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那你为何在我面前自报姓名?”他可是政客,有利益摆在前面,就会努力争取的政客。

  “因为我有话要跟你说。”

  路平阳挑了挑眉,等待着,不明白他要跟他说的话,和他的身分有何关系?风晋北迎上他的眼,淡道:“夏叶已经是我的女人,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

  闻言,路平阳看着他,有错愕,有难堪,还有说不出的失落与滩难受。

  呵,原来如此。

  他让他知道他的姓名和身分,是为了让他知晓他的力量及势力,然后默默的知难而退吧?

  “你爱她?”

  “不爱。”

  “什么意思?”路平阳有点恼了。

  风晋北冷冷一笑。“意思是,不管我爱不爱她,她爱不爱我,我都不许你再接近她、打扰她,我的话够明白了吧?”

  和路平阳谈完话回到病房,风晋北一进门就看见夏叶在偷偷地擦泪,眼睛快要比她额头那个包还要肿。

  她这副可怜虫的模样,让他又生气又心怜。

  “喝鱼汤,是大卫亲自煮的。”风晋北假装没看见,背对着她帮忙盛汤,半晌才端到她面前。“喝吧,补充体力。”

  夏叶端过来慢慢喝着,每一口都觉鲜嫩香甜。喝完了,擦完嘴,这才低低地道:“我想出院回家。”

  风晋北看着她眼眶里兜着的泪,根本不忍心拂逆她。“好,晚上偷偷送你回家。你先睡一觉,醒来就晚上了。”

  夏叶一愣,没想到这男人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又温柔似水……

  忍不住偷瞄他一眼,他也刚好瞧着她,她咻一下地人又缩回被子里去。“好,我睡了。”

  “嗯。”他把椅子挪到窗边坐下来,打开本来就放在桌上的笔电,安静的做起自己的事。

  她其实不好入睡的,尤其有外人在的时候,可是听着他打字的键盘声,偷看他宽大好看的背影,后来就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晚,风晋北果真遵守诺言送她回家,吃了一大碗和鱼汤,服了药,不久后她又睡去。

  接连两日,她都是在昏昏沉沉中度过的,醒来吃,吃完睡,有时是大卫替她送餐上来,有时睁眼看见的却是风晋北。生病中,看见旁边有人,不管是谁都不会太计较,因为觉得温暖。

  一直放不下心的人,是风晋北。

  会答应让她出院,是因为医生说她的感冒已无大碍,烧退了,只要多体息很快就好了,可这丫头却昏昏沉沉连睡数日。

  是因为路平阳吧?

  那天,他亲耳听见他们的对话,知道这女人非常有骨气的拒绝了他,但人才走,她就哭了,铁定是受了伤,很疼很疼。

  今晚,风声比平日大些,风晋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山边的好处是空气新鲜又安静,但不管风声雨声蛙呜鸟叫,也都听得一清二楚,刚搬来那几天还真是夜夜难眠,而这两日睡不好,却与那风声鸟叫无关,全因某一人。

  怕她又病了,因此这两天晚上,他半夜都会去看看她,若是她醒了见着他,都会给他一个虚弱的微笑然后继续睡,再这么睡下去,不知会不会睡出病来?

  想着,风晋北陡地从床上爬起身,为自己越来越像老妈子的行径感到微微的厌恶。

  他必须出去吹吹风醒醒脑才行!

  只不过是一个跟他上过床的女人而已,他有必要对对方如此牵肠挂肚吗?那个女人的眼泪甚至不是为他而流!他究竟在意个什么劲啊阿?

  风晋北叼了根烟走出去,打算在外头吹一会风,可一走出去,目光就不自觉地往对街那个屋塔房望去——

  灯,竟然是亮的?

  不只屋内的灯亮着,连屋外的灯也亮着,这丫头不会也跟他一样,半夜爬起来到外面吹风吧?她可是个病人呢!

  风晋北凝眉细看,还真看到一个人影半挂在屋塔房外的栅栏上……

  见鬼了!她在干什么?

  冲去望远镜那儿仔细一瞧,竟看见那女人爬上栅栏,还把一只脚跨了出去——

  她疯了吗?她在的位置可是二楼!而且她攀爬的那一边还面对山谷!摔下去岂不万劫不复?

  难道,她是想不开?

  该死的!

  风晋北低咒一声,把烟往地上一丢,想也不想地飞快冲下楼,疾速往对街跑去——

  §6

  两脚都跨过栏杆时,夏叶才突然觉得这个举动实在太过莽撞,虽然一楼的屋顶有突出的屋檐,她跨过栏杆其实是踩在一楼的屋檐上,但月黑风高的,再上前几步就是山谷,一个不小心脚一滑,就是万丈深渊啊。

  她真的是后悔了,但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东西,她还是一咬牙,一手紧紧抓住拦杆,一边慢慢弯下身去捡——

  如果她手再长一点就好了,不然胆子再大一点也可以,那么,她一定可以把东西给捡回来,偏偏这两点她都没有。

  风又起,她看着那张越飘越远的照片,就像她喜欢着路平阳的那段过去,她与路平阳之间也将是越来越远。

  追什么呢?这已经是命中注定的结局,她何必执着在一张过去的照片?

  虽是如此,但那是她青春的回忆,一段珍藏的过往,看着它就这样从手中飞走,她岂能不哀伤?

  一只大手突然紧紧抓住她巴住栏杆的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