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八


  那人一骇,也停下脚步。

  “你都听见了?”原火阴沉的瞪视着他。这阵子,好像越来越多人喜欢当他的背后灵了!这些阴魂不散的家伙……

  “嗯。”宫家长老老王头低了下来。“我只是不放心才跟上,没别的意思,事实上,小的也有事禀报——”

  “说!”又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是关于大家的意思……本来我还不敢提出来,可是刚刚听见那件事,我想,我还是把大家的意思给您说说,就是……我们都觉得应该杀了夜焰,这样,才可以保住您在X帝国的地位长久不坠……”

  送宫之南出殡的队伍浩浩荡荡,终是落土为安,那墓,就安置在东京近郊山上的一座私人墓园。

  来送行的走的走、散的散,宫家大宅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却未料,还有更大的风暴在后头。

  宫家大宅里原本侍候宫之南的资深女仆,在宫雨漫回到日本大宅后便亲自侍奉她的饮食起居,跟随老爷子来到日本的这批人之中,会说中文的有二分之一,另外二分之一,则以英文为主要语言、日语为次要语言,但不管是哪一种语言对慕悠晚而言都不是问题,只是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因此,当两个小丫头以为她听不懂日语而在院落里洒扫时的对话,全都落入她耳里——

  “我们的未来驸马爷正在前面的书房发脾气呢,把老爷子的古董摔破了好几个,吓得大家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什么?哪个古董?”另一名小丫头惊呼出声,用小手捣住了小嘴。“不会是那个老爷子整天捧在手上擦的……”

  “就是。”

  “小姐的这位未婚夫也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听说那个古董价值上千万呢,做什么火气这么大啊?”

  “唉呀,是大事……”丫头越说越小声,还看了慕悠晚这头一眼。

  慕悠晚假装没听到她们的谈话,也听不懂她们的谈话,很认真的翻看着父亲留下来有关军火商的各种资料,耳朵却竖得高高的。

  “什么大事?还有比老爷子去世更大的事吗?”

  “你听过夜焰这个人吗?据说就是那个把小姐从地窖里救出来的神秘人物……这个人,听说杀了我们未来驸马爷的父亲……”

  慕悠晚手中的资料“砰”一声掉落在地上,重重的声响惹得院落里的小丫头们一惊,纷纷看了过来——

  只见大小姐脸色苍白不已,从地上把数据捡起来的手更是抖得不象话……

  “你们两个,过来说话。”慕悠晚用日语说道。

  两个丫头怯生生的走过来,头低得不能再低了,任谁也没想到,这个失踪后在美国待了九年的大小姐,不仅听得懂日语,而且还说得那么好,一点生硬感也无。

  “小姐……你有何吩咐吗?”两个小丫头小小声的问着,就怕刚刚说的话都被小姐听进去了,唉。

  “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是谁告诉原先生是夜焰杀了他父亲?原先生又为何会在众人面前提到这件事?他们打算做什么?原原本本的把听来的话告诉我……一个字都不许漏。”

  书房内,气氛几乎是凝滞的,众人粗浅不一的喘息声,就怕惊扰了沉默不语的原火大人。

  古代人所谓的“逼宫”,恐怕就是现在这样吧,这些人总是假关心之名行贪婪之实,他们真的关心谁杀了他父亲吗?个个倒像是比他更义愤填膺似的,非要夜焰人头落地不可!

  “我们衷心恳求您,杀了夜焰吧!”

  “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们不要再说了!”

  “原火先生——”

  “我说过这件事到此为止!谁胆敢背着我去做些什么,后果自负……我原火就算要杀了夜焰,也会光明正大的……”

  “不可以!你不可以杀夜焰!”慕悠晚可以说是用冲的冲进众人都在的书房里,门一开,地上的玻璃碎片散布四处,她像是没看见似的直接踩进去。

  最靠近门边的老王要出声警告时已来不及,只听见她一个皱眉轻喘,赤裸白皙的脚丫子上已染了血。

  原火正在气头上,见她这样闯进来,一双剑眉挑得老高,火气更大。“你……该死的进来做什么?”

  “你不可以杀夜焰!你答应我!”此刻的慕悠晚已顾不得脚底下的疼痛,幽幽的目光专注地望着原火。

  “这件事我自有论断!”

  “原火,其实杀了你父亲的人不是他,而是——”

  “你住口!”原火大喝,顺手又扫了一个百年花瓶落地,哐当一声巨响,震得在场人士都心惊肉跳起来。

  慕悠晚也吓着了,可是她依然直挺挺的站在他面前一动也不动,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原火死命的瞪着她,火大的朝着她吼——

  “你再说一个字,我可能会掐死你!慕悠晚,你最好乖乖的把嘴闭起来!”

  只要听到“夜焰”两个字,她就会失去理智了吗?

  竟然没穿鞋子就冲进来,脸色还苍白得像鬼似的……

  真是快把他气死了!亏他故意支开她,让她去房间休息,就是不想让她搅和进来!她倒好,这样气急败坏的跑来指使他!

  “小姐,你受伤了,我带你先出去处理伤口吧?”老王低低的在她身旁说着。

  原火耳尖听见了,黑眸往她的脚上一扫,果真见到她白皙的脚丫子上染着鲜红的血渍,内心整个揪了起来。

  “不必,我一点都不痛!”她硬着声说,眼泪却可怜兮兮的掉下来。

  “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大人他正在气头上,要说什么,你缓点再跟他说,先处理伤口吧——”

  “不要理我!”她死咬着下唇,头低低的猛掉泪。

  原火瞪着她,气得别开眼,过了几秒又忍不住朝她瞄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