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九


  还哭?眼泪像是比大海还要多似的!

  真是……她就是存心要惹他心疼就是了!

  “刚刚我说的话你们最好都放在心上!散会!”原火说罢,起身一个箭步上前拦腰抱起她——

  被抱在怀中的慕悠晚,泪眼汪汪的瞅着他。

  “把医药箱给我拿过来!”他气恼地低吼,笔直的往她的房间走去,却看也不看怀中的她一眼。

  原火第一次对她这么凶,竟当众对着她摔花瓶……

  慕悠晚越想越憋屈,原火跪在她面前替她处理脚伤,她的眼泪没有一刻停过地猛掉。

  真是郁闷透顶!原火把医药箱收了,洗完手回到她面前,她还在哭。

  他蹲下身,用双手捧起她的泪颜,一双迷人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瞧,瞧她一双眼睛哭得有点肿,鼻子都变成红色,却还是一样美丽得让人屏息,楚楚可怜的模样更增添一股不一样的风情。

  “这么委屈?”修长的指尖轻轻替她抹去泪水。原火半跪在她面前,黑眸带笑的望住她,像是取笑她的泪,是撒娇。

  慕悠晚幽幽地看着他,不说话。

  “还在气我刚刚对你凶?”他问,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若是他刚刚没有那样对她凶,天知道她会当众说出什么话来……他不能冒这个险。

  她抿抿唇,低头又掉了一串泪。

  果真……委屈得紧呵。她在他面前何时这样过?安安静静的像个小媳妇似的,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对不起,你原谅我吧,看在我从刚刚就一直跪在你面前的分上,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气,好吗?”他轻轻柔柔地说着。

  她摇头,再摇头,眼眶里又蓄着泪。

  “不然你打我、骂我、吼我……要怎样都行。”原火温柔的睨着她。“还是……你要摔东西在我脸上,也成。”

  十几分钟前在书房里对她大吼大叫,说要掐死她的男人不见了,此刻在她面前的男人,温柔似水,看着她的眼底满满都是心疼与怜爱,还有愧疚。

  慕悠晚伸手抚摸着他英俊的脸庞,突然低头亲吻他的唇,他的唇冰冰凉凉的,不似往日的火热。

  她凝了眼,像是要把这个男人给烙进眼底般的望住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事瞒着她。

  一样深情的一双眼,以前,是火热张狂且霸道不已的,如今,依然火热,却多了几分深沉及……带点悲伤的笑意,像是刻意要对她笑,刻意要对她更好,却又带着一点痛、一点沉。

  他却若无其事的对她笑着,没有显露出一点异样……

  可越是如此,她越是担忧……

  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她已不能再瞒下去,事关夜焰的性命,她怎能再隐瞒这个天大的秘密?就算他可能恨透她、想杀了她……她都认了。

  原火笑了。“怎么这样看我?我头上长了角吗?你若哪天看到我头上有角,可得先通知一声,免得我原形毕露之后出去吓到旁人。”

  这个男人,还在说笑话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她更想哭。宁可,他像刚刚在书房那样对她大声吼叫,她感觉还比较舒服一些。

  “你可以听我说话吗?原火?”她柔柔地恳求着。

  终究,该来的还是要来……原火眸光一黯。

  “嗯,你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就怕他等会儿听完,便会一下子把她给甩掉,紧张得几乎要汗湿衣襟。

  “我其实不是生你的气,而是怕你生我的气,其实,我才是你的杀父仇人。”说完,她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心,隐隐有些疼痛着,目光不敢看他。“那天,一场混乱,我为了自保……所以才会杀了他……对不起,我该早一点告诉你的,可是我没有勇气……

  “我本来就打算要跟着爸爸离开的,打算永远不再见你,你要怪我薄情、无情都好,我是打算这么做的,可是没想到接下来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为了我连命都交到别人手上了,还说要娶我……

  “我舍不得再推开你,原火……你父亲不是夜焰杀的,是我杀的,真的是我!虽然你答应过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我,可是……如果现在你决定不要我了,甚至想杀了我……我都可以理解。”

  慕悠晚一口气把她想说、要说的话都说完,指尖因为抓他抓得太用力而泛白。

  是的,她并没有把全部事实真相都说出来,没有说是他父亲要杀夜焰,她才对他父亲开枪,只说是为了自保,因为她不想伤害他!不想让他知道他的父亲是组织的背叛者,不想让他自责愧疚或是难受!她只能这么说!

  可,她是真的害怕,害怕眼前这个男人就这样把她给甩开,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她而去。

  房内,悄然无声,只有他们两人彼此的呼息,轻浅及浓浊。

  等待,是磨人的,她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像是等候宣判的罪犯,除了等,什么都做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