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哦?”那男子彷佛这才注意到了鞠清子的存在。

  鞠清子微微蹙眉,心中略微不悦,分明他刚刚才从自己手里抢走东西呢。

  “价钱倒是不贵,但两位得好好商量商量吧?”小贩又道。

  “你已说定要卖给她了?”男子反问道。

  “倒是没有,”小贩道:“这样吧,你们二位谁出的价钱高,就卖给谁。”

  看来,这小贩也是想坐地起价,挑拨他们两人竞争。

  鞠清子清了清嗓子,镇定道:“公子,凡事总该有个先来后到。”

  其实,她买不买这尊观音头倒是无所谓,但终归看不得这男子的嚣张气焰,咽不下这口气。

  “方才说这尊观音头是多少?”那男子连正眼也不瞧她一眼,只道:“不论多少,姑娘,我出三倍价,两倍给这老板,剩下一份的银子归你。”

  哦,这么说,她可平白赚十两银子?倒也够她和姑母几个月的柴米钱了。不过,她还真不想为五斗米折腰,眼前的男子让她想起了从前的未婚夫,十足的霸道总裁样。

  鞠清子故意反问道:“若我不答应呢?”

  “为何?”她这话倒让男子有些讶异,“白白赚了银子,何乐不为?”

  鞠清子答道:“观音像是圣物,我以虔诚之心敬奉,若为金钱所动,只怕内心不安。”

  “哦,姑娘信佛?”男子不由一怔。

  “不论信与不信,心怀尊敬总是应当的。”鞠清子答道。

  “姑娘可是成亲了?”

  男子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颇为意外,鞠清子愣了愣,“公子……何出此言?”

  她今日做的是少女打扮,未挽妇人发髻,怎么会被别人看出她曾为人妇?

  “姑娘可知这是一尊送子观音?只有出了阁的女子才会拜此观音像。”

  “送子观音?”男子的答案让她越发错愕,鞠清子瞪大眼睛,“这……如何能看出?”

  送子观音皆怀抱小娃儿,但这只一个观音头而已,他何以断定?

  “因为这观音的身子就在我家。”男子答道。

  “在公子家?”鞠清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追问:“所以,这原是公子家的东西?”

  “这本是我表姨的东西。”那男子答道:“几年前不慎被我打碎了,心里总是不安,本想把它修补好,送还给表姨,不料这观音头却被下人弄丢了,我在这古玩街寻觅了许久,希望能失而复得,今日彷佛是菩萨赐予的机缘——姑娘,你就不要再跟我抢了。”

  鞠清子心里的火气顿时没了,觉得对方如此有诚意,她不该再继续刁难,但也觉得说话的确是门学问,若方才这男子就语气软和些,她也不至于跟他杠上。

  她道:“既然如此,便如了公子的愿吧。”

  “姑娘,我该付你多少银子?”那男子微微一笑,“老板,你方才开价是多少?”

  他那张俊美的脸配上如此明朗的笑容,彷佛雨水洗过的天空一般,让鞠清子不由贪恋地多看了几眼。

  “十两。”那小贩疑惑地问:“公子,你真打算出三十两吗?”

  鞠清子连忙道:“不,我分文不取,既然决定相让,我就不该让公子多加破费,心存善念,也算礼了佛了。”

  “姑娘竟如此想?”那男子显然没料到她这般高洁,缄默片刻之后,方道:“罢了,总提银子倒显得俗气,来日若有机缘,我一定会另找他途酬谢姑娘的。”

  来日?他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想来不过人海茫茫中匆匆一面,便缘尽了吧?但鞠清子倒是心怀喜悦,做了一件好事,见到了这么俊美的人,今日,的确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对了,她到底是来这儿干什么来着?哦,邂逅雅侯爷……彷佛,她早把这目的抛到九霄云外了。

  雅侯爷那“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称呼估计名不副实,眼前的男子俊美无比,应该不会比雅侯爷差到哪里去吧?

  秋月的相公说,雅侯爷乘坐的马车上悬挂着一盏彩色的琉璃灯,因为每当趁着夜色回府的时候,他喜欢看到路面被照得流光溢彩的,所以,她该先仔细观察这附近的马车?

  “姑娘,我并非说说而已。”那男子见她在恍神,以为她有所疑虑,又道:“你将来若遇到难处,只须到西仁街来找我就成。”

  鞠清子回过神来,问:“公子家住在西仁街,敢问是哪一家呢?”

  他却笑了,“西仁街只有一户,便是我家。看来姑娘对京中情形不是太熟悉啊,怎么,刚从外地来的?”

  “西仁街?!原来……是雅侯爷!”小贩先一步领悟过来,顿时大叫,紧接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诚惶诚恐道:“小的拜见雅侯爷,侯爷恕罪……这银子小的万万不敢多拿,请侯爷收回!”

  雅侯……他、他就是雅侯奚浚远?鞠清子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僵了,如作梦一般分不清现实或幻境,只瞠着目,整个人如遭雷击似的,双肩不断颤抖着……

  “给郡主请安。”

  依旧是这间暖阁,依旧是懒洋洋的午后,屋里熏着兰花香,不过这一次高兰郡主却正襟危坐,彷佛在早早等待鞠清子的到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