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二


  “是啊,我们都愿意跟随小姐!”众人随之附和。

  慕悠晚对众人露出她一贯大方得体又坚定的微笑,接着转头望向一旁血流不止的鬼子。“鬼子大哥快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我想,鬼子大哥应该不会愿意再留下来为宫家卖命了,我会请老王准备好一笔感谢金给你,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对宫家的努力付出,今天的事我不会再追究,望你好自为之。”

  鬼子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众人。“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一定会后悔的!后悔今日这样背叛我……”

  “把他拖出去!”原火眯起眼。“再让我看见他,他可能就没手没脚了。”

  “快!”老王让人把鬼子给拖了出去,也让大家都散了。

  原火看着慕悠晚,从椅子上起身走向前——

  方才还像个女神的慕悠晚,在此时此刻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的时候,却陡地让热泪浮上了眼眶,她一把上前紧紧抓住原火——

  “你知道我父亲的下落吗?他中枪死了……可是我连他的尸体都保不住就被打昏了……”她说不下去了,嗓音中哽着泪,显得脆弱非常,和刚刚站在众人面前的那个女人判若两人。

  来此之前,在地窖里见到她的霍大哥时发生了太多事,让她来不及问他便赶着过来,就怕原火有个三长两短,如今眼前的要紧事暂告一段落,第一个跃上心头的便是父亲尸身的下落,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父亲的尸身回不了家。

  原火看着她,伸手替她抹去泪水。“夜焰会处理的……相信很快便会有消息,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好吗?”

  慕悠晚点点头,再点点头,既然是霍大哥去办的事,她自然是可以放心的。这样松了一口气的后果是,马上觉得全身酸痛不已又疲惫不堪,脚一软,身子差点就要倒下,原火随即伸手接住她,一把将她抱起——

  他低眸瞧着她被绳索刮伤的手,又看了眼她同样被刮伤的脚踝,心疼得要命。

  “痛吗?”过了好久他才问。

  “嗯,痛。”她轻应了一声,像是撒娇。

  他睇着她,她低下眸,他陡地拦腰抱起她。“痛就找人搽药去。”

  “我现在很臭。”

  “是很臭。”他没否认,低头瞧她。“看来得先带你去洗个澡。”

  她闻言脸红红,乖乖的让他抱着,双手紧紧地勾住他的脖子。

  她差一点就见不到他了……

  就差那么一点……

  要不是霍大哥及时出现救了她一命,就那么生死一线的距离,她将与这个男人生离死别。

  可是,当她听到霍大哥说原火一个人去引开其他人的注意力,让他可以带几名干员四处搜查而及时找到这里救了她时,她的心就被狠狠地吊了起来……

  “你刚刚一个人进来这里,就没想过可能会死吗?”她泪光盈盈的看着他,想到他方才有可能会被其中任何一个人开枪打死,她的心就震颤不已。“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就这样走进来?如果发生了什么事——”

  她想到父亲的死,顿时更加心痛难抑。如果这世上爱她的男人一个个都死去了,她会如何?她想都不敢想!

  “你会伤心吗?会想我吗?”原火轻轻地问着她。

  一样的问题,他以前也问过她。

  “回答我,慕悠晚。”他选择叫她悠晚,他喜欢叫她悠晚,彷佛这样,她宫雨漫的身分就不存在似的……说他自欺欺人也罢,当他这样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他才更深切的知道自己有多么想她,想她想到身体都发痛。

  当他和夜焰赶到日本时,在机场那场惊天动地的混乱枪战已然发生也迅速结束,现场被日本警方拉起了层层封锁线,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锁了,他们甚至打听不到任何事,落雪和流苏也都联系不上,要不是流苏之前联络好的日本X干员,还有一名留在现场混入人群之中,乘机通报他,他们才得以确知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他连她是生是死都不知晓。

  本以为她是被自己人带走而逃出险境,才松了一口气,却又接到鬼老大传来要他们交换人质的消息,听到她被俘,他瞬即心急如焚又气极败坏,恨不得把那个鬼老大捉来狠狠揍一顿以泄愤……

  幸好她平安无事……

  “我会很伤心,会很想你,但这没什么好骄傲的,因为那个时候你就算不在我身边了,而我还是会恨你,恨你这样让我伤心,让我想你……”说着,她的泪扑簌簌地掉,像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

  她想把之前临死前的那一刻想说的话都对他说完,她知道要是现在不说,以后或许便没了勇气。

  “我爱你,原火,当我差一点死在纳月容枪下的那一刻,我最懊悔的就是没能再见你最后一面,告诉你,我有多爱你,我不怨你,真的不怨,我其实谁也不怨的……对不起,我说了谎……伤了你的心,我很抱歉……当我快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其实是你……”她说得泣不成声,眼眶、鼻子都红了。

  原火低下头去吻她的脸。

  “别说了,我知道了。”原火微笑。“是我笨,才会把你的那些傻话当真……是我善妒,才会忘记你明明说过你爱我、想嫁我,一心只记得你最爱的男人不是我……我忌妒夜焰可以占据你的心这么久,却也感激他对你这么好这么好……我一方面讨厌死他,一方面又喜欢着他……总之,你以后离他远点,我就会好过些了,省得我忌妒他忌妒到死……”

  她倏地伸手捣住他的嘴,眼底又泛了泪。“不准你说“死”这个字!以后都不准!听见没有?”

  原火抓着她的掌心亲了又亲。“听见了,老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