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清子。”周鞠氏送走了董嬷嬷,回到屋里,欲言又止地道:“姑母知道这次的事为难你了,可你若办成了,将来咱们就不愁生计了。”

  “当务之急,我想见一见这位雅侯爷。”鞠清子答道。

  周鞠氏道:“听闻过几天侯爷或许会去江靖王府里拜访,到时候叫董嬷嬷带你入府一见?”

  “不,”鞠清子摇头道:“并非见一面就行了,最好能说上几句话。”

  周鞠氏连忙摇头道:“你这也太异想天开,人家堂堂侯爷,哪里是你能说得上话的?况且当着郡主的面也不能啊。”

  “那就不在江靖王府上……”鞠清子寻思道。

  “那能在哪儿?”周鞠氏一怔。

  “姑母,你把秋月姊姊悄悄叫出来,请她问问她相公侯爷平日的行踪,或许可以碰巧在街上遇见,藉机说上几句话。”鞠清子道:“秋月姊姊既然感激我们,应该会帮忙的。”

  “对啊!”周鞠氏恍然大悟,“应该可行。”

  鞠清子微微一笑,庆幸自己还算有几分机智。

  周鞠氏忙道:“我这就去办,郡主的事可耽误不得!”

  等周鞠氏去了,鞠清子便在心中筹谋,若真见了雅侯爷该如何说话、如何行事,如何判定他的心思……

  天快黑的时候,周鞠氏终于回来了,满脸笑意,告诉鞠清子最近雅侯爷常在京郊古玩街一带流连,这是一个不错的邂逅机会。

  鞠清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拿出身为情感专家的专业态度来,切勿因为惊慌忐忑而误了事,但她心里终究有些惶恐,毕竟从前就算说错了话、判断有失,也不过是被网友嘲讽质疑两句,而这一次,则关系到她和姑母今后的生计。

  她得谨慎。

  京郊的古玩街是一个有趣的地方,在这里有可能用很少的钱买到价值连城的宝贝,但也有可能花了一大笔钱,到手的却只是低劣的赝品。

  鞠清子发现,穷人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充满了机会,彷佛一片灰茫茫的人生忽然有了希望,而富人喜欢这里,因为这会让他们本来无聊的人生,忽然有了冒险的乐趣。

  不过到这里来的通常都是男人,不奇怪,男人喜欢冒险,而女人喜欢安逸,所以女人一般不太会到这里来。

  鞠清子在这里转了几天,大概熟悉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比如哪里是卖玉器珠宝的、哪里是卖字画瓷器的,也跟各家的老板攀谈了两句。

  听秋月说,雅侯爷最近想买一尊玉观音,所以经常到古玩街溜达,不过这也奇怪,按理说,他大可请人用上好的白玉雕一尊观音,何必跑到这里来费心寻觅旧物?她倒未曾听闻哪朝哪代有过什么出名的古玉观音,何况佛像需虔诚敬仰,一般人也不敢用来炒作。

  “姑娘,想买点什么?”

  鞠清子走累了,正想歇一歇,忽然一旁的旧货摊上有小贩笑着招呼她。

  “就随便瞧瞧。”鞠清子亦莞尔道。

  目光轻轻扫去,居然瞥见这旧货摊上有好几尊观音,有玉琢的、有瓷塑的,皆是工艺极细致之作。

  “咦?”鞠清子忽然惊讶地低呼一声,不由得蹲下身子。

  她发现一只木匣子里仅躺着一个观音头,彷佛是被打碎了,身子不知去了何处,只留容颜,瞧着甚是遗憾。

  “姑娘,这可是个好东西。”那小贩道:“你能瞧见,也是缘分。”

  “单单剩个观音头,怎么还是好东西?”鞠清子觉得小贩想骗她,“就算是用香火供起来,也不敬吧?”

  “这确实是块上好的古玉,白透无瑕。”那小贩依旧殷勤地道:“姑娘,你拿回去雕成别的什么物件都是赚了。”

  “那就更不敬了。”鞠清子忙摆摆手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小贩犹不死心地劝说:“姑娘,观音菩萨是救苦救难的,不会拘于这世俗法相,她会体恤我们穷人家的。”

  这话倒是说得不错,从前她跟随未婚夫去拜佛,也有高僧说过“不要执着于法相”,难得这小贩有如此想法,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在骗她。

  “好吧,这东西我买了。”鞠清子忽然心念一转,“我买了去,总比被别人糟蹋了强,要多少银子?”

  “就给十两吧。”小贩答道。

  鞠清子寻思着该还还价,十两不算少,大户人家的丫鬟一个月才二两月钱呢。

  “等等!”

  忽然,身后扬起一个急切的声音,她怔了怔,转过身去,就看到一张俊美无比的脸。

  俊美无比?对,她一时间想不出别的形容词,就像她曾经参加某时尚Party遇到的当红明星一样,平素在电影里还没觉得那么帅,但与之面对面,真觉得有一种令人无法抵挡的璀璨夺目之感,恍如从天而降的熠熠男神。

  她的心跳慢了半拍,有片刻呼吸紧促,然而就在她不经意之间,那男子已快步上前,一把将那白玉观音头掠到了他自己的手中。

  “对,就是这个!”他惊喜道。

  原来,他也看上了这个。

  “老板,这个多少钱?”那男子直问道。

  “公子,是这位姑娘先来的。”小贩讪笑着答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