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反观此刻的夏叶,一头乱发,脸都没洗,身上的衣服绉巴巴的,穿拖鞋的脚丫子还因为匆匆跑过来掉了几次鞋子而弄得有点脏兮兮的。

  完全就是尊贵公子和臭丫头的明显对比呵。

  “果真是病好了,一大早就闹腾着要拆我房子?”风晋北懒洋洋地笑看着她,正猜测着她所为何来,这女人已经上前抱住他哭了起来。

  “幸好你没事!”

  “为什么你会以为我有事?”

  “大卫说你摔伤了腿……”

  这个大卫,是唯恐他家老板不乱吗?啧。

  “是摔了,但只不过被草划伤几处,又磕了几块瘀伤而已,你以为我腿断啦?哭成这样?你很担心我?”

  “谁担心你了。”被他揶揄的话给惹恼,夏叶后退几步瞪着他。“我只是听说你一大早就在后山乱逛找东西,怕你是为了帮我找照片才摔伤的,万一摔断了腿要我赔,才这么急慌慌地找上门的!”

  “好吧,就当是这样。”风晋北伸手替她抹去泪,此刻的她虽然邋遢无比,可他只看得见她那张焦急不安的容颜是为他急的。

  此刻,他的心被愉悦了,莫名的欢喜。

  “本来就是这样!”

  也不跟她争,风晋北伸手把她拉进屋,关上门。

  “你干么?”

  “屋外冷,我可不想跟你一样感冒了,躺在床上三天三夜的。”话虽这么说,一进屋,他便拿了件毛衣给她披上。

  她身上的衣物很单薄,他可不想再看见她病恹恹地躺在床上。

  夏叶看着肩上的毛衣,还没来得及感动,风晋北又把吹风机拿给她,让她一脸莫名。

  “既然来了就帮我吹头发。”说着,他直接坐在大床上等着。

  “我为什么要?”

  他好心提醒她。“知道我早上到后山找什么吧?”

  夏叶看着他。“没人要你这么做,我一点都不感激你,所以你不必拿那个来威胁我。”

  比起那张她昨晚就已经放弃的照片,他为了找东西到后山摔了腿这件事,到现在还让她余悸犹存。

  风晋北一叹,哀怨地看着她。“我现在全身疼,手更疼,刚刚摔到手,都快举不起来,你不帮我吹头发,那我只好让它自然干了。”

  大冷天让头发自然干?

  夏叶一听心就软,拿着吹风机上了床,跪在他身后替他吹起发来。

  他的头发很黑很软,微微的看起来超性感,她用手轻轻拨弄着它们,本来心无旁鹜,但却慢慢地被其他东西给吸引住,譬如他线条优美的脖子和耳垂,还有他宽大的肩……

  只穿着浴袍的他,身上传来的不只发香还有淡淡的肥皂味,她闻着瞧着,竟有点猿意马起来。想到那天在这屋里替他脱衣服,被他狠狠抱过爱过的情景……拿着吹风机的手不禁有点抖。

  此刻,风晋北刚好回过头来,她一愕,呆呆地看着他。

  “我前面的头发还是湿的。”

  “噢。”她低低呼了一口气,开始慢慢吹起他前额的发。

  风晋北的黑眸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瞧,就算夏叶再努力也无法佯装专心,尤其面对他过身后浴袍敞开的胸膛,那热气几乎是扑面而来,让她有些晕昡,更别提他那双眼了,直勾勾地睇着她,她被他看得全身都要滚烫起来。

  “好了,头发都干了。”她像烫手山芋似的把吹风机丢床上,转身要从的另一边下床走人。

  一只手臂打横一捞,反手便把她压在大床上——

  这会,两双眸子避无可避地对上,她连闪都不掉,整个人都要浸在那双温柔带笑的黑眸里。

  “你……你干么?”

  “刚刚在想什么,脸红成这样?”

  “我没有想什么,你不要胡说八道!”

  “那你逃什么?”

  “我没逃,我只是饿了要回去吃饭。”

  “是吗?”他凑近她,鼻息都吹到她脸上。“我以为你在想那天晚上的事,如果你很想要,我可以再牺牲奉献一次……”

  夏叶用手把他的嘴封住。

  她是害羞,也是无措,下意识只想堵住他的嘴,却未想这男人竟干脆直接在她的掌心上轻舔一口。

  “啊!”她轻叫出声,忙缩回手,整张脸都红了。“你、你怎么可以?”

  “这是情趣。”风晋北笑着起身,也不逗她了。“把东西拿回去吧。”

  回过身,他递给她一张照片,正是昨晩让风吹走的照片,她和路平阳在大学校园里拍的唯一张合照。

  夏叶接过来,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才恰当。

  风晋北审视着她此刻的表情,黑眸微沉,唇却往上一勾。“高校长的事和照片的事都是我帮你解决的,你欠了我两次,都没想过要回报我吗?”

  “回报?回报你什么?以身相许吗?”她看着他一副认真计较的样子,嘀咕道:“不是已经许过了……”

  “一码归一码,看来你数学不太好,逻辑也不太好。”

  她瞪他,突然道:“要吗?那你把衣服脱了!”

  他挑眉。“现在?”

  “不然我还要分期付款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