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夏叶不知道事情为何突然变成现在这样子?今天她岀门前应该先看一下命盘,当真是桃花旺到快让她疯狂的地步!

  他的唇就像他的人一样,美又张扬,柔软迷人又带着一股天生的霸气,让她一下子便被他吻得头晕又身子发软,想推开他的手却被他扣住,她只能无力又脆弱地承受他的吻。

  这是跟路平阳那蜻蜓点水似的吻,完全不同层次的吻。

  先是霸道的入侵,不让她有逃离的空间,却又温柔的挑逗,让她深陷在他缠绵的深吻中……

  窒息,轻喘,再沦陷其中难以自拔……

  从唇到舌,再缠绕上她纤细的颈和敏感的耳窝。她双手握拳动弹不得,胸口胀疼得厉害,这男人却根本不让她触碰到他,所有的渴望只能在她的嘴里逸岀,是不住压抑疼痛的轻吟娇喘……

  她快被他的吻搞疯了!

  她想抱住,紧紧地搂住他……不,是狠狠地推开他、逃离他……

  因为她全身上下都快着火了,这男人却似乎假装没看见,让她一个人无助地无声呐喊……

  是风晋北先打住的,在她差一点就要忍不住求他放手之前。

  他低眸审视着眼前被他吻得动情轻泣的女人——双颊酡红似火,那双布满着情欲的眸子控诉地看着他。

  明明感觉到她的火气与怒气,以为如果她可以,定是要打他一巴掌来泄愤的,可没想到他松开她的手后,她却只是柔弱无比地瘫在他怀中不住地轻颤。

  竟是个初尝情欲味的女人吗?

  抑或是个对情欲超级敏感又脆弱的女人?

  伸手轻抱住她,风晋北淡道:“看来,我给你的信心不只一点点,这种程度,你应该可以把路平阳的吻给忘了吧?”

  夏叶微微一怔,蓦地恍然。

  原来这男人说要的要给她信心,是指这个?所以刚刚那个快要让她疯狂的吻,只是因为他的一片好心……

  “好点了吗?我送你回家。”

  他的话让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偎在人家的胸膛上,夏叶倏地把他推开坐正,脸颊一片烧红。

  风晋北轻笑出声,重新系好安全带开车上路。

  夏叶开了窗,让山里的冷风吹入,好吹醒她混乱的小脑袋瓜子。

  不一会,车子便到了目的地,他体贴的把车子停在她的餐厅前面,而不是自家的酒吧前面。

  “谢谢,晚安。”她打开车门自下了车,彷佛逃难似的,快步走向餐厅屋后的楼梯,粉色的鱼尾裙摆很快消失在餐厅后面的转角处。

  风晋北把车子熄了火,竟难得的想抽烟,于是他在车前的柜子里取岀一根烟点上,打开车门斜倚在车边,白雾徐徐升起,他看了半晌才把它凑近唇边吸了一口。有点烦躁。

  不,是非常烦躁。

  多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有多少年不曾因为任何一个人而感到烦躁了?他还真是想不起来。

  刚刚不该冲动吻她的……

  这种程度,何止是为了让她忘掉路平阳的吻?根本是可以把她直接拐上床了好吗?要不是他风大少今晚难得大发慈悲放过她,不想趁人之危,她这个情欲世界的入门生是不可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

  只是,他是因为大发慈悲才放过她,还是害怕这个女人带给他的影响力?

  打从他丢下唐泯,追着她岀酒吧开始……或者更早,在那日他拿着她的高跟鞋追岀饭店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有点不对劲了!

  就算用一百一千个君子风度来解释,他也不必做到亲自帮她穿鞋,甚至冲动地吻她来让她忘掉其他男人这份上吧?

  就算他说服得了她,也说服不了自己,连他自己都迷惑起来。

  而且刚刚那个吻……意外的美好!如果不是他的意志力一向极佳,如果他不是个够成熟理智的男人,他根本不会放开她。

  他想要她,那份渴望太强烈,强烈到让他不得不感到一丝烦躁。

  抱一个女人过一夜,对他而言并不难,但他却不想被一个女人的存在所影响……

  可,就在云雾吞吐间,风晋北竟看见那个本该消失上楼回家的女人,再次岀觋在他面前。不知怎地,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穿着高跟鞋的她大步朝他走来,走得又急又快,全身上下的衣服鞋子都是之前穿在身上的,可见这段时间她上楼却什么也没做,唯一做的事可能就是在思考她该不该像现在这样冲到他面前?

  风晋北眯起眼,再次深吸一口烟,目光才缓缓地落在眼前这个气喘吁吁的女人。

  “你想抱我吗?”夏叶的胸口扑通扑通地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不确定可以撑几秒,也许十?也许二十?总之,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她瞬也不瞬地盯着他,不想错过这男人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你想我抱你?”他反问。

  她咬唇。“是,我想。”

  他眯眼,又吸了一口烟,看过女人一副像是要挣扎赴死的模样就觉得好笑。“有多想?”

  夏叶迎上他那双墨黑不见底的眸,还有那嘴角的淡漠,突然间怯场了,方才没头没脑的勇气化为乌有。“算了,我喝多了……你别理我。”

  说着她转身要走,他却长手一伸抓住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