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那年花开灿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山里的小小一间庙,香火鼎盛,但与其说这间庙供奉的神有多灵验,还不如说是在这小庙里住着的一位老人家,算命、卜卦、解签的功力无人能及,以致来这儿朝圣的人有如过江之鲫。

  一对夫妇带着一名绑着两根小辫子的六岁小女孩来找这位老人家,老人家屈指一算后,看了这长得水灵可爱的小女孩一眼,轻轻地摇摇头。

  这对夫妇看见老人家摇头,紧张地问:“请问……”

  “此女命带桃花,一生桃花不断,避无可避。”

  “什么?桃花不断?”当母亲的吓得脸色发白。“难怪,她一出生,邻居就莫名其妙跑来说要跟我们家订亲;两、三岁时带着她上街,总是有一堆大小娃儿跑来跟她玩,还为了她打起架来;到了五、六岁上幼儿园,天天带人家送的小礼物回家,走在路上还有陌生人说要认她当干女儿……”

  当父亲的更是眉头深锁。“老人家,您的意思是她一生都桃花不断,无法可解?”

  “桃花不见得是坏事,这年头来庙里求桃花运的人可多了,只是这小娃桃花过旺,在不适合的时间出现的桃花自然是烂桃花了,虽避无可避,但只要少出现在人前,也可以让桃花少掉许多。”

  “那她的婚事……”

  “自然是有。只是……遇到不对的人,这婚也该是结了又离,离了又结啊。”

  什么?结了又离,离了又结?那也太悲催了吧!他们的女儿命运未免太坎坷……这对夫妇面面相觑,久久不语。

  最后,当父亲的还是鼓起勇气,多问了一句——“那……是干脆不结了?”

  老人家却摇摇头。“错。找到对的那个人,则桃花退散,一生无忧。”

  这对夫妇一听,满脸欣喜,像是在大海中找到一根浮木。“那么,要如何找到那对的人?”

  沉吟了会儿,老人家只给了四个字——

  “在劫难逃。”

  嗄?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能言尽于此。”说完,老人家收摊休息。

  隔日,老人家病逝于山中小庙。

  这谜题,一生无解。

  §1

  那是一间红砖墙上爬着绿色藤蔓的怀旧咖啡厅,咖啡厅里播放的音乐通常以古典钢琴为主,错落有致的木质方桌和圆桌,与落地窗外院子里的绿意交织成一幅自在悠闲的风景。

  每个经过此处的人都会忍不住对这幢绿意盎然的咖啡厅多看几眼,坐在红色跑车里的风晋北也不例外。当他在路边停下车子,接起手机讲电话时,专注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在旁边的这间咖啡厅,却不期然地撞见一抹很突兀的身影。

  那女人……穿着一条百分之百展露出她匀称美丽长腿的短裤,再搭一双黑色长靴,紧贴着丰盈好身材的黑色高领套头毛背心,充分展现她圆润好看的肩头及纤细均匀的手臂;鬈鬈乱乱的及肩短发在冷风中轻扬,唇上那鲜嫩的粉红让她笑起来非常明艳动人。

  她怎么会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

  风晋北挑眉,注意力早已从咖啡厅移向她。

  “我说风老板,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电话那头的男人有点不耐地扬高音调。

  “我正停下车很恭敬地听你说话呢。”风晋北的唇角微微一勾,视线依然落在那女人身上。“关于你交代的事,为求慎重且避免打草惊蛇,不是已经在缓慢进行中吗?你这是怎么了?突然急了?”

  “早找到早安心嘛!谁知那老头能撑多久?我要在董事会上站稳脚步,总得有东西拿得出手。你该知道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如果被我哥抢先一步,我就甭玩了!”

  “都这么多年过去,你大哥若是知道东西在哪里,早就动手了,你不也是因为不想让你大哥察觉到任何动静,才拜托我低调行事的吗?”

  “话虽如此,但你究竟查到东西在哪里了没有?”

  “查到了。”

  “真的?在哪?”

  风晋北微微一笑。“放心吧,我都亲自来到台湾,不就是为了办这件事吗?找到东西我会双手奉上。小心驶得万年船,若要神不知鬼不觉,就得低调些……”

  话方落,风晋北突然眯起眼,看着一名穿高中制服的高大男孩把那女人压在墙角,竟俯身就要吻她——

  “你疯了吗!”夏叶死命将倾身过来的男孩给推开。“你这个臭小子,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瘦归瘦,夏叶的力气跟一般纤细的小姑娘可是不一样的,更何况这男孩似乎没料到她会推得这么猛,诧异的后退两步。

  “夏姊……你不喜欢我吗?我以为你很喜欢我的,每次都在我妈面前说我好话,出国也会带礼物回来送我……”男孩一脸受伤的表情。

  夏叶忍住往上翻白眼的冲动。“你也知道你叫我一声姊?我是姊耶,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年龄不是问题!我们才差十岁。”

  “是十一岁,你十八,我二十九。谁跟你说年龄不是问题?我小四时你才出生喝奶而已,你有看过喝奶的娃跟国小四、五年级的姊姊谈恋爱的吗?”夏叶气呼呼地瞪着他。“还有,我对你好,那是因为你是老板娘的儿子,我爱屋及乌,懂吗?要是你妈知道你对我做这种事……天啊,我真快被你气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