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夏叶抱歉地看他一眼,提起掉在地上的袋子,转身快步冲下楼去。

  总觉得做错的人是她……

  她是不是不该对他说那些话?她只是不想他觉得对她亏欠,她只是希望彼此都不要抱持有爱情的幻想……错了吗?

  她很懊恼,因为她对这个男人心动了,不管是他那日的早餐还是他的美色,尤其是昨晚他在俱乐部外头看着她的温柔眼神、吻着她的缠绵,根本是瞬间便掳获她的心,让她悸动不已!

  想要他抱她的心,如此迫切及渴望,甚至是不顾一切的……

  既然不是爱情,那当然要说清楚讲明白啊,她是这么认为的。

  错了吗?但如果是对的,为什么她会对他方才那冷淡的眼神如此耿耿于怀?甩甩头,夏叶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她天生烂桃花命,就算那个男人再帅、再美、再好,对她来说,也只会是最大的那朵烂桃花。

  越帅的男人,她越不该碰的!一夜情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不能再期待更多。只是,没想到她夏叶也会有跟男人一夜情的一天……

  她的第一次呵,竟不是献给最爱的男人,而是给了一个可以说是陌生人的男人,这大概是以前的她料想不到的吧?

  “早啊,夏叶。”

  突然有人跟她打招呼,害她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望向来人,原来是餐厅的大厨大卫。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大卫关心地问,顺道瞄了眼她身上的男性运动衣裤。

  “没有……刚好在想事情,没听见罢了。”她笑笑,提着袋子就要上楼。

  大卫压低嗓音问:“我看见你从对街走过来的……没事吧?”

  夏叶闻言,脸红了。“没事,我只是去跑回来,遇到红老板所以聊几句……我先上楼了,晚一点下来用餐。”

  她匆匆奔上楼,把袋子丢在一边,立刻冲进浴室脱衣服冲澡,边冲澡边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给遗漏了……

  该死的!恍然想起的夏叶低咒一声,伸手敲自己的头。

  是床单!她竟然忘了床单?噢……如果被风晋北发现了,那该有多糗?不行!她得赶快去把床单收回来!

  想着,夏叶随便冲了一下澡,连头发都没吹,就快速地冲下楼——

  花酒吧通常到下午五点以后才开门营业,而五点以前的白天时段,基本上都归风晋北一个人使用。他在酒吧里亲自做早餐,偶尔也会做做午餐,不管是开车出门吃饭还是自己做饭都很随意。

  他一向是随意的人,在父亲生前就是如此,父亲过世接手公司之后依然如此,就算众人对他虎视眈眈,怕年纪太轻的他接不下这重担,无法顺利将业务推广出去,尤其每当有新药上市时,总是有一些老药商等着看他笑话,父亲不提,他也假装不在意。

  与那些大规模派遣业务推销的药商不同,风氏走的是专业高端路线,大规模投资新药临床试验,每年度的国际医疗学术研讨会及医学年会,才是他们最看重的重点,因此短短两、三年便在国际医界打出东方第一的名声。

  但他并没有因此过得更忙碌,反而把可以权力下放的工作都往下丢,自己乐得清闲,平日除了看看报表,关心一下国内外经济大事,裁决一些公司比较重大的投资事项外,他基本上都不太管事。

  除了和某些人吃喝玩乐,红花酒吧算是他近来比较常待的地方。

  在台湾,认识他的人极少,当个高调张扬的红老板,算是他近期的乐趣。

  三十一岁,却活得像退休老人,开酒吧但爱泡茶,酒吧十分时尚现代,住的却是随意自在的屋塔房。没人说,不会有人知道鼎鼎大名的中国最大药商老板,在台湾的落脚处竟会选在这里。

  风晋北边翻着报纸边享用他的早午餐,眼角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对街冲过来,没进酒吧,反而在侧角消失了。

  看来她的目的地是他住的屋塔房,那个二十几分钟前她才刚刚离开的地方。

  这是什么状况?她有遗落什么东西在楼上吗?

  风晋北起身,打开酒吧大门,往楼梯的方向走去,才刚上楼来到屋塔房门口,就见夏叶气喘吁吁地坐在床沿,瞪着那张大床发呆。

  “掉了什么?”

  听到声音,夏叶吓一跳的回头,嘴巴开合半天,却没吐出半个字来。

  她的头发还是湿的,身上只套了一件大毛衣和牛仔裤,但她的好身材依然可以窥见一二……

  风晋北想起昨夜亲手丈量过她那柔软纤细的身段,竟觉下腹部一紧……这让他暗自低咒一声。有人说男人刚起床时的欲望最强,看来是真的。

  “你到底跑到我屋里来做什么?”

  “你换了床单?”

  “嗯,有问题吗?”

  夏叶紧咬住唇。“动作还真快……”

  “我有洁癖。”

  “那应该还没洗吧?我拿回家洗……”

  “你要拿我的床单回你家洗?”风晋北蓦地一笑。“你是想昭告天下,我们昨晚睡在一起吗?”

  “我……当然不是!我只是……总之,我来洗,在你家洗也行,反正我来洗!”她跳起来。“床单在哪?”

  “在洗衣机里。”

  嗄?“怎么可以?那个……洗衣机洗不干净的……”

  “如果你指的是上面的血渍,放心,我已经亲手用肥皂洗干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