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噢,她又哪里犯着他了?夏叶愣愣地瞪着出现在正下方的他,本来很好喝的咖啡都变得苦涩起来。

  他停步,扯唇一笑,往她那双长腿溜过去一眼。“你平常一大早都是穿成这样勾引路过的男人吗?”

  勾引?他是说勾引吧?明明是他自己跑过来的,她是站在自家露台耶!又不是跑去大马路中间站,说什么勾引……

  不对!夏叶突然想到什么,急忙低头一瞧,终是后知后觉地叫出声,忙不迭奔进屋里——

  她根本没想到靠山的这一面会有人跑步好吗?她住在这里十几年,也没见过有人在她家后方小径上跑步的……果真是孽缘!连起个大早在自家露台喝个咖啡,都会遇见这个讨厌鬼!

  夏叶再次低头看看自己光裸雪白的大腿,忍不住要仰天长啸……他刚刚究竟看了多少?应该什么都没看见吧?噢,她为什么老在这男人面前出丑呢?偏偏她还很在意……

  她为什么要在意这男人嘲弄的目光?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不过就是一个不重要的路人甲!好吧,现在不算路人甲,因为他就住她对街,以后可能每天都要看到或遇到,想到这里,她更是懊恼。在屋里走过来走过去,跳上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尖叫,做了很多平日她觉得很无济于事的事。

  不行!有些话不跟他说清楚,她今天是啥事都别想干了!

  想着,夏叶迅速穿上一条质料细软的黑色灯笼裤,套上门口的布鞋就冲下楼,再冲到对街红花酒吧楼上的屋塔房。

  说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是一切都COPY她啊,不只把酒吧开在她餐厅正对面,连住的房子都学她。她是每次看韩剧都好羡慕女主角住的屋塔房,才替自己在餐厅屋顶上也盖了一间,享受那无边无际的绿色山林视野及美丽夜景;这男人倒识货,也学她在酒吧上头盖一间,只是他不知是最近才搬来还是怎地,之前她一直没看过他出现在那屋塔房外头……

  没想到她才冲上楼梯跑没两步,就在转角处撞到他——

  “啊!”她惊叫岀声,整个人往后倒去,幸好风晋北眼明手快地将她拦腰抱住,这才没让她摔下楼梯。

  惊魂未定的夏叶双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上衣,美丽的小脸雪白一片。

  “你做事总是这样莽莽撞撞的吗?”风晋北低眸瞧着那张被吓坏的容颜,唇角似笑非笑。

  她看着他,发现近距离瞧着这男人,竟比她想像中还更好看!眉很浓,所以凶起来应该很可怕,睫毛很长,所以故意装可爱时一定很萌;眼睛双眼皮像割的,最重要的是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像无尽的深潭及漩涡要把人给吸进去,光看就觉得头晕……

  夏叶赶紧闭上眼,气息依然急促。可不闭还好,这一闭感官全复活,不只可以感觉他硬挺宽大胸膛上的火热,还深刻感受到这男人抱着她的手臂的力度与霸气……

  她觉得头更晕了,还有点喘不过气来,不自觉地把头轻靠在他怀里,在唇边逸出轻浅的喘息。

  风晋北有点担心地望着怀中的女人。“喂,还好吗?”她看起来真的不太好,像是随时会昏过去似的。

  “没事。”她感受到他手臂的力道更紧,像是怕摔着了她似的,不由地想把他推开些,让自己可以有一点自由呼吸的空间。

  “我怎么看你都很有事。”风晋北索性弯身一把抱起驰,大步往楼下走。

  他抱她,非常轻而易举,仿佛她就像棉絮还是落叶似的,丝毫不必耗费他半点气力般。

  用脚踢开酒吧的门,风晋北把她抱进还没营业的红花酒吧,就让她坐在吧台的位子上。她还没搞清楚他想干么,风晋北的双手已经搁在她后方的吧台上,自然地将她困在吧台与他的胸膛之间。

  本来稍稍可以喘息一下的她,被他这样倾身一瞧,吓得心脏都快跳岀来了,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

  “你……干么?”她想像之前那样理直气壮地瞪他,可是她发现这实在很难,因为此刻他望着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温柔到都可以滴出水来,就算她有再强硬的外壳也抵挡不住这样的温柔眼神。

  滴水可以穿石啊!何况她只是虚有一张壳,连石头都不是!

  “呼吸!不呼吸会头昏缺氧,严重点会伓克死亡,这点你知迿吗?”

  什么跟什么…

  她愣愣地看着他,完全听不懂他现在的重点。

  风晋北失笑,双手伸过来捧起她的脸。“我叫你呼吸,大口呼吸……你不会吗?要不我帮你?”

  帮、帮她?帮她呼吸?他疯了吗?

  夏叶看着他那两片近在咫尺的唇,就算此时此刻她体内流动着想要被他吻的渴望,她也无法放任自己当着这男人的面说好,否则他会笑她花痴到地老天荒,或者是昭告天下?她绝不能干这种蠢事。

  “别搞笑了!这世上有谁不会呼吸?不会呼吸还能活到现在吗?”她呵呵笑着想轻松带过,却对上他那双认真的黑眸,害她的心又是一跳,连忙垂下眼。“那个,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他不怒反笑。“头不晕了?”

  “嗯。”只是心跳却越来越快。

  “早餐吃了吗?”

  “没……”她虚弱地应着。

  拜托,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温柔?还靠她那么近是怎样?她头又开始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