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你——”想到那天在饭店里,他朝他走来的那个强大气场,高校长满肚子的气焰瞬间被灭了。

  风晋北冷冷地看着人。“高校长,警察就在外面,我会作证你那一天是如何性骚扰夏小姐的,我更可以提出证明,那天你在事发十五分钟后就可以站起身走出饭店大门,而且当天晚上还约了小姐到饭店,两人关在房间两个小时以上。怎么样,我还要说更多吗?”

  “你别再说了!”再说下去,他颜面何存?高校长气到发抖,一句话也不敢吭的便要走出餐厅。

  门外,警察已经到了,刚好把闹事的这群人接上警车。

  一名警察走过来。“夏小姐,麻烦你跟我们到警局做笔录。”

  “嗯。”夏叶低头要跟警察走时,风晋北伸手拉住她。

  “警察先生,她受伤了,我先带她去医院看看,之后再送她去警局,我也会一起去作证。”

  “好,请不要耽误太久。”

  “不会的。我们马上到。”说完,风晋北拉着夏叶的手,便往外朝自己的红色跑车走去。

  这女人,异常的安静。

  乖乖的跟他上车不说,上车后也乖乖的不说话,是脑袋被那老头的手机给打坏了,还是方才那阵仗把她吓到没力气说话?

  车子往山上开个十来分钟,就是天齐医院,车程很短,但这女人沉静得似乎是睡着了?

  风晋北把车子停在医院停车场,熄了火,静静地侧脸看了她半晌。她的呼吸有点沉,额头上肿了一块,这让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见她真的没打算醒过来,他这才微微皱眉,把大手贴上她的脸——

  烫的!竟然是烫的!

  这女人根本生病了,所以才会乖乖的跟他上车,跟他来医院!他早该察觉的,还以为是自己的脸够臭,才把她吓到不敢说话。

  风晋北把她抱下车,直接送到急诊室,也不知是他的男色太诱人,还是她头上肿了包又像昏迷状态,急诊室的医生和护士很快便冲过来替她看诊。

  “被什么东西打到?”

  “手机。”

  医生蓦地抬起头来看着他。“她被手机打昏了?”

  风晋北失笑道:“她额头是被手机打伤的,她昏睡应该是因为她发烧了……究竟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被他这一说,医生很窘地看着他。“当然是我。”

  “是你的话就请你赶快替她看病。”风晋北好脾气的对菜鸟医生笑笑,又转向一旁围得越来越多的护土小姐,挑眉问:“医院生意不好吗?竟然大家都这么闲?”

  护理长一听,赶紧前来赶人,把大家都驱散了。

  “也太丢脸了,没看过美男子吗?成何体统?”

  “护理长看过这么美的美男子?”护士边走边抱怨。“不过就多看几眼嘛,又没误事。”

  护理长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凑过去低声道:“想看美男子,山脚下的红花酒吧里就有,不要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是吗?”护士听了脸上笑咪咪。“那下次一起去……”

  ——在劫难逃。

  二十几年,不管是梦里,还是理实里,这四个字一直浮现在夏叶的脑海里。她父母生前一直在琢磨着算命师给的这四个字,甚至拿这四个字去问过无数个算命师,却没人可以给他们一个正确的答案。

  当初,父亲问,该如何找到那个对的人?

  算命师的回答竟是:在劫难逃。

  在劫难逃这四个字,不管横看竖看都是不好的字,不好的结果,竟拿来对她的姻缘吗?

  她不想信命,但如同那算命师所言,她一生命带桃花,说得是奇准无比,她能不信吗?可若真信了,那这“在劫难逃”四个字,自然也会在她生命中应验。他是她的劫?

  还是她是他的劫?

  头好重……

  明明知道自己在作梦,她想醒却醒不过来。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岀现,缓慢地朝她走过来,这老人……这老人……不就是那间小庙的算命师?

  她激动地看着老人,想张嘴问他话,竟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该死的……

  好不容易看见他,总得问问他,临终前一天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吧?究竟是他因为快死了所以头昏的胡说八道?还是有什么深刻的意涵?

  可她竟然说不出话来!这样也就算了,她居然看见那老人拿起拐杖,竟狠狠地朝她的脸劈了过来——

  “啊!”

  夏叶倏地惊醒,冷汗直流。

  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这里是医院时,才看见坐在她的病床前闭目养神的风晋北。

  病房内安静的只听得见空调运转的声音。

  她怔怔地看着他,觉得这样的画面很诡异。过于温馨的画风总觉得不该岀现在她身上,她那些桃花一岀现,总是要惊天动地一番,就连她喜欢着的路平阳,也不是可以这样安静踣伴她的存在。

  风晋北……她也不觉得他是,但他的的确确坐在她面前,像是守护着她。

  怎么办?他就只是坐在那里睡觉,她的心都可以怦怦乱跳,让她好像回到十七、八岁,看见暗恋的学长迎面走过来时的那种心情——期待、不安、又紧张。

  可她知道是不一样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