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个某个原因很重要、很神秘吗?”唐泯的好奇心被勾起。

  “嗯,所以别问了。”

  风晋北正想不着痕迹的把那两人的话题带过时,眼角却瞄见那个老男人的手竟然在桌子底下偷偷摸向女人的腿。

  只见那女人的脚往后缩了些,身子也往后挪了一点,老男人的咸猪手却变本加厉地往前再摸过去——

  “该死!”他低咒一句,才想起身,却看见桌子底下那只穿高跟鞋的脚,直接往前踢向老男人的胯下……

  老男人像是早有准备似的,竟一把抓住她的脚,低声问道:“你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夏叶没想到她的耳朵会听到这句台词。真是见鬼了!现在是在演什么求职苦情记吗?

  “是,不想了,而且我还想让你也丢了这份工作!”说着,另一只脚就朝他踢过去——

  “啊!”老男人大叫一声,手却依然扣住她之前那只脚不放。“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夏叶索性把鞋子给甩掉,连鞋也不要了,这才把他那只贼手给挣开——

  她倏地起身,把脚上另一只高跟鞋脱掉,往他身上一丢,这才大踏步转身走人。

  饭店的咖啡厅里,那老人再一次尖叫出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服务生和饭店经理也纷纷上前关心。

  “你还好吧?高校长。”说起来,高校长算是咖啡厅里的常客,也是饭店老板的多年友人,没人敢轻易怠慢他。

  “我要告她!我要告她伤害!把监视器调给我!”

  做贼的喊抓贼,在这世道还真是层出不穷。

  风晋北冷哼一声,把咖啡一饮而尽。“这是什么鬼地方,竟出这样的败类!”

  唐泯挑了挑眉。“你是在怪我吗?还是怪这间饭店?”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呵!难得请风老板下山来喝杯咖啡,怎么也能惹来一身腥?

  风晋北根本不理他,起身便往那老男人的方向走了过去。高大的身影,美丽的脸庞,还有他一身天生的高傲风华,一出场便引来众人低呼。

  “喂。”唐泯上前拉住他。“你不会想打人吧?”

  “不行吗?”现在的他是真的很火大。

  “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也太不适合你风老板的风格了。”风老板合该是不食人间烟火、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风晋北冷笑。“打人也要风格吗?”

  唐泯失笑。“真要打吗?”

  以他们两个的身分地位,要打人也应该找人打吧,还亲自动手?

  “当然……不。打他我还嫌手脏呢。”说着,高大的身子再次往前跨了几步,面色不善地站在老男人面前。

  就在老男人以为他要出手揍人,胆战心惊的想躲到经理背后时,却见他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两只高跟鞋后,很优雅地站起身——

  “这里交给你了,唐泯。”

  嗄?“交给我?”

  为什么?这关他啥事?

  “看是要把人抓到警察局还是怎么样。”

  “那你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说完,风晋北大跨步离开。

  真的快被气死了!

  就算她从小到大,常常被身边的不良桃花事件弄得精疲力竭又啼笑皆非,但却不代表真的遇见讨厌的事时,就拥有钢铁般的意志与身躯,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丝毫无动于衷。

  夏叶气急败坏的从饭店咖啡厅冲出来,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直到没穿鞋子的脚走痛了才停下来,随意坐在马路边的椅子上,然后眼泪便突然掉个不停,怎么都控制不住。

  眼前的车水马龙,模糊成一片,脚益发地疼着。她把脚伸得长长的,视线往下瞧,看见自己光裸的脚趾头上脏兮兮又丑兮兮,再想到方才那个臭老头竟然偷摸她的腿又抓住她的脚,委屈的泪又淅沥哗啦地落下。

  真是……

  完全有被恶心到的感觉……

  她该镇定地坐在那里打电话报警,而不是气呼呼的光顾着跑出来,让那臭老头逍遥法外,再去恶心另一个受害者。

  夏叶咬咬唇,懊悔地伸手敲自己的头,边敲边骂:“真是经一事也没长一智!笨死了!”

  “知道自己笨,就不要再打自己的头,越打只会越笨,不会变聪明。”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替她挡住刺目的阳光。

  她抬眸,模模糊糊中看见一个比花还要美丽迷人的男人,他的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明明很淡很淡,却比花还耀眼。

  泪还挂在脸颊上,她一脸迷惑地瞪着他。虽然这男人长得很养眼,但她现在心情极差,实在没空欣赏美男。

  “你是谁?”

  “快递。”他盯着她的泪颜,朝她晃了晃手里的高跟鞋。

  快递?她莫名所以地看着他手里晃着的鞋。

  那鞋,好眼熟呵,不就是刚刚她丢在那老头子身上的……

  瞧她一脸震惊加错愕,风晋北蓦地一笑,蹲下身,二话不说便伸手执起她的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