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你先把费用报给我——”

  “这笔费用我付就可以了。”

  “没道理让你付,我——”

  “我在保护我的女人,这笔钱当然是我出。”

  “我不是你的女人……”

  “你已经是。”风晋北没让她有再说话的余地,拉着她的手便进了屋。“你先睡吧,我再观察一阵子。记得,睡床上,因为你就算想睡地上,我也会把你抱上床去。嗯?”

  她红了脸,把他推出屋外关上门。

  这霸道无理的男人!什么都是他说了算!可是,好像只要他一出现,她身边的大小事全解决了,包括大小桃花……

  夏叶笑了笑,转过身瞪着那张大床好一会,最终还是直接爬上去躺好,盖上被子,转眼间便进入梦乡。

  夜很深,风晋北在冷风中抽起了烟。

  那些人还在挖土,像是今夜没挖出个什么来绝不罢休似的。

  也是,都已经动土了,何不一次挖到底?

  拿起手机,他拨出一组号码,响了一会才有人接起——

  “风老板,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啧,装得倒挺像的。

  “你应该没睡吧?不是在等消息吗?除非派人来挖绿叶餐厅后山的人不是你。”

  “……有人去挖了?”

  “别告诉我不是你。如果不是你,那我可要报警了。”

  闻言,对方骤咳了几声。“是我。”

  “我明明说过我会双手奉上——”

  “我等不及了!既然已经问出东西的下落,手脚就要快!不然要是被我大哥捷足先登了怎么办?还有戏唱吗?”

  “你明知道你大哥一直盯着你的举动,你还这么胡来?就算你大哥一开始不知道,现在你这么大动作的挖山,他迟早会知道!”

  “等他知道时,东西已经到我手里了。”

  “你确定?”风晋北冷哼。

  “主屋后方小径约莫两百公尺处,范围能有多大?我就不相信挖不出来!除非有人比我更早一步取走了它……如果后山真的挖不到东西,那就只好针对屋主下手,最有可能发现它存在的人除了屋子的主人,也没其他人了。”

  风晋北眯起眼,嗓音冰寒。“你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瞧你紧张的。如果你对我交托的事可以上点心,不要只顾着谈情说爱的话,我还需要派别的人出马吗?”

  风晋北轻声笑了笑。原来这个人还有点脑子,居然派人监视他啊?

  “这么不放心,我可以退出。”

  “那怎么行!”一听他要退出,对方鬼叫起来。“我还要仰仗你把它上市呢。”

  “你多虑了,真要是你说的那东西,世上多的是药厂抢着要……”

  “风老板,你可是执中国药厂通路之牛耳,谁可以代替你?”

  “那就全权交给我,我不喜欢我办事时有人插手。”看来再不上点心是不行了,他可不喜欢那些脏水泼到某人身上。

  “好,但你得给我个时间,总不能叫我漫无止境的等待吧?”

  “半个月。”

  “好,就半个月,我等你的好消息!”

  “把你的人叫走吧,不然被抓到了,你在台湾大肆挖土的新闻就会传到世界各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夏叶是被吻醒的。

  先是眉,再是眼和鼻,最后那吻落在她唇上,温热的舌尖轻舔上她的上唇、下唇,接着滑溜地探入,抵开她的贝齿,唇舌并用地侵占她的小嘴。

  一只大掌隔着衣物揉搓她丰挺的乳房,寻找那最敏感凸出的尖挺,细细的置于指间把玩,当小嘴的主人在睡梦中不自主地发岀嘤咛声,他再次吻住了她。

  当她在迷糊中睁开眼,他的唇口进攻向她的颈与锁骨,在上头细细啃咬着。夏叶觉得舒服而愉悦,不自主地伷手圈抱住他,体内的情欲一点一点的被唤醒,就像那一夜……

  那一夜?

  她是在作春梦了吗?还是……

  陡地想起睡前发生的一切,想起了她此刻应该是在风晋北的床上,存积地骤然惊醒睁开眼,看见自己正搂着风晋北,此刻,那张美丽的俊颜正微笑温柔地看着她。

  “早安,我的女人。”

  他的笑,美得很梦幻,就像漫画里那最英俊的男主角,而女主角总是平凡的女人,乱乱的发、乱乱的衣服,最重要的是她此刻乱七八糟的心……

  这样美丽如花的男人,温柔的眼神,深情的吻,性感的微笑,哪一样都可以勾魂摄魄的,她哪能抵抗得了他的魅力?尤其在他这么故意又努力地卖弄他的一切来勾引她的时候?

  她会沉迷,而且不顾一切的去爱他。

  “不要这么痴迷地望着我,”风晋北的长指抚上她的脸,轻轻勾画着她微张的唇。“我会很想抱你的。如果你再这样看我,我就不会放你走了,知道吗?”

  她也舍不得放他走好吗?

  明明美男已在怀,明明已经被吻得地转天旋,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情欲细胞都在跳跃,她怎能放他走?

  不管了……

  夏叶圈住他颈项的手往下一压,她主动亲吻上他的唇,那片唇呵,丰厚而性感,是可以将她整个纳入的那种,她早就想再次尝尝它的味道……

  不管了……

  她又没要嫁他!只是一夜情而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