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想来是如此。”

  “你风大人就为了这四个字在生死关头走一回?”黑木泽一时忍不住,又开始大笑起来。“也昰为了这四个字,烧了大嫂一间餐厅跟那间屋塔房?天啊~~黑本泽笑得前俯后仰,根本没空看风晋北瞬间变黑的脸。

  “还有更可笑的。”

  “什么?”

  “你嫂子早就看过这张纸了,我却跟她说这是一举得男的秘方,当时她连笑都没笑一下,该憋得有多辛苦?”

  噗——

  “嫂子真体贴。”黑木泽伸手擦擦眼角的泪。

  “不只如此……”

  “还有?”

  “她还说她爱我。”

  黑木泽这回不笑了,突然觉得被感动到。

  这嫂子……为了不让自己的男人丢脸,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境界!当真是求得此女,夫复何求啊?

  §番外篇二

  经过整地重建,原本的绿叶餐厅变成比以前占地面积更大一倍的三层式花园洋房建筑,一楼夏叶一样给大卫开餐厅,二楼则隔成五间套房,低价租给餐厅的员工。三楼有一半是她和风晋北在台湾的居所,另一半则是她的工作室,有两面大书墙,一张大大的工作桌,最重要的是,还有可以走出去看山、看夜景的露台,露台上摆着木桌木椅和摇篮椅,不管是要泡茶聊天发呆看书,都很舒适。

  整地盖房子弄花园,整整花了快三年的时间,而在这三年里,夏叶已经升格成两个小胖丁的妈,现在她肚子里的这个也在昨日确定又将是个小胖丁,连着三胎都是男娃,不知羡煞多少人也。

  风晋北这几年有一半的时间待在台湾,另一半的时间,他不是在中国就是世界各地出差,本来他走到哪都会带着她和小胖丁,可前两个月出差时她还在怀孕初期,为了安全起见,便让她一个人和两个小胖丁留在台湾,白天有保母帮忙照看,倒是不会累着她。

  夏叶懒洋洋地躺在露台的摇篮椅上,享受太阳照拂在身上的温暖,闭上眼,可以听见风声,还有风吹在树叶间窸窣的声响,她很喜欢那种声音,就是一种懒洋洋又幸福的声音。

  “妈咪。”老大咚咚咚地跑进她的工作室,手里抓着一张不知从哪来的纸,另一手还抓着画笔。“画画。”

  夏叶睁开眼,微笑地看着大儿子,对他张开双臂,小胖丁也非常配合地扑进她怀里,圆滚滚的肉感,香香的奶娃味,光抱着就好满足。

  “画什么?妈咪看看。”她拿起儿子手上的纸,这一瞧,眼晴瞬间瞪得老大。

  “这、这是……你哪里找的纸?”

  “抽屉。”小胖丁得意地扬起一张笑脸。“好多纸。”

  夏叶有点惊吓的把那纸放在摇椅上,起身往屋里走,经过客厅时还看见老二在保母怀里喝ㄋㄟㄋㄟ。

  快步走到房间,她看见房间衣柜的抽屉全被打开,其中一个抽屉里头有一堆信封,信都被一张张抽岀来,一整个让她哭笑不得。

  自丛知道自家房子被烧了之后,她感到最可惜的就是那堆信了,那毕竟是她青春时的冋忆,没想到风晋北做事精密周详,早在第一时间便让人把她里的东西全部偷偷移转,那场大火烧掉的只有建筑物,所有的东西其实都还在,包括这些信,包括那个铜盒,还有刚刚小胖丁手上那张纸。

  铜盒里,其实有两张一模一样的纸,其中一张写着几味花草名,另一张则是空白的。以前跟着爷爷在自家后山不小心挖到那个铜盒,她只觉得盒子很漂亮,就把盒带回家跟玩具堆放在一起,还把空白的那张写了铭谢惠顾四个字后放进去,把另一张纸放进一个信封袋里,好像只要这样,那个铜盒便是属于她的玩具盒了。

  从没想到多年以后,它竟然会引来这么多麻烦……

  啊!那张纸!

  夏叶拍了拍头,觉得生了两个小孩后都变笨了,总是忘东忘西的。想着,她又快步走到工作室外的露台,看到小胖丁抓着画笔坐在地上画画。

  “纸呢?大帅?”大帅小帅是两个胖丁的小名,害她最近有点苦恼第三个胖丁是要叫什么?最帅?哈。

  “飞走了。”

  什么?飞……走了?

  夏叶整个人趴上栏杆往下瞧,竟瞧见那张纸正飘到庭院里一名高大俊美的男人手中,此刻,那男人也刚好抬起头来往上望——

  “老公……回来啦?”夏叶笑得甜甜的,却万分不自然。

  “嗯,我回来了,想我吗?”风晋北笑得帅帅的,比花美,比阳光灿烂。

  他手上的这张纸,竟印有和铜盒里那张纸上一模一样的家徽啊!上头还写了几味花草名,不正是夏叶常泡给他喝的什么清凉解火的草茶吗?

  原来,他平日喝的花草茶,竟是一举得男秘方的花草茶?所以,他老婆连怀三男,不是因为他风晋北英明神武?

  关于这一点,她真的得跟他好好解释解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