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所以,她的泪是因为难过,还是开心呢?连她自己都没弄明白。

  一只手由后方抓住她——

  “上车,我送你回去。”风晋北不放心地追上来。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她用力想甩开他的手,他却抓得更紧,气得她想咬他。

  “要走回去你家走。现在已经很晚了,那里空气新鲜又没人,看你是想哭想叫想跳舞都可以。”

  “你不要管我!”

  “我也不想管,可是你每次都被我遇见,我能怎么办?”

  “你可以装瞎装聋,况且你又不是我的谁,就算我昏倒在路边,被天上的老鹰给啃得尸骨无存,也没人会怪你。”

  风晋北挑了挑眉,笑得一脸魅惑。“说的也是,就算我现在扛你去卖了,或是把你给埋了,应该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对吧?”

  这男人,一脸可以电死人的微笑,但说出口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夏叶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

  “怕了?”风晋北嘲弄一笑,看看四周。“月黑风高,这里又在郊区,还真是个适合杀人弃尸的地方,你确定要一个人继续在这里乱走?还是要搭我的便车?你自己决定。”

  说完,他放开她的手一笑,潇洒的往回走。

  夏叶望着他那高大帅气却很欠扁的背影,再看看四周暗黑又空无一人的冷清街道,想到他方才说的那一番话,她就没有胆子再自己一个人乱晃,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像跟屁虫一样的跟上去。

  她走得很慢,慢到蜗牛都可以走得比她快。风晋北也不催促,知道她有跟上来,唇角一直勾着似有若无的笑,直到他亲自替她打开车门,她微嘟着嘴上了他的车,那抹笑才真正的舒展开来。

  上车后,看她手笨脚的安全带,他倾身过来帮她系上,两人的距离近到她可以感微到他身上的热度,闻到他身上极淡的酒味,这让她不安地屏住呼吸,动都不敢动一下。

  “喂。”他美丽的脸故意凑近她。

  慌乱之下,她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嘴!

  见状,风晋北几乎要笑出声,却得努力憋着,差点得内伤。“快呼吸,不然又要头晕了。”

  夏叶看着他,还是不敢动。

  “放心,我要吻你的时候会通知你的。”

  嗄?她呆呆地看着他。

  见到她那可爱的呆样,风晋北终是大笑出声,回身坐好踩下油门,车子咻一下开上路。

  一路上,他那张俊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即使夏叶没转头去瞧他,都知道那男人在笑,很嘲弄的笑。

  她红着脸望向窗外,没打算跟他这家伙计较,但被他这样一唬一闹,内心的纠结感伤也被冲淡不少。

  只是当车内连他的笑都渐渐淡去时,路平阳的那个吻又再次跃上心头。夏叶棒着热呼呼的脸拍了拍,她酒量一向差,喝一点酒就全身发热,脸上的红也许久退不下来。

  “你爱他?”

  车内的空气,因为这句话而变得稀薄,夏叶顿觉缺氧,呼吸不顺。

  “这不关你的事。”

  “他什么身分,你应该知道,政客爆岀婚外情不一定会垮台,但肯定得消停一阵子来灭火,就算他爱你,也绝不会站在你身边。”

  “放心吧,他从来都不会站在我这边,我也从来都不曾对他抱持这样的希望。”

  “你爱他吗?”

  不知道这男人在执着什么?一直问她这一句。

  “不管我爱不爱他,在今晚之前,他就只是学长、朋友。”

  风晋北的黑眸一沉,扯扯唇。“那就让他永远是学长跟朋友。”

  夏叶侧头望着他,突然笑了出来。

  “笑什么?”

  “笑你比我更有信心,是因为你今晚的酒喝得比我多吗?”才可以这样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

  “没信心吗?”风晋北看了她红红的小脸一眼,又一眼,竟是意外的顺眼又美丽。“要不要我给你一点信心?”

  她还是看着他,眼里布满了淡淡的迷惑。“你到底叫什么名字?红老板?”印象中,她没听过有人提起红老板的来历与名字。

  “风晋北。”他大方报上大名。“晋朝的北边的晋北。”

  她点点头。“噢,风先生,请问你要怎么样给我信心?”

  黑眸更沉。“想知道?”

  “嗯,当然。”微醺的小脸轻靠在椅背上,很认真地望着他。“尤其今晩的我特别需要一点信心。”

  闻言,风晋北笑了,方向盘一转,便把车停靠在路边。

  夏叶被他吓一跳,愣愣地看着他。“怎么突然停车了?”

  下意识地望向窗外,外头一片漆黑,但车子已经开往回家的路上,这一点她是可以确定的。

  他不只突然停车,还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个转身便把她困在座椅与他之间——

  “我要吻你了,同意吗?”

  天啊,他现在是在说什么?

  夏叶一呆,风晋北的唇已攫取了她的……

  他一向是行动派,会开口征询她,是因为他之前答应过她要吻她时会通知她,但应该仅只一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