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就是老公。你想叫我郎君也可以,丈夫也行,夫君更好。”

  夏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古人啊?”

  “笑了?”风晋北低头偷觑她一眼。“不生气了?”

  “我能不生气吗?听说我的绿叶餐厅和我住的屋塔房都被一把火给烧了,烧得连灰都被风吹走了,什么都没留下来……是你干的吧?”

  风晋北把两道俊眉挑得老高。“何见得?”

  那件事可是在他还没到丽池公园找到她之前,就已经秘密交代某人进行的极高机密任务,她怎么可能猜得到是他?

  她也学他挑眉,挑得老高老高的,当然没他高,因为她还没学会其中的技巧,但这是指日可待的事。

  “想知道为什么?”

  “嗯。”这不是废话吗?

  “因为你很生气啊,因为对方竟敢监听你,还找人试图绑架我……你这人很生气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非理性又很欠扁的行为。”她笑了,看着他那瞬间又变黑的脸,伸出双手捧住他,嘟起小嘴给他啵了一下。“烧得好!烧光了,就什么都没了,对方也没理由再绑架我,嗯?我知道你是在保护我,顺便报复他,烧得好……”

  这女人,也未免太聪明也太识大体了?

  “我该拿你怎么力好?”

  “好好爰我一辈子就行。”

  “这是当然的。”

  本来还想偷偷瞒她一阵呢,怕她动了胎气,说到这……

  “谁告诉你房子被烧了?”

  “路平阳啊。他就是因为知道我家房子被烧了,才急着找我,就一路找到这儿来了。”这一点,她如何能不感动。

  风晋北轻轻哼了一声。“没想到还是个仗义的家伙。”

  “嗯,是真正的朋友才能这样。”

  噢,幸好戛叶没动到胎气,否则,管他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他都铁定饶不了他半分!

  风晋北黑眸一闪,很帅气地道:“它就是个祸水,以后别提它了。”

  “好。”夏叶乖乖地贴在他怀里。

  “那东西……也在你屋里吗?”

  “嗯。不是因为知道东西在我屋里才烧的吗?”

  “这倒不是,只是想把那人气死才烧的。最重要的是,他以后不会再来烦你和我,但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铜盒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不是看过了?”

  “只是一张纸,上头写了几个字……”

  “是一举得男的秘方。”

  嗄?夏叶睁大了眼。她没听错吧?那盒子里的是一举得男的秘方?

  怎么可能……

  她的嘴角抽了抽。“真的假的?这世上还有这等好东西?”

  “是好东西,但比起你的生命而言,那根本不算什么。”

  对他而言,只是少了一个赚大钱的机会,但对于那个身为日本最大研发药厂接班候选人之一的某人来说,却会因为拿不到秘方而无法得到他爷爷的认可与重视,失去与他大哥势力抗衡的最大力量,即将在继承人争夺战中落败。

  那是那人敢动他女人的代价。

  就算那人还有成为继承人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都会不惜一切毁掉它!

  “红老板,我爱你。”夏叶很难得的甜言蜜语了一回。不管怎么祥,听到他这么说,她很难不感动。

  “那就赶快嫁给我。”

  “遵命。”她乖乖的应了。

  这男人,她爱的男人,可以用他的生命来护她,她有何不能嫁的?

  这年,花开得灿烂呵,桃花遍地,百花峥嵘,却仅有这朵大红花入她的眼,上了她的床……

  她是他的劫。

  他何尝不是她的劫?

  是命中注定遇上这朵花,又命中注定爱上这朵花,然后——

  灿烂一生,幸福永远。

  §番外篇一

  “这就是夏叶屋里所有的东西?”

  “嗯。”黑木泽跟着风晋北扫了房里的东西一眼。“有缺什么吗?在接到大哥讯息,第一时间封锁绿叶餐厅周围后,就派人把所有东西全搬到这里来,之后才烧房子的。”

  “一个铜盒子。”

  “有,在这里。”黑木泽转过身在墙角的纸箱里翻出一个铜盒。“你是要找这个吗?”

  风晋北的眸光闪了闪。“嗯。”

  盒子上的锁已被撬开,他动手打开,盒子里的确躺着一张纸,风晋北深吸了口气才探手取岀,把它摊在眼节,上头竟只写着四个字——

  铭谢惠顾

  “该死的猪头……”他无言的想骂一堆三字经。

  黑木泽一看,哈哈大笑。“这张纸不会是被调包了吧?”

  “纸上面有印他家的家徽呢,错不了。”

  “所以是你跟他一起被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