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夏叶转身就要往外走,风晋北长手一伸拉住她。

  “当我的女人吧!”

  “我为什么要?”她微微颤抖着。

  “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你了。”

  “可我不喜欢你。”

  真是怄呵。

  他风晋北第一次被女人说不喜欢,还当着他的面说得这么大声,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你的身体喜欢我,就从身体开始恋上我吧,迟早你的心也是我的。”这一点,他风晋北可是有无敌的信心。

  她双手交叠看着他。“你不是不喜欢人家对你动手动脚吗?我偏是个暴力狂,我就爱打人踢人咬人!”

  这是拿他的话来堵他呢!看来昨晚真的地吓坏了,还真是不起吓的柔弱小女人。

  “给你打给你踢给你咬,可以了吧?”风晋北把白己漂亮的脸凑近她。“打吧,咬我也可以,想怎样就怎样,算是我给你的特别福利。”

  夏叶幽幽地瞅着他。“你认真的?”

  “嗯。”无比认真。

  “咬你踢你打你,你都不会跟我翻脸?”

  “真想咬我打我踢我?”

  “嗯。”

  “好,想咬哪里?”风晋北把袖子往上撩,横放在她嘴边。“手臂?”

  她摇摇头,嫌弃道:“会牙疼。”

  “那你想怎样?”

  “就站在这里不要动,等我回去拿抱枕来丢你的脸,像昨天那样。”说完,夏叶打开门走了。

  这女人……来真的?

  瞪着已经消失在对街的身影,风晋北的眼皮不安地跳着。

  不安了好久,那女人却根本没再出现过……

  她,耍了他。

  当真是勇气可嘉啊!还是不知者不惧?

  §7

  “夏叶,不好了!打起来了!”大卫气呼呼地冲上楼敲门。

  笔电上的稿子一直停在第三行,前两行还是昨天晚上爬起来写的……

  夏叶咬着笔,对敲门声皱了皱眉。

  天底下拿笔写稿吃饭的人都知道,当他们好不容易可以定下心来坐在电脑前写稿时,是有多厌恶有人吵闹!连水滴下来的声音都可以让人抓狂,何况是外头那又敲又叫的声音,根本跟电钻一样可怕又讨厌。

  上次高校长来餐厅闹到翻桌子,都没人敢上来吵她,现在是怎样,天要塌下来了吗?还是下了红雨?

  夏叶打开门,对着大卫磨牙。

  看她头发束着,额前还夹了个夹子,还有她脸上挂着的大眼镜,大卫就知道她现在正在写稿,不由地抱歉的陪笑。

  “老板……”陪笑第一步,就是赶快装小叫老板。身为老板,很多事就一定要处理,虽然不常用,但用起来还挺灵的。

  “说吧,谁打起来了?”

  “南宴找红老板单挑……”

  “谁打赢了?”

  “嗄?”大卫脸上三条线。不问人家为何打架?没想到要冲下去劝架?只问一句谁打嬴了?这个答案完全不在他设定的范围内啊。

  “只要告诉我谁打赢了就行。”

  大卫眼皮抽了抽,觉得这女人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人也变得越来越冷漠。

  “应该是红老板赢了,三两下就把南宴打趴在地上,只是南宴年轻气盛、死不认输,又出了下手,结果红老板的脸上挂了点彩……”

  脸上挂了彩?夏叶的嘴角抽了抽。

  昨天他被她用抱枕小K一下就秒变黑脸,现在南宴居然害他脸上挂了彩?那还得了!

  夏叶无法再装镇定,套上鞋子便冲下楼。

  本来以为南宴会被打掉一颗牙或是打断一条腿的,没想到他竟然好端端地坐在餐厅椅子上喝茶,那茶,还是风晋北亲手端给他的。

  “怎么回事?”她愣住。

  萝拉偷偷走过来,附在她耳边说:“南宴打不过红老板,说他不要再跟红老板抢女人,要拜红老板为师呢。”

  “不是说红老板的脸上挂了彩?”他竟然没发火,还端茶给那小子喝?

  “是啊,红老板要南宴答应在这里煮饭煮一年,以赔偿他的损失,如果他半途离开就告他伤害。”

  这叫偏心吗?她只不过拿抱枕K他一下,他就黑了脸吓她,现在他的脸挂了彩,却还端茶给人家喝?

  不过,比起他把她的员工打掉牙或打断腿,他这么文式作风的处罚,倒是让她挺满意的,至少他不是一个凡事只会诉诸暴力的流氓,而是个能文能武的谦谦君子,的确是越瞧越可爱了。

  风晋北的目光突然移到餐厅门口,刚好对上夏叶那双含情带笑的眉眼,正想走过去,谁知她一对上他的目光,竟马上转身要回楼上。

  “怎么了,师父?”南宴跟着他看出去。

  风晋北端起茶喝了一口。“我不是你师父,别乱叫。”

  “不当师父当情敌吗?”

  风晋北一双厉眸扫了过来,一改方才的温煦。“如果你不想坐着喝茶,而想跪着喝茶的话……”

  南宴笑眯眯地捧着杯子。“茶自然是坐着喝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