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给侯爷请安。”鞠清子叩首道:“上次得罪了侯爷,这次又惊扰了侯爷,民女真该死。”

  “你是这府里的丫鬟?”奚浚远却好奇道。

  “不,民女是卖婆。”鞠清子答道。

  “卖婆?”奚浚远诧异地上下打量她,“这么说,你真的已经成亲了?”

  “呃,侯爷如何这般说?”鞠清子一怔。

  “一般做卖婆的都是已婚妇人。”奚浚远道:“本侯从小到大,还从没见过未出阁的大姑娘当卖婆的。”

  “民女……确实嫁了人。”她该怎么跟他解释?算了,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真看不出来,”奚浚远笑道:“你这般年少,本侯以为你还是个小姑娘。”

  若说现在这个身体,的确比在现代时年轻不少,但鞠清子从不觉得自己是小姑娘,或许是心态已老的缘故。

  “你已经见过高兰郡主了?”奚浚远瞧见她手里的首饰匣,俯身替她拾起一支簪子,“别怪本侯说话不好听,这样的货色,她是不会喜欢的。”

  今天不过是来演戏的,首饰就随便挑了几样,她也没太花心思,没想到雅侯爷会给她这样的建议。鞠清子道:“民女还没见到郡主。”

  “趁早回去吧,另挑些好的来。”奚浚远语气温和地道:“高兰郡主若当面数落你,我怕你难堪。”

  呵,他倒是一片好意,看来那天他说今后自己有事可以找他帮忙的话并非说说而已。鞠清子亦关切地问道:“侯爷,那尊观音像如何了,可修补好了?”

  他那日说观音头是要送还给他表姨的,他究竟有几个表姨……莫非,便是送给皇后娘娘的?

  “已修缮好送到宫里去了。”奚浚远坦言答道:“你既已知我的身分,我便说了吧,这本就是皇后娘娘的东西。”

  虽然已猜到了几分,但鞠清子还是愣了一愣,“打碎了皇后娘娘的东西……那可怎么得了?”况且是送子观音,宫里应该很忌讳吧?

  “所以说,皇后娘娘待我好啊。”奚浚远莞尔道:“那时我还年幼,什么也不懂,皇后娘娘又正值怀太子的时候,我闯了这个祸,她却一点也没责备,如今就算访遍天下,我也要完璧归赵的。”

  “皇后娘娘仁德。”鞠清子赞叹道:“侯爷你也是一片赤诚之心,但凡世间善事,菩萨终归会成全的。”

  “你这小姑娘……你这小娘子,倒挺会说话。”奚浚远道。

  小娘子?这个称呼……鞠清子听着真有些不适应,来到这里后,人们一般喊她鞠娘子,这小娘子听着倒挺可爱的。

  “你这些首饰高兰郡主不会感兴趣,但却可以卖给我。”奚浚远忽然道:“可以送给我娘。”

  鞠清子一愣,呃,她卖的款式,有这么老气吗?连忙道:“侯爷高义,想必是要帮帮民女,但不碍事的,这些首饰就算郡主看不上,也会有别家看上的。”

  奚浚远却执意地道:“我是真的打算挑些东西送给我娘,她下个月要过生辰。”

  “真的吗?”鞠清子颇感意外,思忖片刻之后,答道:“那民女改天另挑些好的,送到侯爷府上如何?”

  如此一来,她便又有机会好好调查他,何况是去他家里,肯定能了解得更为深入些。

  “好,”他爽快道:“那就说定了,你找个日子,派人先知会我一声,到时我在府中等你便是。”

  “是。”鞠清子含笑欠身道。

  奚浚远亦是一笑。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彷佛繁花初绽,粲若星辰,的确耀眼得很。鞠清子觉得双颊微烫,低下头去,思绪也不知落在了哪里,飘飘荡荡的,神游一般……

  “鞠娘子——”

  正思忖着,忽然看到董嬷嬷朝她走来,鞠清子这才察觉,似乎自己在这游廊之上已经站了好一会儿。

  “侯爷刚才去见了郡主,现在已经走了。”董嬷嬷叹了一口气,“郡主唤你进去呢。”

  “怎么?”鞠清子听到这语气中似有担忧,“郡主跟侯爷,又闹别扭了?”

  “可不是吗?”董嬷嬷诉苦道:“每次见面总是吵架,也不知为什么……”

  鞠清子蹙眉,“上次不是提醒过郡主吗?请她收敛收敛脾气的。”

  “老身也说不清楚,鞠娘子,你自己去瞧瞧吧。”

  董嬷嬷言毕,引着她往高兰郡主的暖阁去。

  鞠清子没有多问,只是紧紧跟着,才靠近暖阁门边,便听见屋里有砸碎花瓶的声音,想来是高兰郡主在大发雷霆。

  董嬷嬷无奈地看了鞠清子一眼,鞠清子点了点头,暗示她不必太担忧。

  董嬷嬷扬声道:“郡主,鞠娘子来了。”

  屋里安静了好一阵子,高兰郡主的声音才传来,“进来吧。”

  董嬷嬷轻轻打起帘子,鞠清子随着她步入其间。

  鞠清子上前施礼道:“给郡主请安。”

  她垂眉看到满地花瓶的碎片,上好的官窑白瓷,真是可惜了。

  高兰郡主还在生着闷气,靠着椅背,不发一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