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她才认识这男人多久?但他却连生气的资格跟权利都没有。刚刚说要喂她喝汤,可手却不自主地抖着,幸好这男人及时岀现,才没让他很失态的把汤丢下,一个人走开。

  路平阳默默退开,而且很识趣的离开病房,把空间留给他们。

  就算他不退开,这两人已然紧纠缠着彼此的视线,也容不得旁人插足。

  很多事错过就真的错过了,十几年的情感也不一定战胜得了那一眼瞬间的激情爱恋,这就是所谓命中注定吧?纵使找再多的理由,都很难去解释人与人之间那种奇妙的缘分。

  夏叶看着路平阳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后,心里难免有淡淡的疼,不管是因为曾有的遗憾,或是现有的愧疚,毕竟是一段真正存在过的依恋。

  他能飞那么远来到这里找她看她,这样就很足够……

  “只能让你感念他三分钟。”一束花突然晃到她面前。“从今往后,你的心里、眼里只能有我一个。”

  夏叶笑了,侧脸瞧他。“你还真大方啊。”

  她在赞美他呢,笑起来还真美。

  果真,肚子里有了他的娃的女人,也会变得跟他一样美,算是沾了他孩子的光吧?风晋北疑望着她的笑颜,心里尽是感动。

  “那是因为我知道,我要把他打败简直易如反掌。”风晋北很帅的把脸凑过来,很自然地贴在她的肚子上。“听说你肚子里有我们的娃?男的还是女的?”

  “我有说我肚子里的是我们的娃吗?”还男的女的咧,干脆去算命比较快。

  他仰起脸瞧她。“没娃吗?”那些人不会是要激励他赶快从床上爬起来娈成一只活龙才诓他的吧?

  “有啊,但谁说是你的?”

  他索性张臂圈住她的腰。“有的话就一是我的,因为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那霸道又耍赖的模样,还真是可爱。

  夏叶伸手拨弄着他短短卷卷的发。“不是说我是你的劫吗?还敢当我最后一个男人?”

  “你确是我的劫,所以我在劫难逃,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要死不活地躺在病床上,差点醒不过来……”

  “嘘。””她的眼眶湿了,用手捂住他胡乱说话的嘴。“别胡说,肚里的娃儿在听呢。”

  短短一天半的时间,她在手术室外守着,后来昏倒了酲来,医生告诉她,她怀孕了,但有流产的迹象,必须整夭躺在床上安胎哪都不许去!这个男人就在同一栋医院里,她却不能守在他身边,当真是咫尺天涯。

  夏叶的泪还是掉了下来,一滴、两滴地落在风晋北的脸上。

  他一怔,直起身子,伸手抹去她的泪。“不许哭,肚里的娃儿在听呢。”

  夏叶用一双泪眼瞪他。“为了你的娃,想憋死我?”

  风晋北笑了。“这不是你的台词吗?我只是借来一用。”

  “既然是我的台词,你就不能用。”

  “好。”他捧起她的泪颜,温柔地吻了吻她的小嘴,和那双布着泪却异常美丽的眼晴。“那我的台词是什么?作家大人?”

  看着他,夏叶的脑子飞快转了好多句台词——

  我永远爱你?

  老婆的话永远是对的?

  我会让你永远幸福?

  娶到你是我一辈子的福气?

  噢,以上每一句她都好喜欢听,可这每一句好像都不适合她跟他说……也太羞人了,想到夏叶自己的脸都微微红了起来。

  “想到什么台词,竟然还脸红?”他捏捏她的小脸。

  夏叶吐吐舌头,伸出双手抱住他。“我好想你,风晋北。”

  “这是在转移话题吗?”

  “嗯,可这是真话。”

  风晋北轻拍着她的背,觉得他的心都被她这句温柔软语给胀满了。“才多久没见,就很想我?”

  “半天……”可她却不确定他还会再醒过来。

  他把她拥紧。“我也很想你。”

  夏叶闭上眼,幸福的叹息。“对不起,我不能陪你玩玩了。”

  风晋北的身子一僵。

  她这是什么意思?刚刚才给了他一颗糖吃,马上再掌他一巴掌吗?

  “夏叶,我还住在加护病房里,是硬要来看你才偷跑出来的……”她不会是想要他伤上加伤吧?虽然他不是偷跑,而是光明正大硬闯出来看她的。

  “对,你明白就好。所以,这次你以身相许还不够,得一辈子相许才可以补偿我!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这辈子都不许!何况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娃……你已经无路可逃。”

  无路可逃?

  她可没想要逃。

  这男人可是她命中注定的“在劫难逃”啊!她是压根不会再逃了。她已经等这个“在劫难逃”等了太久,懒了,跑不动了。

  夏叶轻勾起唇角。“你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娃才要我的?”

  “当然不是。”

  “那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离不开你,也不会让你离开。”

  “不是说玩腻了就分手吗?”这句话她可是一直耿耿于怀。

  风晋北有一种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那是因为你压根不想跟我在一起,总得先把你骗过来说……忘掉它!你老公我,从来没说过这句话!听清楚了吗?”

  “老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