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哦?她说了什么?”董嬷嬷道:“说出来让老身也听听啊,改天说不定能劝劝我家那个儿媳妇。”

  “是……怎么说来着?”秋月回忆了片刻,“鞠娘子,我若说得不对,你补充补充。”

  “姊姊尽管说。”鞠清子笑道。

  秋月清了清嗓子道:“那日鞠娘子对我讲,男人喜不喜欢一个女人,愿不愿与她白头偕老,除了看她的长相、家世是否与自己相配之外,还有最最关键的一点——相信她生的孩子是他自己的。”

  “孩子?又是孩子——”高兰郡主努了努嘴,“是不是他自己的,到底如何确定?那日鞠氏似乎说过,滴血认亲什么的并不重要。”

  “对,”秋月点头道:“男人有一种直觉,彷佛天生就知道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而相比那些验证的方法,他们更相信自己的观察。”

  高兰郡主与董嬷嬷露出难以理解的神色,“观察……凭什么?”

  “说到底,就是要看这个孩子的母亲是否可靠。”秋月道:“女人要做的,就是尽量给男人一种可靠的感觉,比如,善解人意、温柔贤惠,不与别的男人来往密切,时刻表达对丈夫的崇敬与赞美,这些都会给男人可靠的感觉。”

  “哦,我懂了!”高兰郡主恍然大悟,“最近你对你家男人这么好,他就觉得你其实是个可靠的女人,所以相信儿子是他亲生,再也不打骂孩子了。”

  “其实他从前也没有真的怀疑过儿子不是他亲生。”秋月道:“只是我太跋扈,他心中对我反感,这才连累了孩子。”

  “原来如此,”高兰郡主点点头道:“合着我们劝你改改脾气,你不愿听,鞠氏这番大道理一讲下来,你就听了?”

  “奴婢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一直也想改,但有时候真的收敛不住。”秋月苦着脸道:“如今每次想发脾气的时候,总会告诉自己,要成为一个可靠的女人,这样想着,自然就变得温婉了。”

  “鞠氏,你给秋月的建议真是一针见血,到时也要好好教教我。”高兰郡主忍不住问道:“所谓可靠,除了方才秋月所说的那些之外,还有什么?”

  “想来,这还得看雅侯爷的想法吧?”董嬷嬷从旁道:“秋月的相公毕竟是平头百姓,侯爷的要求肯定比一般百姓要高出许多。”

  “来日方长。”高兰郡主终于微微一笑,“鞠氏,你慢慢教,本郡主慢慢学,总能学会的,明日我便托父亲进宫求皇上,让雅侯爷多到我们王府走动,安排你跟他见上几面。”

  “是。”鞠清子颔首答道。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做Paternity Uncertainty,指的是“亲子不确定性”,简称PU。

  男人不像女人,女人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但男人永远没有办法绝对确定。

  女人的PU高,容易让男人产生“这个女人的孩子不是我的”的心态,从而不会想对她的后代进行亲职投资。即使在拥有亲子鉴定高科技手段的现代,男性依然拥有这种本能去判断女人,决定是否与之成为终身伴侣,并对其后代的投资。

  其实鞠清子教秋月所谓的“可靠”,就是教她如何降低自己的PU。

  从前很多人都不明白,鞠倩倩既不是富家千金,也算不上绝世大美女,为何能成为知名上市公司总裁的未婚妻,唯有鞠倩倩自己知道,她在她未婚夫面前,一直保持非常低的PU值,这需要极多的爱、极大的忍耐,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至极。

  高兰郡主未必能学会她从前的那一套,因为郡主地位很高,生得很美貌,就是通常所说的“伴侣价值”很高。而伴侣价值高的人,一般不愿意给别人提供情绪价值,所以都自带高PU值。

  该怎么办呢?这似乎是个难题,然而鞠清子此刻已无路可退,唯有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第三章 延国夫人的生辰

  今日奚浚远受皇后娘娘之托,要到江靖王府上拜访,送高兰郡主礼物。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江靖王去求了皇上,想给这两个闹别扭的孩子多制造些相处的机会罢了。

  高兰郡主早早叫董嬷嬷给鞠清子捎了信,让她有机会跟奚浚远见一见。

  毕竟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一次,鞠清子心境倒是平稳了许多。

  她托着首饰匣子在回廊处等候,大概等了小半个时辰,就看到奚浚远绕过影壁,朝她的方向走来。

  说实话,自从知道他就是奚浚远,她有些后悔不该嘲笑他那“天下第一美男子”称号。虽然她不知道他的容貌算不算天下第一,不过,确实是她从古至今见过的最美的男子。

  论礼数,见了侯爷,她该避到廊下行礼才对,不过这样他就看不见她了,她该怎么引起他的注意?

  鞠清子灵机一动,手轻轻一松,首饰的匣子砰然而落,金簪子叮叮当当撒了一地。

  清亮的声音果然让他停下了脚步,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

  鞠清子假装仓皇失措,俯身去捡那些金簪。

  “咦?”奚浚远认出了她,“你怎么在这里?”

  “侯爷?!”鞠清子抬起头,故作惊愕状,瞪大眼睛,“侯爷……缘何也在此?”

  “真是巧啊,”奚浚远笑道:“与你这小姑娘忒是有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