  高兰郡主凝眸,彷佛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已经走下来了,”高兰郡主挑眉强调道:“我纡尊降贵,早就走下来了。”

  “不,郡主只是走到了第三层而已。”鞠清子耐心地道:“郡主自以为已经降了很多的‘噗’,然而,仍在高高的第三层。”

  高兰郡主愣住,陷入思忖之中。

  “郡主,唯有真正走到地面上,才能与侯爷真正相遇,平起平坐地说话。”鞠清子道:“心里憋着气,觉得委屈,只走到第三层,虽花了功夫,但没达到目的,这却是白费力了。”

  高兰郡主久久没有言语,半晌之后终于道:“你说得有道理……你今日见到他了吗?”

  “见到了。”鞠清子颔首,“侯爷打算从民女这儿买些首饰,叫民女送到他府上去。”

  “是吗?”高兰郡主苦涩地笑,“他待你倒好——待一个陌生人都比待我好。”

  “届时民女一定帮郡主打听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侯府才不打算摆宴席。”鞠清子立刻道:“究竟雅侯爷是敷衍郡主的,还是真有隐情。”

  “好,好,”高兰郡主皱着的眉头总算松开,连声道:“你一定要帮本郡主打探明白,事成之后,本郡主不会亏待你的。”

  鞠清子看得出这少女心中的急切,然而感情的事最最急不得。

  鞠清子倒有些同情高兰郡主,那种彷徨无助就像当年她经历的那般……所以她愿意帮她,彷佛心底驱使,即使无关利益,也愿意帮她这个忙。

  她就是这种爱管闲事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在脸书上给人免费解答情感困惑那么多年,耗费那么多时间。

  或许,在为别人解决困难的时候,她心中也会得到一点点快乐吧,这些微小的快乐,便是她助人的初心。

  比起江靖王府,雅侯府的富丽堂皇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建筑上喜欢用浓墨重彩的色泽,明瓦、红墙,搭配满院栽种着金黄的银杏树,在湛蓝天色的秋季里,给人一种浓烈的华丽感。

  鞠清子将一对像冰块一样剔透的玉镯子递到奚浚远的面前。

  他拈在手中,瞧了又瞧,蹙眉道:“这不是羊脂玉?”

  “这是翡翠。”鞠清子答道。

  “不值钱吧?”奚浚远随口道:“翡翠是什么?从没听说过。”

  在萧国,羊脂玉盛行,但翡翠甚少人知晓。

  “侯爷别着急,请仔细品鉴品鉴,这玉究竟如何?”鞠清子莞尔道。

  奚浚远打量道:“虽不及羊脂玉温润,却是色泽通透明亮,有翠色、有紫色,倒觉得像春天美景一般。”

  “此种翡翠就叫做‘春带彩’。”鞠清子笑道:“王爷,你再看这一只。”

  “这一只白色的底子却有缕墨色飘在其中……”奚浚远拿起她递过来的另一只翡翠观赏道:“倒觉得像泼墨画似的。”

  鞠清子点头,“对,这个叫冰种飘花,也是翡翠中难得的极品,还有这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