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什么?”他亲手洗的?夏叶脸都热了,眼一闭,连装死都很难。“你都看见了?那个……”

  风晋北走进屋,双手交叉在她面前站定。“你该不会以为,如果我没看见那血渍,就不会知道昨夜的你是处子吧?”

  夏叶蓦地睁眼,又羞又气闷地看着他。

  风晋北挑高了眉,扯唇冷笑。“放心,就算我是你第一个男人,我也没打算因而对你负责的,更不会取笑你昨晩的表现。事实上,你昨晚的表现很好,我很喜欢。没其他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噢,天啊,这男人究竟在说什么?

  夏叶捂住脸,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便跌跌撞撞地冲下楼。

  “喂,记得吹干头发,免得不小心感冒了还赖在我身上……”

  接下去的话,夏叶都没听见,因为她跑太快,而且方才他的话已经羞得她耳根子都要烧起来了。

  噢……她好想尖叫!好想咬人!好想抓他的头发……

  “夏叶,你怎么又从对街跑过来?又去运动吗?”大卫正好要出来叫她下楼吃饭,没想到刚好遇见她从对面冲回来。

  又去“运动”?

  这个词,现在听起来真的太敏感了!夏叶的脸更红了,气得瞪大卫一眼。“我先上去吹头发!”

  “记得赶快下来吃饭。”大卫朝着楼上喊。

  助理南宴也走过来,往一楼看。“她刚刚跑去哪了?”

  “对街。”

  南宴眸光一闪。“对街?去对街干什么?”

  “搞不好可以弄假成真呢。”大卫边说边笑着走回餐厅。

  南宴赶紧跟上去。“什么东西弄假成真?”

  “红花绿叶的传说啊……”

  挑高的时尚空间,红与黑的色彩搭配,产生鲜活跳脱的对比,相较于一般酒吧冷硬的线条,红花酒吧给人一股清高却又带点人味的复杂体验。总的来说,就跟红化的主人一样是个复杂的综合体,却偏偏又吸引人靠近。

  这里拥有一流的台北夜景、一流的音乐,还有一流的调酒师。说起红花酒吧的调酒师,除了那一开店便引人注目的红老板外,其他一样个个端得上台面,不是帅气沧桑,就是可爱花美男。

  戴森,三十三岁,调得一手好酒,沉默寡言,眼底总是承载着悲伤;古恩,二十八岁,看起来就是个可爱大男孩,会调酒还兼服务生,总是笑容满面,却似乎有泂悉人的本事。通常都是他们两人坐镇吧台,外场由小孟、小楚轮班,因为就算座无虚席,也塞不了太多人。

  平时到了晚上八点左右,通常是红花酒吧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在绿叶餐厅用完餐的客人有一些会自然流动到酒吧这头,毕竟酒吧的空间更适合亲密的对谈或是放松神经。

  可是今晚才约莫七点,就有一堆客人在同一个时间点移动进酒吧,很难不引人注意。

  刚停好车走进门的风晋北也一脸纳闷,没想到自己开的酒吧竟像菜市场似的。

  “今天有那么多人订位吗?这么早?”

  “并没有。”吧台的古恩努努嘴。“听说是对面的绿叶有人闹事,所以用完餐的客人就移师到我们这里来了。”

  有客人看见风晋北,低声尖叫了起来。风晋北对她们微微一笑,身子转到另一边去,视线刚好落在对街。说是对街,但两家店都是全面落地窗,那条路又不大,晚上灯一开,多多少少都可窥知一二。

  “闹什么事?”

  古恩抱歉的笑笑。“这我不清楚,一下子来一堆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外场的小孟回来刚好听见,把手举起来。“我知道。听说是有一个知名高校的校长带着律师和几名壮丁,说要找一个姓夏的女人,绿叶餐厅的领班说他们那里没这个人,校长就拿了张履历表在他们面前晃,说姓夏的女人面试时填的就是这个地址,怎么可能会没这个人?他带来的壮丁就把其中一张桌子给掀了!”

  校长?面试?履历表?

  风晋北一下子便联想到那天下午在饭店的事。原来那天她是去面试?啧,当真是闲着没事干吧?明明是写小说为生的作家,又有祖产,不愁吃不秋穿的,竟跑去高中应征?代课老师吗?难怪那天她穿成那样老气横秋又保守,就怕自己不够端庄成熟不像老师?

  “后来呢?”

  小孟搔搔头,傻笑起来。“后来大家就被掀桌子这事吓得全跑过来了,所以没人知道下文。”

  话方落,小孟就看见他家红老板推开酒吧大门,很帅气地大步走到对街——

  “古恩。”

  “嗯?”

  “老板是要去干架吗?”

  “不知道。”古恩忙着调酒,根本没空理他。

  小孟只好一个人喃喃自语。“你说我要不要跟去看看?不然老板那张美美的脸蛋,如果被打坏了该怎么办?”

  “去吧,酒我可以帮你送。”

  “真的假的?”小孟眼睛一亮。“这可是你说的,我走喽?”

  说着,还真打开门跑了出去。

  餐厅的动静闹得这么大,夏叶终究还是在睡梦中被吵起来了,可能是早上头发没吹干就跑岀去,还真的有点感冒头晕的症状,在床上一躺就昏睡到刚刚。

  她爬下床,套了一件毛衣外套便走下楼,头发乱乱的,还一脸的困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