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〇


  他的反应却是抬起她的脸,深深的吻住她的唇,像是在沙漠中行走多日、饥渴已久的旅人,贪婪的汲取着甘泉,他深深的探入她,深情的汲取着她口中的芳香,也吻去她潸然落下的泪……

  “原火……”她轻喊着他的名,不明白他现在之所以还愿意吻她是因为原谅了她?还是根本没听清楚她方才的话?抑或是在惩罚她?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他的双眸直勾勾地瞅着她,像深不见底的黑洞,他把她压在长长的沙发椅上,霸气的吻掠夺似的啃咬着她纤细敏感的颈项,还有她白细滑嫩的耳窝。

  她被他吻得晕眩,整个人都酥麻不已,本来挡在两人之间的手,转而圈住他的脖子,发出令人害羞的低吟。

  “原火……你听见我刚刚说的话了吗?”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必须知道答案,虽然此刻的她已渐渐失了理智,让身体的感觉控制一切,可是,这不可以,她得知道他是否真听了进去……

  “听见了。”他低头继续他的掠夺、他的吻。“你说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听得很清楚。”

  慕悠晚笑了也哭了。“那……你真的可以原谅我吗?”

  他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我不觉得我有原谅你的必要。”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怔然的望着他。

  原火冷笑的眯起眼。“你是为了夜焰扯的谎吧?为了让我不杀他……你,宁愿被我恨、被我怨,甚至冒着被我甩掉的风险,也要扛下这个罪名……我该原谅你吗?你为了另一个男人,随便抛弃我们之间的珍贵爱情,我该原谅你吗?”

  “不是的!原火!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为了夜焰才顶这个罪!我没那么伟大,你听我说——”

  “我说过我不想听!”他低头便封住她的嘴,霸气的掠夺她娇弱的红唇。“方才的话你对我说说就罢,在外头,你若多说一句胡话,我再不饶你!听清楚了吗?慕悠晚?”

  他压制着她,明明白白的看着她眼底的痛与泪水。

  “你为什么不信我?”

  “我为什么要信你?”

  信她,只有让自己的心更痛。

  不如,彻头彻尾的忘记……

  ***

  慕悠晚被软禁在宫家不得出门的消息,还是被有心人士对外传了出去,那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有时候在紧要关头便成了判断对方是敌、是友的根据。

  原火和纳伟恩再次接上了线,这是不能公开的秘密,讨论的内容更是只有他们两人知情,但这是个高科技的世界,高科技的世界里,秘密通常都不再是秘密,尤其是被有心人士充分利用时。

  为了躲避媒体的追踪,洛桑变装低调的来到了纽约霍宅。

  这个失去女主人的宅子,显得有些冷清寂寥,就算那位女主人从来都不是真正的女主人,但有她在的霍宅还是比现在蓬勃有生气一点。

  霍东齐这几日一直在书房里忙,堆栈的账册及公司数据,全都是日亚国际投资公司这几年的投资成果。

  像是几天没刮胡子,总是英俊优雅的霍东齐此刻的神态显得有些颓靡及不修边幅。

  洛桑看了他一眼踏进他的书房,把帽子摘下,落下他一袭长发,随意的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现在这副样子,是因为刚死了老婆……”

  “我是刚死了老婆。”

  霍东齐倒了一杯酒给他,洛桑接过来小饮了一口,蓦地抬眼,深思的目光定定的落在霍东齐的脸上。

  “纳月容究竟是怎么死的?”

  霍东齐看了他一眼,仰头喝了一杯酒,热辣辣的液体在喉间烧灼着,也在瞬间灼烫了他的心。

  纳月容的死,他难辞其咎,若不是因为她深爱着他,又岂会……

  “自杀。”

  “自杀?”洛桑眯起了眼。

  “那天我进到地窖时,看见她拿着枪对准悠晚正要扣下板机时,情急之下,我只能开枪射她的手,她痛得跌坐在地上,对于我的举动感到悲伤又愤怒……她说要让我记得她一辈子,她到死都会爱着我,要我记住那天的一切,接着便在我面前举枪自尽了……”霍东齐替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仰而尽。

  对纳月容,他只有愧疚,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他对她抱持的都只有这一种情绪。

  那天,他没来得及阻止她,或许,他并不是那么的想阻止她,当他抱着躺在血泊之中的纳月容时,他的心依然只有愧疚。

  “纳伟恩硬说是你杀了他女儿。”

  “她等于是我杀的没错。”

  “所以呢?你愿意承受接下来的后果?纳伟恩已经背弃了你、出卖了你,美国政府高层随时可能把你干掉……现在的你很危险,除非回到X,否则那些人恐怕不会放过你,你已经不能再用这个身分回到你原本的位置了!”

  “流苏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吧?”霍东齐突然问。

  洛桑一愕,美丽的双眸闪烁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