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夏叶回头,看见风晋北那张气急败坏的俊颜。

  “快起来!”他对她吼。

  她被他吓一跳,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张快要掉下去的照片。

  “你不听话,小心我等一下揍你屁股!”风晋快被她气死,再次大吼:“快给我起来!”

  夏叶慢慢站起身,可脚麻了,身子一显,下一秒整个人已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托起。

  风晋北将她整个人淩空抱过栏杆,她脚一软,刚好跌在他身上。他喘息着,怦怦怦的心跳声传进她耳里,连他身体的热气一并传上她的脸。

  她想退开,可他的手臂一紧,硬是把她圈在他的胸怀里!

  “你最好不要乱动,我现在很想打你屁股。”她吓得他心脏都停了!“你这个女人,病一好就不安分了吗?你不知道那边是山谷吗?掉下去就算不会粉身碎骨,也得少条胳臂少条腿的。你是不是蠢?为了一个男人,就伤心难过得不想要活命了吗?你的人生就为了他一个人活?既然这么爱,又何必装清高的拒绝?不顾一切飞扑火的才叫爱,要想死还不如先去爱个够!有你这么蠢的吗?”

  明明是在骂她,夏叶听了却觉得心好暖。

  这男人这么担心她,担心到一边叫她去爱别的男人,一边却又紧搂住她不放,就怕她飞走似。

  “我只是去捡东西……”

  他一震,手一僵。“捡东西?捡什么东西,让你连命都不要了?”

  “一张照片,很久以前的照片……”

  “路平阳的照片?”

  “是我跟他的合照,唯一的一张合照,大学时拍的……被风吹走了。”

  “大半夜的,你不拿岀他的照片来想念,就不会被风吹走了。”他的嗓音很冷很冰,像被冻了数日。

  “嗯,呀。”她只是拿出来缅怀一下过去。因为想放下了,因为打算真的放下了,总要一点仪式来完成那个句点。

  还……是呀?她倒是很诚实,却让他极不爽。

  “照片呢?”

  还在栏杆外头的屋檐边边上吧?如果没再往前飘的话。

  不过,她不想再回头看了,因为眼前的怀抱好温暖。

  “飞走了。”她说。

  “命都不想要了,还没把它捡回来?”

  “就因为还想要命,所以没把它捡回来。”

  她这样说,风晋北紧绷的唇角终是稍稍松了些。

  “掉在哪了?我帮你捡。”

  夏叶一愕,仰起小脸,他也低头瞅着她。

  她的唇掀了掀,说不出话来。

  他眯眼,整张脸更加凑近她。“你用这么感动的眼神看着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

  她红着脸,往后一缩。“你放开我。”

  风晋北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你知不知道你过河拆桥的本事很强?每次把我用完了就马上丢,这习惯真的很要不得。”

  “我哪有?是你把我抱疼了……”

  闻言,风晋北才后知后觉的察觉,自己方才冲过来把她抱住的力气有多大,他甚至很想直接把她嵌进他身体里,走到哪都带着她,免得害他担惊受怕……这念头,还真是令他心惊。

  蓦地松开手,他退开一步。“很晚了,进屋早点睡。”

  夏叶点点头,快步走回屋里去,关上门前,她看见风晋北还站在原处一动也不动。

  昨儿没睡好,夏叶睡到快十一点才起床,本来打算下午两点再下楼跟大家一起吃饭,大卫却送餐上来,看见她气色不错,终于放下心来。

  “病好啦?可以多吃一点了,今天刚好煮了你最爱喝的鱼汤,如果不够,晚点我再送上来。”

  夏叶笑笑的接过。“不用了,饿了我自己会下去吃,你不必再送餐上来给我了。这些天多亏你的照顾,不然我就算没病死,也饿死了。”

  大卫哈哈大笑。“饿不死你的,对街那红老板可是一天来好几次,就怕我忘记煮给你吃,那家伙可有心呢。”

  “有什么心?”夏叶拿起鱼汤闻了闻,顾左右而言他。“天啊,好香,我要吃了,你慢走。”

  “好,我走,不过在我走之前,要跟你报告一件事。”

  夏叶纳闷地看着他。“什么事?”

  “听附近早起的邻居说,红老板一大早就在我们后山翻了个遍,也不知在找什么东西?你也知道,后面的山谷挺陡峭的,我十几分钟前瞧见他,他好像把腿给摔伤了……”

  “他在哪间医院?”她急得打断他。

  “在家呢,没去医院。”

  嗄?“摔伤了腿还没去医院?”

  “他说没事……”

  大卫话还没说完,夏叶已把那锅汤塞回大卫手上,只穿着单薄的休闲衣裤和拖鞋便冲下楼,往对街跑去。

  这个疯子!这个笨蛋!这个白痴!他是神经病吗?他到后山干什么?就为了帮她找一张她跟别的男人合照的相片?还摔伤了腿?

  夏叶心急地冲上楼,门被锁上,她只好拼命敲门,却久久没见人回应。

  “风晋北!你在家吗?在家就给我开门!”她敲得手都麻了,泪也跟着掉下来。“风晋北!你开门!不然我找人把你家的门拆了!听见没有?风晋北!你快开门!你再不开门我就——”

  门突然被打开,风晋北一身浴袍地站在那里,卷卷的发还滴着不,说有多性感就有多性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