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唐欢 > 金口小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是何人?”高兰郡主这才注意到鞠清子,抬眼瞪着她。

  “回郡主,这是民妇的侄女。”周鞠氏连忙道:“因民妇近来身体不好,想带她出来见见世面,日后民妇走不动了,可由她接替……她不懂规矩,还请郡主恕罪!”

  高兰郡主摆摆手,没多理会她,依旧盯着鞠清子,“你倒是说说,这点翠的簪子好在哪里?本郡主为何要收藏?”

  鞠清子镇静道:“回郡主,点翠的簪子市面上虽有许多,但都不及这般品相。郡主请看,它的翠羽不只普通的蓝色,还有蕉月色、湖色,藏青色,由浅到深,丝丝融洽,且色泽均匀,从正面、侧面看皆熠熠发亮,极是难得。”

  听她这般说来,高兰郡主有些讶异,就连周鞠氏与董嬷嬷也怔了怔。

  高兰郡主撇撇嘴道:“就算品相不错,也只是点翠罢了,我嫌它老气。”

  “这翠鸟如今不太多了。”鞠清子道:“民女乡下有个表叔从前一天能猎五、六十只翠鸟,如今十天半个月也不过猎得几只,再往后恐怕此鸟就要绝迹了。”

  “哦?”高兰郡主直起身子,“这话可当真?”

  “郡主若不趁现在收藏些品相好的点翠簪子,日后怕是没有了。”鞠清子点头答道:“就算自己不戴,留着送人也好,比如送给京中的长辈、宫里的娘娘,大概她们都会喜欢。”

  高兰郡主显然被说服了,那神色顷刻有了变化,沉默之后,她道:“周婶子,你这侄女倒是挺会说话的,看样子,像是读过书的?”

  周鞠氏连忙道:“回郡主,我娘家本有些家底,这孩子从小娇生惯养的,不懂规矩,她若说错了什么,还请郡主海涵。”

  “她说的倒不错,这些簪子都留下吧。”高兰郡主答道。

  周鞠氏与董嬷嬷霎时大为惊讶,但也顾不得发愣,周鞠氏一把拉过鞠清子施礼谢恩。

  高兰郡主吩咐身边的婢女道:“秋月,替我把这首饰盒子放到柜子顶层去。”

  叫秋月的婢女彷佛没听见,仍然出神地站着。

  “秋月!”高兰郡主不由微愠道:“想什么呢?这几天叫你做事总是装聋!”

  秋月这才反应过来,哆嗦道:“请郡主恕罪……”

  “你究竟怎么了?”高兰郡主瞧着她,“怕不是你家男人又出什么事了?”

  鞠清子这才讶然发现,原来这婢女是个已婚妇人,瞧着年纪尚小,都让人忽略她其实梳了妇女样式的发髻。

  “回郡主……”秋月忽然声泪俱下的道:“他最近常在家里发脾气,昨儿还把孩子给打了,郡主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竟有此事?”高兰郡主顿时义愤填膺,“你把他给我叫过来,看本郡主怎么收拾他!当初就叫你不要嫁给他,你偏不听,现在居然还打孩子?这可是你们的第一个孩子,而且是个儿子,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郡主!”一旁的董嬷嬷忽然重重咳嗽了两声,提醒道:“秋月家那位,是雅侯爷府上的人,怕不该由我们来教训……”

  “那又如何?雅侯府上的人欺负了江靖王府里的人,我就不能动了?”高兰郡主厉声道。

  “郡主刚与雅侯爷订亲,这下两府的关系……不好闹得太僵吧?”董嬷嬷为难道。

  “偏要闹僵才好!”高兰郡主赌气道:“主子欺负人也就罢了,奴才也一个德行!难道我们江靖王府是好欺负的吗?”

  四周一片僵冷肃杀之气,鞠清子与周鞠氏站在一旁,觉得甚是尴尬。

  鞠清子又没忍住,轻声开口道:“杀首子啊——”

  “什么?”

  她这话说得虽轻,可屋里的人都听见了,均是一片迷惑的神色。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高兰郡主好奇道。

  “男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儿子通常都是十分宠爱的。”鞠清子清了清嗓子道:“若是任意打骂,那只能说——这相当于远古时的杀首子。”

  “什么叫做‘杀首子’?”高兰郡主瞪大眼睛。

  “远古时期,某些部落皆是先孕后婚,如此一来,男人便担心第一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于是有杀首子的习俗。”鞠清子解释道:“敢问秋月姊姊是否先有了身孕,才成的亲?”

  此言令四下一惊,秋月的脸色顿时红了又白,支支吾吾道:“你、你怎么知道……”

  “所以你相公才待孩子不好。”鞠清子笃定的说。

  “难道他怀疑这孩子并非他亲生?”秋月泪流满面,“天地良心,可以滴血认亲啊!”

  高兰郡主在一边道:“孩子长得跟他爹一模一样,他怎能不认?”

  “长得一不一样、滴血能不能融,其实都不重要。”鞠清子继续道。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越听越糊涂。

  “说到底,问题应该出在秋月姊姊身上。”鞠清子看向秋月,“敢问秋月姊姊,你平素里,是否时常对你相公颐指气使,在家里也十分跋扈呢?”

  “怎么可能?”高兰郡主不以为然,“秋月一向低眉顺目的,脾气好得很。”

  然而秋月却目光闪烁,彷佛鞠清子戳中了她的秘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